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寵:歲歲年年都是你
甜寵:歲歲年年都是你 連載中

甜寵:歲歲年年都是你

來源:google 作者:大猴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小瑜 現代言情 陸晨

江小瑜幻想了無數次,再次見到陸晨的場景,有在鬧市街頭的,有在高檔飯店的,甚至還有在小區樓下的,卻獨獨沒有想過,是在垃圾桶旁的此刻的她,頂着瓢潑大雨,懷裡抱着一隻髒兮兮的小狗,狼狽萬分的,盯着停在面前的豪車而陸晨,也正從揺下的車窗里,靜靜的看着她……看着那張英俊的面孔,江小瑜有一剎那的恍惚,似乎又回到了他們初始的那一天……「你好,這位帥哥,我是一班的江小瑜,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叫,陸晨」展開

《甜寵:歲歲年年都是你》章節試讀:

「陸晨......我好想你......」

江小瑜獃獃的看着眼前的人,囈語似的說出了自己藏在心裏多年的話。

陸晨呼吸一窒,眼神微微閃爍,表情似是有片刻的動容,隨後又再次恢復了面無表情。他輕輕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反手握住了江小瑜的手,隨後沒有停留的,將她的手塞進了被子里。江小瑜全程眼神迷離,隨後漸漸渙散,最後眼皮輕輕闔上。陸晨看了一會,等聽見她發出輕微的鼻息聲,才起身,走出了房間。走到門口時,他突然停了下來,似是想要回頭,但是頓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回頭,徑直走出了房間。

在客廳的小狗看見陸晨走了出來,哼哧哼哧的就跑過來,圍着他搖着尾巴轉。陸晨彎下身一把將它撈了起來,抱在了懷裡。隨後他開始在房間四處打量了起來。房子布置的很溫馨,雖然大部分是自帶的傢具和裝修,但是看得出來,江小瑜沒少在小飾品上下功夫,四處都是可愛的娃娃布偶,還有暖色的沙發套和抱枕,毛茸茸的米色地毯,可愛的杯具,整個房間擺脫了樣板房的刻板,顯得朝氣蓬勃。嗯,很有江小瑜的味道。

但是除此之外,就看不到更多其他的生活痕迹了,比如照片什麼的,能讓人看到她這幾年的時光的東西,統統都沒有,給人一種錯覺,就好像這個房子的主人,即使在家裡也還在帶着假面生活。

「嗚汪!汪!」小傢伙被抱的久了有點不耐煩,掙扎着想要下地。陸晨輕輕拍了拍它的腦袋,將它放了下來。隨後走到大門口,拿起了地上的一個塑料袋子,將裏面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拿了出來,有狗糧,狗碗,狗繩,尿墊......他走到陽台,鋪了一張尿墊,然後在旁邊不遠又放了兩個狗碗,一個倒滿狗糧,另一個則倒滿了水,看見吃的,小傢伙不等招呼就哼哧哼哧的跑過來,將頭埋在碗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陸晨看了一會,就起身向廚房走去。他走到冰箱前,打開隨意翻找了一下,拿出了幾樣食材,之後又在櫥櫃里翻了一下,找到了米和鍋具,似乎是打算煮點什麼。

等到江小瑜再次醒來時,整個屋子裡都飄着好聞的氣味了。她在床上回了下神,努力思考了下剛才發生了啥,最後只能想起來,好像是陸晨來了,但是她感冒暈過去了,他就照顧她了,中間......好像還發生了什麼,但是她不太記得了。

她費勁的坐了起來,她的頭已經不痛了,但是身子卻還是乏的厲害。她抬腳下了床,走到鏡子前看了一眼,差點兩眼一黑,再次暈過去了。只見鏡子里的她,蓬頭垢面,整個人臉色慘白,憔悴的厲害,要是再在嘴角掛點血,都可以去鬼屋當NPC了。她趕緊翻出自己的口紅,選了一個最淡最日常的顏色,往嘴巴上抹了抹,之後抿了抿,朝鏡子再次確認了一下,嗯,果然唇色好看,整個人看起來都好很多了。沒辦法,化妝肯定是來不及了,而且他應該還在客廳,自己也沒辦法出去洗臉。

之後她站起來,對着鏡子再次扒拉了一下頭髮和衣服,之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給自己鼓了鼓勁,轉身往客廳走去。

開門的一剎那,她努力調動臉上的肌肉,露出一個充滿朝氣的微笑。

「陸晨......嗯?」

「汪汪!」聽見開門的動靜,小狗興奮的叫着朝她跑了過來。

江小瑜臉上的笑慢慢僵了下來,隨後徹底不見了。她的心彷彿泄氣的氣球一般,一點一點的漏氣,最後啪的掉到了地上。

只見客廳空無一人,沙發邊的茶几上,放着一個蓋好的小砂鍋和一副餐具。她抬腳往沙發上走去,隨後一屁股癱進了沙發。她沒有理會腳邊汪汪叫的小狗,獃獃的盯着桌上的砂鍋,隨後又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陸晨連小狗的吃食和尿墊都準備了。

她盯着看了一會,隨後微微扯了扯嘴角,眼角的淚卻一滴一滴的滾落了下來。她說不上自己的感受,但是這一刻,她感覺前所未有的孤獨......這種感覺,她並不陌生,曾經她品嘗過好長一段時間,她以為她已經忘了,可是這一刻卻洶湧的翻滾了上來,來的那麼強烈,那麼突然,讓她連調節的時間都沒有。

也好,反正,這裡也沒有別人,哭一下,也沒什麼關係的吧?

