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老婆六零後
我的老婆六零後 連載中

我的老婆六零後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鹹魚刺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檀宇 都市小說 黃玥迎

【魂穿+重生+扮豬吃虎+事業暴富+高考裝杯+老婆愛上我】檀宇,系草,雙鴨山大學中文系高材生,被迫和病嬌女友殉情後,魂穿到了平行時空80年代的一個人渣的身上開局收穫一枚膚白貌美的六零後知青老婆,和一隻粉雕玉琢的可愛養女但作為零零後的檀宇,卻想着替人渣原主,收拾好爛攤子,安頓好母女倆以後,離婚去過自己的生活可老婆卻不肯放手,與此同時,檀宇散發的魅力,也不斷地在俘獲別的女孩的芳心......此書又名:《重生之我是高考學霸》、《帥哥的致富之旅》、《重生八十年代,我卻只想自由戀愛》......展開

《我的老婆六零後》章節試讀:

「還是讓我來做吧,你傷才剛好。」女子看着檀宇忙碌的身影,自己有些坐立不安。

女子儘可能的小心翼翼的接住這個男人展現的溫柔,她害怕男人因為自己的不妥,又變回先前那樣。

其實只要夫妻這樣互相扶持,好好的過日子,冰冰能夠健康的成長,不用時時刻刻擔心受怕。能這樣過下去,自己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不用,不用,我頭已經不痛了,你去等着吃飯就行。」

倒油,爆香,翻炒。

油好像倒得有點多了,女子有些心疼。

不一會,香味開始瀰漫。

「辣椒炒蟶子海蠣,新鮮出爐。」

檀宇將菜端到飯桌上,對着冰冰說。「冰冰快吃,這很好吃的。」

「爸爸先吃。」冰冰有些遲疑。

「好,爸爸吃給你看。」檀宇對這個稱呼也不再那麼抵觸,夾起一隻蟶子就往嘴裏送。「你看,真的很好吃的。」檀宇又順帶夾起一隻蟶子送到了冰冰的嘴邊。

冰冰嘗到了齒間的美味,揮舞着小手,興奮軟糯的喊道。「爸爸,爸爸,這個好吃,好吃。我還要。」

「好,好,好,爸爸給你再喂一個。」看着冰冰吃的這麼開心,檀宇一臉姨母笑。

在接連投餵了七八個蟶子以後,冰冰摸了摸自己已經飽脹的小肚子,打了個飽嗝,這才罷休。

看着父女倆的溫馨畫面,玥迎心裏泛起了暖意,嘴角浮現笑意。這是自己夢想了許久的場景。一家人像這樣其樂融融的。

「你也吃一個吧。」檀宇轉過頭,夾了一隻蟶子,對玥迎笑了笑。

「嗯。」玥迎嚶嚀一聲,吞下了送到嘴邊的蟶子,臉不由的泛紅了。

天色已暗,昏黃的煤油燈光映射着檀宇的臉龐,玥迎看着,竟有一時走了神。

她發覺,眼前的男人好像變了,模樣有些變了,變好看了,膚色也白皙了不少。

隨即玥迎苦笑的搖搖頭,或許是今天過於激動的錯覺。

……

晚飯過後。

檀宇發現屋裡只有一張床,可屋裡有三個人,這怎麼睡?

難道要讓自己跟她們母女一起睡?

開什麼玩笑。

這樣自己接盤俠的這頂帽子鐵定走不掉了。

檀宇四處逛了逛,找尋屋內可以將就落腳的地方,卻在柴房發現地上鋪着一套被褥。

他不免覺得有些奇怪,難道失憶前的自己是睡的柴房?不願同床?所以跑到柴房去睡?

