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的世界:領域記
我的世界:領域記 連載中

我的世界:領域記

來源:google 作者:四方蓮示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拾叄 遊戲動漫 管子

「意外穿越到『我的世界』中,與其他玩家的合作生存與對抗!」近十年老玩家拾叄,偶然與曾經的玩伴管子,在一場意外中穿越到了當場一起玩的一款叫做《我的世界》的遊戲中…且獲得了遊戲中一項屬性:無限復活!在這遊戲世界中竟還有其他玩家!權利的誘惑、資源的爭奪,他們將如何在這世界立足,或將何去何從……「此書獻給所有熱愛我的世界的玩家」展開

《我的世界:領域記》章節試讀:

咚!的一聲悶響,伴隨着一聲慘叫,拾叄抱着頭緩緩的睜開雙眼。

看着眼前的景象讓他懷疑真實性,以至於眨了幾次眼睛以便確認虛實。

這是一片小樹林,但與之不同的是,這裡的場景都與《我的世界》十分相似。

不!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土地表面由一塊塊草方塊鋪成,樹木主幹是5~6個原木,樹葉包裹在樹榦頂部。

這是遊戲中最經典的橡木樹,而拾叄掉落在一個大坑裏面,像是被自己砸的一樣。

「我不是在做夢吧」,拾叄懷疑似的從地下挖了一塊泥土。

居然真的生成了一塊泥土掉落物!拾叄此時才發現,自己也已經變成了一個方塊人。

頭部四肢都是稜角分明的方塊,經典的史蒂夫皮膚,雖然沒有手指但能拿得起掉落的土塊。

「一定是我玩多了在做夢!」拾叄走到橡樹邊上說:「反正在夢裡,能玩一會是一會。

想致富先擼樹」便伸手往樹榦錘去!

與遊戲不同的是,拾叄能明顯感覺到手的疼痛。

不過在經歷一番折騰之後,拾叄終於將6塊原木擼了下來。

將每塊原木分解為四塊木板,四塊木板拼接而成,合成了一塊工作台。

拾叄將它放在了地上,工作台是一塊正方體,最上面的一面有着『井』字樣。

將一面分成了9個小區域。拾叄將三塊木板放在了左上角,下面放上了兩根木棒。

只見一道白光從工作台上發出,光芒消失之後,一把木斧展現在工作台上方。

拾叄拿起木斧說:「這也太真實了吧。」隨即便向那一顆顆橡樹走去......

一棵,兩棵,三棵......

拾叄看了已經破舊不堪的木斧和背包里50多個原木嘀咕着:「快了..」

突然,在挖完手中的一個原木後,木斧發出如同敲擊在鋼管上面的聲音。

隨之木斧化為一股白色煙霧然後消失不見。

「沒耐久報廢了,木質工具真不耐用。」拾叄一邊說著一邊在工作台上擺出了一把『鎬子』的形狀

三塊木板放在工作台的上,左,右,兩個木棍放在下面,接着便做出了一把木鎬。

拾叄對準腳底,徑直往下挖去。

在挖完幾層泥土之後,便見到了淡灰色的石頭。

「這種徑直的挖礦方法很危險,因為你不知道下方是什麼情況,可能是岩漿,可能有怪物。」

就在拾叄自言自語嘀咕時,突然腳底一軟,拾叄感覺整個人瞬間在往下掉!

啪!的一聲,拾叄掉落到了底部。

這是一個天然的礦洞,不過還好並不是很高。

但拾叄現在才注意到,在自己頭頂上方居然有十顆愛心狀的紅心,已經有5顆變成了淡灰色。

「這是血條!為什麼夢裡能有這麼完善的系統?」拾叄似乎變得警惕了起來。

這個礦洞不大,但是似乎很長,前方漆黑的洞口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拾叄後方便是滾滾流淌的岩漿。

拾叄慶幸沒有掉到岩漿裏面。隨着岩漿的光照,這一段礦洞沒有怪物生成。

拾叄暗暗自喜,當然並不因為這,而是那角落裡鐵礦石。

拾叄將工作台放在一旁,再次合成了一把鎬子。

不過方塊用的是石頭,所以這次合成的是石鎬。

因為木鎬是無法挖取礦石的,硬挖的話只能破壞礦物。

拾叄用石鎬一次次敲打鐵礦石,隨着礦石一點點的開裂,許多碎渣掉落下來。

一塊粗鐵礦已經被挖了出來,接着是第二塊,第三塊......