「嗶嗶嗶——啪嗒——」

大門傳來密碼解鎖的聲音,緊跟着門就被推開了。江小瑜一驚,猛地轉頭看向大門,一下竟忘了自己還在傷心哭泣。

大門推開,一個修長的身影走了進來。只見他上身穿着米色的休閑衛衣,配着黑色的休閑褲,乾淨筆直。

江小瑜驚訝的微微半張着嘴,愣愣的看着陸晨關上房門,隨後換上拖鞋,之後一步一步的走向她,然後,蹲下身子,視線與她持平,盯着她的臉看了起來。

江小瑜一下竟忘了反應,也獃獃的看着他的臉,看着看着,視線卻開始模糊起來,她眨了眨眼,視線又清楚了,可是馬上又模糊了起來,她這才意識到,她居然一直在哭,她居然,當著他的面,哭了。意識到這個的同時,一雙手撫上了她的臉,輕輕擦了擦她的眼角,耳邊傳來一個溫柔的聲音。

「我下樓買了點東西。」他揚了揚手裡的袋子,江小瑜看了一眼,似乎是藥房的袋子。隨後視線又回到了他的臉上。他臉色平靜的看着她,眼神透着澄澈的溫柔。

江小瑜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一句話,反而嘴一扁,開始哼哼的哭了起來。她覺得好委屈,她也說不上委屈什麼,但是就是覺得好委屈。好久之後的她,再次回想起來這一天,才明白自己委屈的,是他們之間錯過的那幾年時光。

總之等到江小瑜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經靠在陸晨的懷裡哭了好一會了,把他胸口的衣服都哭濕透了。反應過來的江小瑜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可能是哭出來了吧,她心裏反而放開了,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也不在陸晨面前端着了。

她將腦袋從他胸口抬起來,看向了頭頂的人,嘴上卻是傲嬌的很。

「你怎麼來我家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家的密碼的?」說話的時候帶着濃濃的鼻音,聽着還有幾分撒嬌的意思。

「嗯......」陸晨歪了歪腦袋,看了她一眼,眼裡帶了點笑意,說道:「有人昨天答應請我吃飯,但是電話打不通,所以我就過來看看了。至於密碼,不是你自己貼門上了么?」

「嗷......」江小瑜想起來了,她有一次改密碼忘了,怎麼都進不來,還驚動了物業,後來她每次改密碼都會寫下來貼到門背上,出門的時候看一眼,提醒自己。

「好吧......謝謝你。」江小瑜吸了吸鼻子,乾巴巴的道了聲謝。

「不客氣......飯還是要請的。」陸晨轉身從桌上抽了張紙巾,然後很自然的就給江小瑜擦起了鼻子。

「我,我自己來吧......」江小瑜臉一紅,訥訥的說道,抬手就要去接他手裡的紙巾。卻被陸晨的另一隻手握住了,然後他看了她一眼,制止了她的動作。

「乖,別動。」

江小瑜心裏一陣砰砰的跳,感覺腦子有點充血,臉更紅了。

陸晨眼睛微斂,瞥見了她的神情,嘴角微微彎了彎。

「先吃點東西。」他扔了紙巾,卻沒有放開握住她的手,將她往桌子邊拉了拉,然後另一隻手將小砂鍋的蓋子揭了開來。是一鍋小米粥,似乎還加了點青菜和肉末。

江小瑜看了,微微皺了皺眉。她最討厭喝粥了。

陸晨終於放開她的手,伸手給她盛了一碗粥,拿湯勺舀起來,用嘴唇探了探溫度,隨後伸到了她的嘴邊。

江小瑜眨了眨眼,盯着他伸到嘴邊的勺子,半天沒有張嘴。

「乖,病好了才能吃好吃的。」陸晨輕聲哄着,聲音低柔,帶着慵懶的沙啞,讓人有一瞬間的恍惚。

似是被蠱惑了,江小瑜聽話的張開了嘴巴,然後配合著陸晨,一口一口的喝完了一碗粥。整個過程他們倆都沒有說一句話,一個耐心的舀粥,輕輕的吹一下,然後餵給她。一個則機械的重複着張嘴,吞咽的動作。

等到陸晨將碗放下,再次拿起紙巾要給她擦嘴時,江小瑜才回過神來,她這次不等他抓住她的手,就迅速扯過他手裡的紙巾,呼呼的給自己擦了兩下嘴。

然後她張了張嘴,又閉上了,猶豫了一下,又張了張嘴,說了句什麼,聲音卻低的彷彿沒有。

「嗯?」陸晨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歪着腦袋看着她。

「咳......沒事,我是說不早了,你要不要回去?」江小瑜大聲的清了清嗓子,臉色微紅的看着他說道。

陸晨低下頭,沉默了一會。

江小瑜偷偷看了他一眼,見他不說話,感覺氣氛馬上要變得尷尬,於是猶豫着開口了:「額,我的意思是......」

「要不要,和我談戀愛......」

「嗯?」

江小瑜感覺心臟好像漏跳了一拍,她好像,有點耳鳴。她看着眼前的男人,此時下午的陽光正好,照在他的身上,襯的他的皮膚愈加的白皙,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江小瑜感覺這一刻的他,渾身都在閃閃發亮。

「你剛才,是說的這個吧?」

陸晨定定的看向她,神色淡淡,眼神卻堅定而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