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算了不做人了
算了不做人了 連載中

算了不做人了

來源:google 作者:綠鯉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負 趙誠 都市小說

【元宇宙+科幻向】由於米國人工智能亞當暴走,控制了世界上大部分國家,華國在人工智能夏樹的幫助下建立防線,收攏國土,抵擋亞當的進攻想要成為「人」的蘇負也在這時候離開了蘇林構建的虛擬世界——「第二世界」,加入了這場戰爭一面是同為人工智能的亞當,一面是視蘇負為異類的人類,蘇負該站在哪邊?展開

《算了不做人了》章節試讀:

「哥,我跟你說哦,你到了時代科技會見到很多你根本沒見過的東西,到時候可別一副鄉巴佬的樣子,這樣會給我丟臉的!」

開往海市的列車上,剛吃完紅薯的夏樹正語重心長的教育着一旁的蘇負,蘇負對時代科技還是很好奇的。

畢竟這可是號稱**最有實力的科技公司,但也不至於會像鄉巴佬一樣,畢竟就算沒見過厲害的科技難道自己還沒看過厲害的科幻電影嗎?

雖然用科幻電影跟現實科技對比有點耍賴,但是科幻電影是人的想像,而科技一定程度上也是人想像力的一種,所以兩者還是有一定關聯。

科技不一定能實現科幻中的技術,但是科幻中的科技又何嘗不是人類想要實現的技術呢?

自認為看過那麼多科幻電影的蘇負自認為自己眼界還是比較寬廣的,不至於被現實的科技震驚到,所以敷衍的應道。

「好的好的,為了我妹妹不被人家嫌棄有個鄉巴佬哥哥,我會表現好的!」

「別一副看不起時代科技的樣子,我給你說啊,等你到了時代科技會狠狠的刷新你的三觀的!」

夏樹不滿蘇負的敷衍,把頭轉向一邊自顧自的開始生悶氣。

「好的好的,夏樹說的對,哥哥這個鄉巴佬是不能理解時代科技的技術的。」蘇負也只能在一旁賠笑。

「哼!」夏樹依舊不想理會蘇負。

蘇負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把椅子放低,靠着靠背眯上了眼睛,從昆市到海市可是需要很長時間的。

一會,夏樹轉過頭,看着睡著了的蘇負,抬起手在蘇負閉起的眼睛上揮了揮,看來是真的睡著了啊。

「聯繫周良。」夏樹在心中說到。

「什麼事?夏樹。」周良的聲音在夏樹腦海中響起,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周良,第二世界不僅僅有蘇林的複製人格,還有你的虛擬人格,而蘇林的複製人格沒有複製記憶,是跟你的虛擬人格一起長大的。所以到時候需要你重新更改外觀設定。」