整整6塊粗鐵礦,拾叄將8塊原石放在工作台上圍成一圈做成了一個熔爐。

由於沒有煤炭,拾叄將原木分成兩份分別放在熔爐上方和下方,下方原木充當燃料。

將上方原木燒成木炭,趁着燒炭的功夫,拾叄又將其餘看得到的鐵礦石挖了下來。

不一會,粗鐵礦已經被燒成鐵錠。

鐵錠除了像木頭石頭一樣做武器,還能合成盔甲。

但拾叄只有19個鐵錠,不足以合成整套盔甲。

所以做了一把鐵劍和一把鐵鎬,萬一碰到鑽石,有鐵鎬還能立馬挖,可能這是玩了多年《我的世界》的小習慣吧。

剩下的鐵錠拾叄利用工作台做了兩個桶,將岩漿裝了兩桶,接着便收拾東西按着原路返回。

拾叄正對自己掉下來的洞口,一邊跳一邊往自己腳下墊石塊。

不一會便墊了上來。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加上這裡是橡樹林,已經看不到太陽的光芒。

拾叄便燒了點木炭,加上木棍合成了幾隻火把。

忙活了一天,拾叄感覺到了飢餓,這讓他更加懷疑這個世界的真實性。

雖然看不到飢餓值,但他知道他必須得吃點東西了。

因為他那殘損的血量並沒有恢復,加上他已經沒力氣跑動了。

但天色已晚,拾叄將熔爐放在一旁,裏面燒着木炭,並在周圍插上些許火把,靠在熔爐旁。

他雖然知道,在這個遊戲中睡覺是需要床的,但他還是儘力嘗試讓自己入睡。

隨着天色逐漸的暗沉了下來,周圍的能見度越來越低。

拾叄被周圍火把和熔爐那昏黃的燈光照耀下似乎更加疲憊,且真實地讓他害怕。

閉上眼睛,一片片回憶浮出在腦海......

「嗖!」一種撕裂空氣般的聲音傳到拾叄耳邊,拾叄立馬起身,手裡緊握鐵劍。

這是一個近十年老玩家的反應。拾叄看着插在地上的箭矢,順着箭矢的末端望過去。

果然有一個白色的骷髏,被玩家稱作『小白』。整個身體只剩一副骨架,沒有任何器官,皮膚。

白色的骨頭裸露在外面,手裡拿着弓箭正對着拾叄!

就在小白射出第二發箭矢時,拾叄一個側身躲到了一棵橡樹後方。

拾叄知道,自己沒有任何護甲,沒有盾牌,要近身小白殺掉它並不容易。

雖然他曾經操作過,但是現在看着自己殘存的血條他並沒有冒險,何況現在自己跑不動了。

最保險的方法是利用一個掩體,可以無傷殺小白。

拾叄背靠着橡樹,臉上十分驚恐,並不只是因為小白。

而是他現在前方不遠處的三個殭屍,和兩隻苦力怕。

這些怪物都在夜間生成,殭屍可以說是敵對生物中最弱的,雙手僵直伸着,時不時發出「餓啊~」的聲音。

而相對於苦力怕更讓玩家頭疼,一種全身綠色腐爛的怪物。

雙眼跟嘴巴黑洞洞的,沒有手但有四隻腳爬行,走路基本沒有聲音。

也被叫做爬行者,見到玩家會靠近玩家,身體極速膨脹發出「嘶嘶嘶」的聲音然後自爆,小白玩家經常當場去世。

拾叄平靜了一會後,似乎沒有那麼驚恐了,因為他好像放棄抵抗了。

「這應該是夢吧,應該馬上就醒了......」拾叄緩緩閉上眼睛自言自語到。

「老胡!你不要命啦!趕緊過來!」一種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過來。

拾叄驚訝地探頭往後方看去,一個熟悉的方塊人正在與那隻小白廝殺,是管子!

