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偷故事的賊
偷故事的賊 連載中

偷故事的賊

來源:google 作者:摸魚的夏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萬伊恆 夏檸 現代言情

小說講述了遊戲菜鳥夏檸的混分日常,遇到了男主萬伊恆,兩人之間的愛恨情仇,以及在遊戲和現實中遇到的一系列事情展開

《偷故事的賊》章節試讀:

我印象最深的莫過於一個猥瑣油膩男,現在想想還是想吐。我倒也不是沒有遇到過猥瑣男。

想當年,我還在上初中的時候。因為是寄宿制,我們只能一個星期回去一次,所以母親每個星期的星期五必定會在學校門口準時等我。

像大多數的狗血劇情一樣,一個普通的再普通不過的周五,母親莫名其妙地來晚了。據她後來所說是搓麻將運氣正佳,一不小心搓上了頭,忘記了時間。

是啊,她老人家搓麻將搓開心了,可憐我一個弱小的女孩子站在校門口目送同學朋友一個一個離開。得虧是初秋,我還不至於忍受嚴寒,要是放在冬天,估計我人就沒了。

無聊的我在校門口踱來踱去。其實我完全是可以走回家的,但是自己實在是懶得一批,那幾公里的距離對於我這個懶癌重度患者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遙遠了。

那就等唄,反正我媽會來接我的。我抱着這樣的心理在校門口來回晃蕩。

突然,有一個開着三輪電動車的大約三十左右的男的把車停在我前面的不遠處。提一嘴啊,在我們那個貧窮的小縣城,那個時候有一輛電動三輪還是比較有錢的。至少是我家在我上高中後才買了一輛。

「小妹妹,要去哪裡呀?要不我帶你一趟吧。」

「謝謝啊,不用了,我媽媽馬上就來了。」

在他把車停到我的不遠處的時候,我早就在心裏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個遍:短頭髮,面黃肌瘦,一副虛到不行的樣子。那個時候,我就是看他不順眼,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限的知識儲備里暫時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

但是,直覺告訴我,他不是個好人。

好在在我拒絕他之後他直接開車走了。我的心裏鬆了一口氣。

或許是中了魔咒,自從那次以後,我在碰到奇葩猥瑣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無獨有偶,我上大一的時候,寒假放假回家又遇到了這種情況。我可真是服了。就踏馬的離譜,我就這麼招老男人喜歡,怎麼沒有小哥哥來讓我遇到。

話說,我下了火車以後。一個中年大叔一直尾隨我,然後在我低頭在通訊地圖上扒拉長途汽車站的位置時,他慢慢地接近了我,順帶把手伸向了我的行李箱。

然後此人就說他要幫我拎行李箱。我抬頭看了一眼,心裏立刻握了個大草:神經病!

我當然是順勢把我的行李箱藏在了身後,鬼知道他是不是覬覦我的錢財。我也開始後悔當初訂票的時候沒有和老鄉妹子訂同一輛火車,倒霉死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個大叔的操作屬實給我整不會了。見我不讓他提行李,接着就繼續尾隨。

我踏馬......

當初初中時還有學校幾百米開外的派出所給自己壯膽,可現在去哪兒找派出所?

因為從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我後悔自己沒有學過什麼跆拳道、柔術,手無縛雞之力。一路上他都跟着我,還好長途汽車站距離火車站並不遠,我也得到了解放。

期間他還讓我加他的微信。估計是被人放的鴿子太多,踏馬的看着我加他。大驢臉都要貼到我的手機屏幕上了。我尷尬地操作手機加了他。然後他確認之後,才放我進去了汽車站。

不得不說,離婚且四十多的大叔手短確實是高,當然也猥瑣的一批。

我也是腦子有病,出於好奇我還踏馬跟他聊了兩天。然後就得知了,猥瑣驢臉大叔離婚了,如今已經四十多了,大專學歷……

「你真的好溫柔。」

低情商:你看起來很好騙。

高情商:你真的好溫柔。

我心裏翻了個大白眼:叔,咱能別整這套嗎?雖然我的確長了一張略顯智商不夠的臉,你踏馬這不是純純侮辱我嗎?沒有經歷過太多的世事,並不代表我蠢好吧。

我沒搭理他。然後他又說他要養我,供我讀書。絕了絕了,這年頭大叔都出來釣小姑娘了。瞧瞧這大餅畫的,在下佩服佩服。

可惜,這些招數對我沒用。

要問我為什麼當初為什麼不在進了汽車站後立馬刪了他,刪了哪能有這麼精彩的經歷,又怎麼能讓你們吃瓜呢,又哪能又有題材讓我寫呢。總而言之,我吃飽了撐的。

這說明什麼,藝術來源於生活!

講了前兩個,我已經停不下來了。我必須要把第三個再講出來,要不然我憋的難受。我那純純大冤種的備胎經歷先放一邊。

第三個是游戲裏加的。這個,怎麼說呢,喜歡想一些有顏色的東西。

那個時候我把我游戲裏的前cp刪除了,自己天天在峽谷里單排。在大廳里刷存在感的時候,有一個人加了我。耐不住他瘋狂地要聯繫方式,出於好奇,我加了他的微信,想要看看這貨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開頭還好,還像一個正常的聊天流程。我是終於體會到和一個自己並不感興趣的人聊天是什麼滋味了,除了尷尬還是尷尬。聊了幾句我已經用腳趾摳出了一張王者峽谷的地圖了。

突然,事情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仔細想想也是,要是他不來這麼一出我反而覺得不正常。

「文愛嗎?」

我一臉懵逼。

「?」

「不知道?」

「孤陋寡聞了。我是個山頂洞人。」

平常的我除了在網上衝浪還是在網上衝浪,什麼時候流行起這個梗了,我明明沖在吃瓜第一線啊。看來是該換手機了,用了兩年的手機網速就是慢。

「就是用文字發那種。」

他這麼一說,我突然就知道了。

「搞顏色?」

「嗯。」

「多看看小說吧,裏面多的很。」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我是一個外純內污的人。有顏色的小說不知道看了多少,而且尺度基本開的都是火箭。

「來嗎?」

「不。」

「為什麼?」

「我有嚴重的精神潔癖。」

這是實話,我對於自己莫名當了大冤種的事情耿耿於懷,更對於某人和他的行為感到噁心。

「你有男朋友?」

「沒有。」

「那你怕什麼?」

「...... "

然後他就自顧自的發了起來。說實話,他發的跟我看的壓根兒不在一個層次。還不如我去看小說呢,這寫的什麼玩意兒啊。

大半夜的浪費我的時間,順手將他加入黑名單然後刪掉了。離離原上譜,這年頭的奇葩真是讓我遇到了個遍。我發誓再也不亂加陌生人了,再亂加陌生人我夏檸就是狗!

不講了不講了,以後有時間再扯。回到我的大冤種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