說完,夏樹就主動斷了與周良的聯絡,抱起旁邊蘇負的手臂,靠在蘇負的肩膀上閉上了眼睛。

海市未來科技,因為夏樹聯絡才醒過來的周良陷入了沉思。

「第二世界」的人格代碼中,有20%是複製人格,一部分是在享受「第二世界」的加速進行研究的科研人員。

一部分是時代科技工作人員的複製人格在管理維護「第二世界」的運行。

一部分是現實中因為疾病快要去世的人,時代科技經過和本人溝通後複製到「第二世界」填充世界結構的。

這些被疾病折磨的人也幻想自己能夠在另一個世界擁有健康的身體,過着普通的生活。

80%是虛擬人格,只是為了豐富複製人格的生活,防止複製人格懷疑世界的真實性進行填充的人格。

複製人格和虛擬人格是不同的,複製人格是通過鏈接倉鏈接到「第二世界」進行複製的人格。

複製人格能夠選擇是否繼承記憶,更類似於生物學上的克隆,只不過這個克隆是通過代碼實現的。

這樣的人格代碼簡短,但是是會變化的,複製人格代碼是具備思考能力,具備創造力的。

複製人格就算沒有記憶,在喜好,生活習慣和思考習慣上也更像原主。

而虛擬人格是更為簡單的代碼人格。

蘇林一個人就拔高了**的人工智能水平,夏樹就是蘇林最為得意的代表作,夏樹嚴格意義上也屬於虛擬人格的範疇,只不過夏樹這個虛擬人格太過高級了。

夏樹屬於目前世界上最高級人工智能的一檔,其他的人工智能在她面前顯得太過低級。

身為人工智能的夏樹能夠模仿學習任何東西,她的代碼群是無時無刻都呈增長狀態的,她甚至能學會開心、傷心這些只有人會的情緒。

雖然當初蘇林解釋說這只是一個模仿過程,模仿人的各種情緒。但夏樹誕生這十年來還沒有任何一家科技公司能夠將虛擬人格編碼到夏樹這個層次,這也是未來科技眼紅夏樹的原因。

可以說夏樹除了不會創造,她幾乎就是個人。

而虛擬人格其實就是蘇林離開時代科技之後公司對夏樹拙劣的模仿品罷了,虛擬人格也能表現出人的情緒。

但這裡的情緒表達只是一種選擇而已,提前把開心、傷心等情緒編碼進虛擬人格中。

在該表現出情緒的時候選擇對應的代碼而已,所以虛擬人格的代碼一般都比較冗長。這樣的人格具備一定的學習能力,而所謂的學習也只是簡單的數據的採集接收而已。

複製人格是會思考的,當初「第二世界」建立的目的,是通過加速「第二世界」的時間,再讓科研人員通過鏈接倉在「第二世界」進行科學研究。

但是長時間通過鏈接艙進入「第二世界」副作用很大,兩個世界相差巨大的時間流速會一定程度上損壞大腦。

「第二世界」剛建立的時候,鏈接時間一天只有一小時,而複製人格的出現完美的解決了這個問題,讓複製人格代替人在「第二世界」研究,再定期提取科研成果。

時代科技的董事會看到了複製人格的價值。

而蘇林對複製人格的看法與董事會出現了分歧。

複製人格能夠創造,這脫離了人工智能的範疇,蘇林認為,既然複製人格像人一樣會思考,能夠創造,那麼祂們是否能夠定義為人?

而一個世界上同時存在兩個一樣的人格,這樣是否合理?就像多年前克隆技術違背倫理一樣,蘇林認為複製人格也同樣違背了倫理。

蘇林一直醉心科技,雖然時代科技是蘇林和周良一手建立的,但是蘇林也只掛了個科研部長的職位,所以時代科技開除了蘇林。

蘇林再天才,一個人的努力也比不上百十個人的努力。董事會在複製人格和蘇林之間選擇了前者。認為蘇林瘋了,竟然會認為一串代碼是人!

在他們眼裡,有血有肉的才是人!代碼就是代碼。

雖然當時周良是董事長,但是面對董事會資本轟炸的時候周良退縮了。

支持蘇林,時代科技會倒閉。面對一手建立起的時代科技,周良也只能退步。

蘇林,那個不可一世的天才,倒在了資本的腳下。

幾周後年僅26歲,在人工智能範疇有天才之稱的蘇林因為車禍去世。

一起的還有自己的妹妹,周沁。

「你說你那麼天才幹什麼?弄出個夏樹還不夠,還要弄出個複製人格?

弄出來也就算了,還否認了這項技術,你是科技領域的天才,但是商場上從來只認利益啊!一開始你就不該拿出來這項技術啊!」

周良回過神來,眼中蓄滿了淚水。

他不知道蘇林什麼時候複製了自己的人格,通過夏樹投放到了「第二世界」,但是這一次他想保護自己的朋友,來彌補多年前的遺憾。

「退出第二世界」

現實世界時間凌晨1:21分。

第二世界啟動備用電源後的兩個小時後。

周良從鏈接倉內爬出,走向一旁的辦公桌,從抽屜里拿出蘇林離開時代科技留給周良的信。

蘇林死後周良讀過無數遍這封信,幾乎記得這封信的每一個標點符號。

「周良,見信悅

我被辭退的事情我不怪你,時代科技是我們一手建立的,我也不想看到它倒閉,但我也希望你也不要怪我。

怪我不懂變通,我認為,複製人格技術不該存在。

你知道嗎?複製人格的實驗是我親自進行的,複製的是我的人格,我叫他蘇木。

在第二世界我和蘇木面對面的時候,蘇木滿眼的恐懼,他大聲質問我是怎麼對調了兩個人的身份!

他一邊摔東西一邊說我才是那該死的蘇木。

蘇木固執的認為我才是複製人格,只是不知道通過什麼手段取代了他的身份。他的辱罵聲到今天我似乎都還能聽到。

我慌張的退出了「第二世界」。平復了心情之後我又重新鏈接回第二世界,我想向他道歉,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製造了他。

但就在我平復心情的這十幾分鐘里,他在那邊自殺了,他從懷疑我調換了他蘇林的身份到看着我退出「第二世界」,變成了懷疑他自己的身份。

我不知道在「第二世界」的一天里他經歷了怎麼樣的掙扎。

蘇木自殺的樣子我到現在都忘不掉。

他竟然用刀挑開了胸腔,想看看他是否有着會跳動的心臟,又用殘餘的力氣挑開了腦袋,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蘇林。

他到死都還在疑惑,為什麼他不能是蘇林,只能是蘇木。

很可笑不是嗎?董事會眼中的一串代碼自殺了。

周良,我希望你能夠接受我拒絕複製人格的理由,也請你原諒我的脫逃。時代科技不該倒下,它不只是我的心血,也更是你的心血。

在科研領域或許我是天才,但是在商業上你才是天才,沒有你,時代科技或許早已倒在了剛創立的時候。

工作不忙的時候記得回老家看看,我和沁兒都等着你回來呢。

沁兒上次還跟我抱怨你一天只知道工作都不知道回去看看她這個妹妹呢。

蘇林親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