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成為了帝國巨擘
我成為了帝國巨擘 連載中

我成為了帝國巨擘

來源:google 作者:減肥的土撥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太上 都市小說 陳念

戰爭過後亂世已然開啟,靈氣復蘇,紀元更替已然來臨,人類是否還能是下一個紀元的主宰?海面上出現吞噬一切生機的灰霧,城市中出現越來越多的詭異,一個國家的人為何會一夜之間消失不見?炎國九鼎的出現又意味着什麼恢復上古時期的諸神盛世又是否是對的?侵略我炎國者,就算你是神也得死在這陳念;誰說神不可敵,今天我就以凡人之軀弒神展開

《我成為了帝國巨擘》章節試讀:

就在他把陳念拽起來的時候,陳念的右手猛地朝着周岩的胸口打去,周岩一把甩開陳念隨即消失再次出現距離陳念五米多遠,但為時已晚,他不知道陳念的劍光可以飛出去,還沒有所動作的周岩胸口被陳念的,乾字殺,凝成的劍光刺穿,一股股的鮮血往外湧出。

周岩捂着胸口滿臉兇惡的盯着陳念,陳念笑了笑暈了過去。

捂着胸口的周岩朝着樹林裏面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暈倒的陳念隨後一步十米的朝着樹林深處走去。

等到周岩走了兩分鐘後樹林中走出了七個人,領頭一人快步跑到陳念身邊摸了摸陳念的脈搏隨後在身上摸出了一粒葯塞在了陳念口中。

七個人誰也沒說話站在周圍警惕的看着周邊,過了一會空中一架飛行器飛來,幾人把陳念抬上飛行器帶着陳念飛走了。

.『一處基地中一位老人手從陳念的脈搏上拿開道,經脈破裂,肉身開裂接近崩潰,身體各處骨頭也有斷裂和骨折,內臟也有不同程度損傷,他能堅持道現在全靠身體裏面的靈力吊著,想救他,難!

一個中年人道,趙老請務必把他救活,上面下的命令必須要救活他,不惜一切代價。

見趙老不語中年人繼續說道,趙老你想必也聽說了吧,護國七隊中發生叛亂,三位隊長叛逃!

老人點了點頭道,聽說了一些,隨後看着陳念說道,難道這個人是那幾個叛逃者裏面的人?

中年人擺手道,那倒不是,但他這身傷卻是被周岩和創神會弄得,他在本就受傷的情況下和周岩對戰周岩也被他重傷逃走。

況且趙老你也知道周岩幾人的叛逃對現在的炎國來說是巨大的打擊,帝國已經拿不出資源再來培養出隊長級的人了。

趙老思考片刻嘆了口氣說道,罷了!從隨身的藥箱中拿出了一顆丹藥塞進陳念的口中,轉身對着中年人道,這是張老天師給我的續命丹,是死是活就看他自己了。

『另一邊一個圓桌前幾個帶着面具的人看着陳念之前的對戰視頻,其中一人道會長二十五人全都死了,只有這段視頻傳了回來。

被他叫做會長的人沒回答他的話只是喃喃道,天地之力,何等的恐怖啊,看來我們的目標並沒錯,太清觀我們創神會勢在必得。

一個房間內周岩正在和一個青年說著什麼。

聽完周岩的話青年把手中的書合了起來說道,看來帝國這次必然會把他牢牢的控制在手中了,不過等他露面還是派人去接觸他一下,盡量拉攏他。

;今天時間匆匆而過,房間內昏迷的陳念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入眼便是看到一張滿臉胡茬的大臉。

『男人看陳念醒了就說道,你可算是醒了啊!我們的人救了你,我叫李開。

『陳念沒回話,眼睛看向周邊同時感應身體的情況,丹田封印處四散的靈力被止住了,骨頭開裂,到是當時被震傷的內臟都已經恢復了。

然後陳念看向旁邊的人道,李開是吧,你可以問了。

『李開拿了一個板凳坐在陳念旁邊又拿出了個本子說道,陳念,中州人,炎國曆2154年生人,今年二十四歲,十四歲離開中州前往祖地梁州開始生活,離開台頭看了一眼陳念又繼續道,在梁州天都學院畢業,畢業後被你二伯陳勇安排進執法局工作。

李開翻過一頁又繼續道,『在七月二十二日傍晚7.42分處理了一家火鍋店的打架鬥毆事件,中途鬥毆事件者之一服務員陳翔突然暴起殺人隨後自殺,晚上9.43分,你報案稱有詭異出現在你住的地方被你擊斃,特殊事件管理局人員記錄中你承認自己是御靈師。

炎國曆2178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8.26分,你請了半個月假,同日上午8.32分,你乘坐車牌為梁BF8521的的士前往梁州青蓮市飛行中心,上午9.37分到達中州驛城市飛行中心,9.41分你租用一輛無人駕駛車輛前往申家廟。

『10.20分你到達了申家廟.六點三十二分,城市之眼拍到申家廟上空出現雷光,之後經證實與你在太清觀用的雷光一樣,李開頓了一下又道,應該就是你解決的申家廟裏面的詭異吧?那裏面的村民呢?

之後你前往了申家廟後山的太清觀,後遭遇了創神會和求真會周岩的襲擊。

『但據資料記載,你在七月二十二日之前一直都是一個普通人,生活中也沒有絲毫御靈師的表現,且每年的檢查也未檢查出你有靈力,且根據我們每月一次的村落探查申家廟後山之前並沒有什麼太清觀存在

李開;陳先生我問完了,你可以回答我嗎?

陳念緩緩說了句,之前我在和那什麼周岩打鬥時感應到的人就是你們吧?

李開;是的,我們是國家特殊事件管理局的人員。

陳念;太清觀是我師門,我四歲就拜入的太清觀,太清觀之前一些小手段隱藏着所以之前一直不被人所發現,後因為一些問題我離開了師門,我們一脈有一個規矩就是,離開宗門要麼封印修為要麼廢除丹田,我被封印丹田後被我爺爺接到了梁州生活。

前些天我外出執行任務時被詭異感染,晚上時我的鄰居也變成了詭異,我在和她打鬥時感染我的那個詭異觸動了我的封印,我能發揮出靈力後就把詭異給擊斃了。

但封印破碎後我覺得有愧於師門所以想回師門來認錯,但等我到申家廟時發現村民都已經被詭異害死了,我悲痛萬分的找到了那個詭異把它除掉了,但等我到了師門後發現師門已被歹人所害,後面的事情你也應該都知道了。

李開轉了轉手中的筆沉默了一會道,謝謝陳先生的配合,我就先不打擾你休息了,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叫我們,門外有人二十四小時執勤。

陳念;手機可以還給我嗎?

李開;我會為你儘力爭取,請稍等。

李開離開陳念房間後對着門口執勤的人說道,過半個小時把他的手機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