管子用的是《我的世界》舊版皮膚包里的「鱷魚」皮膚,像是遊樂園裡穿了一套連體服的工作人員一樣,特別好區分。

「你還看你吖吶!還不過來!」管子叫到。此時拾叄回頭一看,苦力怕已經就在幾步之近了。

拾叄連忙跑到了管子身邊說:「為啥夢裡還有你啊?」

「別廢話了。」管子將十幾個熟牛排丟給了拾叄「趕緊吃飽了先離開這個鬼地方,樹太多了又這麼黑,根本不知道還有多少怪物。」

說罷,管子手裡換成了一把發著紫光的弩,使勁一拉,裝填好了一把箭矢在上面。

「我靠,還是附魔的,你這是搶劫來的吧。」拾叄一邊啃着牛排一邊調侃道。

「待會再跟你說。」管子對準迎面而來的殭屍和苦力怕,瞬間發射出了三發箭矢。

接着便是第二發,第三發,第四發。

「多重箭矢。」拾叄說道「你這在哪搞得?」拾叄好奇的問道。

「一個村莊,你好像還沒有我了解的情況多嘛。」

「什麼情況?」拾叄問道,「咱們不是在做夢嗎?」

「啪!」的一聲,管子一巴掌打到了拾叄腦門。

「咋?咱們還是在做夢嗎?」管子邪笑的說道,便向森林反方向走去。

「看來不是,其實我也懷疑過,不過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拾叄抱着頭跟着管子走在後面。「那你說我們應該是穿越了?」

