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界萬古尊
萬界萬古尊 連載中

萬界萬古尊

來源:google 作者:煮胖的湯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風笛 空暝

【殺伐果斷】+【無系統】+【單女主】荒路重開,萬族爭舸,楚風笛從百條大道分出的萬條小道之一走出,浴異血,誅神話,殺至仙,為人族開創無上盛世,諱萬界萬古尊展開

《萬界萬古尊》章節試讀:

地圖寬約六尺,長半丈有餘,其上寫有楚風笛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句話。

「一雙手將天空的眼晴遮住,划過手背的流火帶來災與福,青銅之門洞開,靈起靈滅,新的秩序歸來」

「不同,與我所看古籍中記載的不同」楚風笛眉頭輕皺道。

「哪裡不同」空暝問道。

「從青銅之門洞開這句話之後有所不同,我以前看過的古籍寫的是荒路現,眾靈啟」

「我跟你一樣」

「你我熟知的荒路現,眾靈啟很好理解,通俗點來說就是荒路出現,眾生開始啟程」

「而眼下這句寓意就很是模糊,靈起靈滅這話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就會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還有新的秩序歸來這句,秩序既然是新的,為什麼會用歸來形容」

「神神叨叨,故弄玄虛,這應該是那什麼墟閣的手段,無需太過理會」楚風笛冷哼一聲。

空暝贊同的點了點頭,的確,棱模兩可的話最能盅惑人心。

不再深究兩句諺語的不同,楚風笛繼續往地圖下方看去。

「咦……」楚風笛細看之下不由地驚異。

「怎麼了?」空暝好奇道。

「這地圖好像着重描繪的是我們周邊的地形地貌」

「你看」楚風笛在地圖上指着一個地名給空暝解釋道。

「這名叫安陽城的城池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它歸屬於東臨郡,出安陽城,過星原,穿血蝙谷,到達極火之森的極火城」一條完整的路線在楚風笛的手指移動下顯現。

極火城在地圖上被黃點着重標記,旁邊有小字備註三星靈地。

血蝙谷與星原同樣有備註,分別是二星靈地,一星靈地。

不僅僅是安陽城,東臨郡大部分城池都有不同的路線通往極火城,極火城就是東臨郡所有踏上荒路之人的第一個站點。

極火城再過去就是仙澤半福地,兩者之間所要旅經的地點沒有被標註,而是畫出了三種不同行進的工具,星舟,鬼輦與步行,工具的選擇與你在極火城的表現相關。

仙澤半福地之後是桃源福地,地圖關於桃源福地的信息記載很少,只有一個大概的方位。

往後的道墟洞地就更不用說了,連方位都不清楚,隨便在地圖上找了個空白處標上未知。

接着就是大片大片的留白,直到到地圖的最右側才重新出現文字--禁區。

「怎麼回事,為什麼地圖展露的信息會這麼少?」楚風笛不解道。

「我想這跟東臨郡以前所有踏上荒路的人走了多遠相關」空暝答道。

「怎麼說」

「那本書上寫有關於東臨郡從前三次荒路走的最遠之人的記載,他所走到的終點就是道墟洞天,並且連他自己都不清楚是怎麼去到道墟洞天的」空暝指着書答道。

三次荒路?楚風笛發現越問不明白的事情就越多。

「空暝兄,你能不能給我詳細的說說荒路,將你能說的都跟我說下」楚風笛打算一次性將問題問個明白

「沒問題,你遲早也是會知道的,況且這本書上就有記載,只是沒有我了解的那麼全面」空暝答應道。

「說到荒路,荒路本身就是存在的,太陽滅,流火墜只是讓荒路現於人世間的引子」

「荒路,說明白點就是一條探尋遠古遺迹的路,遠古遺迹平常是隱於世間的,只有當靈增加到一定的程度才會一一顯現」

「當然,遠古遺迹只是荒路的主體,而不是全部,靈的增加是會產生變故的,有時候你以為平常的地方可能就藏有大恐怖」

「荒路之所以叫荒路,就是因為一來探索遠古,二來探索未知」

「剛剛我有提到遠古遺迹,下面我就來說說遠古遺迹的劃分」

「先前地圖上標註的一星靈地,二星靈地不算遠古遺迹,即便是三星靈地嚴格意義上說在遠古也是排不上號的,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三星靈地留有遠古一星半點的痕迹我們就算它為遺地了」

「三星靈地之後,已探知的有一千零八十八個半福地,七十二個福地,十大洞地,八大險地,四大絕地,一禁區」

「有文獻記載以來,荒路一共出現過三次,有先輩推測,禁區,絕地、險地的數目應該就是這些,至於其它等級的遺地都存在有未發現的可能」

「等等,按你的說法,這不就意味着整個東臨郡最厲害的人才走過荒路的一半」楚風笛打斷道。

「不,他連一半都沒走過,他只是進了道墟洞天,沒過多久就主動退了出來」

「不過你可別因此小看他,長歌劍柳長歌的名號我都有所耳聞」

「荒路沒有那麼簡單,它的難走不是說說而已,絕大多數人連第一個關口都過不去,這也是上門兩界極力隱瞞的原因之一」

「好了,荒路的大體情況就這些了,更加細緻的情況要等我進了極火城之後才能相互映證」空暝總結道。

聽到這話,楚風笛不由得疑道:「你不了解極火城嗎?」

「當然不了解,我們空家的兒女可不會重複走同一條路,拾前人牙慧,揀殘羹剩飯吃」空暝傲然道。

「走極火城就不是揀殘羹剩飯吃了?」

「這個嗎,我們空家的前輩心繫家族,總想為後輩搜刮物質,所以,所以……」空暝臉薄,變得有些忸怩。

懂了,挖地三尺,蝗蟲過境,將有用的自己能拿走的全拿走了,楚風笛秒懂。

「走吧」楚風笛招呼空暝起身。

「走?到哪裡去?」空暝一臉蒙。

「既然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當然是去購買物資,準備上路」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跟你一起走荒路了」

「我們兩個是兄弟,是兄弟,就應該相互扶持,我不跟你組隊,我跟誰組隊」楚風笛一臉理所當然。

「你,我,這」空暝一時語塞。

「別你我他了,我把你付了房費,又照看了你三天,臨了要拋開我,這可不是君子所為」楚風笛勾着空暝肩膀就往外走。

空暝身子一顫,道:「手拿開,我走」

出了客棧,沒走兩步。

楚風笛的聲音在空暝的腦海里響起。

「有人跟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