「檀宇,床鋪整理好了,可以睡覺了。」

玥迎手腳麻利的整理好了床上的被褥,向檀宇招呼道。接着便抱着冰冰徑直的走向了柴房。

看着帶着冰冰一起在柴房整理被鋪的玥迎,檀宇的嘴角不禁抽了抽。

原來自己睡的是床,她們睡的才是柴房。

反客為主了,屬於是。

「額,那個,玥、玥迎,到床上睡吧。」

檀宇對自己失憶前的行為感到有些羞愧,撓頭不好意思的說。

誰知話音一落,玥迎一整個愣住了,如遭晴天霹靂。

目光暗淡,心中又生起一陣悲涼,腦海中那些不好的回憶再次浮現。

想讓她睡床就先和老子同房!不然就帶着這個拖油瓶給我一起滾到柴房裡去!男人粗暴的怒喊再次竄進耳內,非常刺耳。

待玥迎回過神來,已經被檀宇推到了床邊。

玥迎心中生起無限悲涼,怪不得他今天這麼反常,原來是作態為了和我同房?

真可笑,我還以為他真的打算重新做人了……

罷了,罷了,只要他以後不再犯混,冰冰不用再擔驚受怕,能夠健健康康的成長,對我來說就夠了。從了吧,女人嘛,命都苦,始終都會有這一天的,任誰都躲不掉的。只盼他以後能夠對我們娘倆好些。

念到此處,玥迎躺下,絕望的閉上了雙眼,臉頰划過兩道不甘的淚痕。

見床上玥迎一幅引頸受戮、任君採摘的模樣,檀宇趕緊把冰冰往玥迎的懷裡一扔,撂下一句,一溜煙地跑了。

「那我去柴房睡了,晚安。」

房間只留下了呆愣住的母女二人,現實和自己腦補的反差過大,等玥迎反應過來時,檀宇已經跑沒影了。

不禁的鬆了一口氣,玥迎低着頭,眼眶紅了,看起來有些愧疚。自己是誤會他了,他讓我睡床,只是因為心疼自己。

而我卻在幹嘛?玥迎的臉上有些泛紅,心裏有些愧疚也有些甜蜜,原來有人心疼的感覺是這樣的啊。但一想到剛剛自己那副慷慨就義般的作態,玥迎就覺得丟死人了,羞意更甚,臉一直紅到了耳後根,難為情的將頭埋進了被窩。

大型社死現場。

檀宇回到柴房後,大大咧咧的往被鋪上一躺。

這個女人——狡猾,大大的狡猾!

想幹什麼?誘惑我?就這?

事業線都沒露,還想讓我上套?

當初跟金善櫻打得火熱的時候,我一天得吃十顆大力丸。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這點小兒科,對我是沒有用滴。還是太年輕了,小妹妹。

……

夜半,凌晨。

檀宇猛地睜開了雙眼。

是時候了。

檀宇沒有睡着,或者說這惡劣的條件實在無法讓他入睡。被折磨了一天,他一刻也不想在這鬼地方呆了。

黑暗籠罩,伸手不見五指,檀宇起身,看向主房,沒有動靜,只傳來一陣有規律、平緩的呼吸聲……

藉著月光,檀宇在牆上用木炭寫下了,「我走了,勿念。」五個大字,以做告別。

檀宇儘可能的小心翼翼,以免發出聲響,給自己製造沒有必要的麻煩。他躡手躡腳的飄到了門前。

輕推開門,「噶嘰。」年久失修的木門發出聲響,在靜謐的黑夜中,尤為明顯。

檀宇大驚,下意識地往主卧看去。

沒有動靜。

檀宇稍稍放下心來,連忙從門縫與牆體之間的空隙中溜出去。

看着屋外布滿繁星的夜空以及廣闊的天地,檀宇心裏有說不清的暢快。

「檀宇?是你嗎?」屋內忽然傳來一句關切地詢問。

檀宇嚇的差點摔了。

「額,玥迎,我起個夜,沒事,你繼續睡吧。」

檀宇反應很快。

「嗯。」

聽到應答,他便趕忙地頭也不回的往村外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