「可以這麼理解。」管子應聲說。

「丫的,我每天加班加到11點多,根本沒空玩,昨天想起應該是領域續租的日子,才想着上線」

「但是上線時都12點了,不知道是我等睡著了還是咋回事就到這裡了,我他丫的還以為是你玩的啥新花樣。」

「我還以為我在做夢呢,不然你以為我怕那幾個小怪......」

「嗐,想不到啊,咱們十年老玩家,居然連第一夜都差點涼了。」管子冷冷地嘲諷道「實在不行,挖三填一。」

「那是,我是沒認真對待,遇到啥就幹啥了,你看,我直接步入鐵器時代,」

拾叄一邊說一邊炫耀他那鐵劍和裝滿岩漿的鐵桶「早知道穿越過來,我估計現在我別墅都建造好了。」

「你就別吹啦,這個世界不像我們遊戲那麼簡單。」

「什麼意思?」拾叄疑惑地問

「你看。」

拾叄順着管子手指向的方向望去,一條寬闊的大道直通前方。

在道路的兩旁有許多房屋,有點像村莊的布局,雖說不是多麼繁華,但十分溫馨。

燈火通明,一圈插着火把的柵欄圍着整個建築。

「村莊嗎?」拾叄問道

「不完全是,先過去吧,我這身裝備還是找他們借的呢。」管子帶着拾叄徑直走了過去。

管子和拾叄走到外圍柵欄,從裏面迎面走來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的方塊人

「製圖師?」拾叄小聲的嘀咕

「咳咳...」管子假裝咳了幾聲。

接着便對那個說到「村長,我已經把我朋友帶了過來,他叫拾叄,還希望您能收留我們一晚。」

村長看了看拾叄,和他手裡的鐵劍。

拾叄很識相的把武器收了回去

「要住也可以,為了安全起見,你朋友得上交武器和危險物品」村長用滄桑的聲音說。

「你們要是走,自然會給你的,在我們這裡不會有危險。」

管子給拾叄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好好配合。

拾叄便無奈的將身上東西和管子一起放到了身邊的臨時黃色箱子里。

村長帶着兩人來到了一棟簡易的小木房。「進來吧」村長打開門呢說到。

「你們是最後到的一批冒險者。」村長一邊說一邊示意兩人坐下。

屋內有兩張床,很明顯是才準備的,因為那邊堆着許多木桶。

看來這裡應該是個倉庫,簡單收拾了一下,加了兩張床,和桌子椅子。

「最後一批冒險者是什麼意思?」拾叄不解地問。

「除了我們,這裡還有其他外來人嗎?」

「當然有了。」村長說「這裡是MC大陸,自從兩百年前以來,陸續有冒險者們相繼到來。」

你們應該都是來自同一個世界。而我們這個世界在你們的世界中是一款遊戲。

當然這些都是我從各種冒險者那裡得到的信息。」

村長說罷,便從倉庫拿出一張四級地圖,平鋪在桌子上,這是遊戲最大的地圖。

只見地圖**有一條自上而下貫穿整個地圖的河流。

「這是無盡長河,正如它的名字一樣,我們曾經跑遍幾百上千個地圖,仍沒有找到它的盡頭,自從有了記載它就在這裡」

「這是什麼?」拾叄指着地圖長河右側的一片空地,有一個「回」字形的建築。

「那是聯邦,領主是劉統領。」村長說道,「像你們一樣的冒險者,不過他的本事可大着呢。」

「怎麼說?」管子問道

「劉統領有特殊能力,也許在你們的世界叫做遊戲屬性,在我們這裡稱為能力者,他基本能創造這個世界全部存在的物品。」

「我靠,他開掛啊!」管子不禁吐槽到

「但他是個好人,保護河東的安全。」村長語重心長的講道。

「保護你們?」

拾叄問道「你們武器裝備都有,我剛剛簡單看了一遍,村子東邊有好幾塊農田和牧場,村子裏有鐵匠鋪3座,」

「十幾座居民房,看樣子你們人口起碼有三十多號,還需要被保護嗎?」

「小兄弟真是十分謹慎呢,沒錯你推理的八九不離十。」

「哪有哪有,我是看村長都坦誠相待,該說的都敞開了說。」

「正如我開始所述,這裡相繼來過很多冒險者,而你們,是第九十九和第一百位,不止劉統領有屬性。」

「也對,你的意思是還有其他冒險者與你們為敵了?」拾叄問道

「對,」村長指向了地圖的河西部分說。

「那邊是禁區,過去的無論是冒險者還是我們一些普通村民,都沒有一個回來的,劉統領說那邊有其他能力者,但並沒有透露更多...」

「老頭,你剛才說我們是第九十九第一百位,你咋這麼確定呢?」管子問道

「別沒大沒小的,叫村長。」

「沒事的小兄弟,我都活了100多年了,叫老頭也不寒顫。」

管子嘿嘿笑道

「至於我為什麼清楚,其實不止我知道,估計你們的到來已經傳遍了河東河西。

你們看。」村長指向河中心說到:「這個圓圓的東西叫百晶塔,自長河存在以來就矗立河**,底部是末影門,但曾經冒險者將末影之眼放滿在末影門上仍沒法激活末影門。

「百晶塔由3x3的水晶方塊建造而成,共100層,每到來一位冒險者就會亮一層,在你們來之前,已經有98層都亮過了,而你們是最後兩層。」

「這意味着什麼......」拾叄皺緊眉頭說

「希望不是什麼壞事發生。」村長說道。

「明天村裡的護衛隊要護送糧草到聯邦換取礦物和其他物品,你們可以跟着去,保護物資,隨便看看聯邦,說不定有你們認識的人。」

「劉統領人很好,說不定會收留你們。」村長一邊說一邊收起了地圖。

管子與拾叄對視了起來,似乎兩人有了相同的打算。

「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早點休息吧,對了,在這個世界睡覺是不會立馬天亮的,跟你們那個世界一樣,白天與夜晚等時,所以你們可以有足時間休息了」

「明天的護送隊也是中午才出發,路程不遠,傍晚之前是可以回來的。」說罷,村長便要早出門。

「對了,你們有屬性嗎?」村長轉過身很嚴肅地問道。

「我沒有,我還是被你們救下來的呢,沒你們我早涼了,至於他」

管子說到這看了看拾叄,「他都差點被殭屍吃掉,還是我救的他呢。」

村長表情凝重地說:「最好沒有,你們早點休息吧。」說罷便關門而去。

「哎喲~」管子躺倒了床上說,「老胡,你說這都是啥啊。」

「不太清楚,咱們作為新人,最好先慢慢搞清楚,哪些對我們有利哪些對我們有害。咱們啥都沒有,保命要緊,還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死了會怎樣呢。」

不一會,管子便打起了呼嚕,而拾叄在努力回想曾經在黑暗中那個模糊的AI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