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死神之血刃無雙
死神之血刃無雙 連載中

死神之血刃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懶得經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南宮零 懶得經典 遊戲動漫

【死神同人無系統】南宮零轉生到『死神』世界,於陌生的世界中掙扎求存,他信奉力量至上的道理他為了力量與虛融合,為了力量不斷吞噬,只求有朝一日能強到成為規則的制定者!展開

《死神之血刃無雙》章節試讀:

伴隨着幾十隻基力安的出現,還有大量雜毛虛出現,鋪天蓋地一般,連天空上的月亮都被遮住光芒。

「這些……是什麼東西?」

這次就連零都呆住了,剛才的虛雖然高大,但是遠遠比不上這些披着死神風衣一樣的傢伙。

「大虛,下級大虛基力安,不是只有一隻的嗎?居然有這麼多?看來又是一場戰爭……所有人都撤,離開這裡。」

新野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但他還是穩住了心神,怒吼着讓居民們撤退。

「撤,全員撤退,離開這裡!」

零也反應了過來,開始讓駐紮在這裡的部下們後撤,但是太晚了,成千上萬的雜毛虛撲向了這座小鎮。

……

邦!邦!邦!

同一時間的靜靈庭,梆子的聲音響庭內每一個角落。

如果零在這裡聽到,那他肯定會很懷念,這是小時候他老家賣豆腐的集結令。

很顯然這裡不是要賣豆腐,而是要叫醒所有死神,順便也派人傳達給隊長們集合的命令。

「聽說是大虛群入侵,百年難得一遇呢!」

「那不久前的虛群又是怎麼回事?」

「或許是先鋒部隊吧!」

隊長們到來的速度很快,先到的幾人開始談論起本次事件,很快全員集結。

一番隊的會議室內,一群隊長級別的死神分列兩邊,中間正首位是一個光頭老人,老得都需要拄拐杖了,不過他卻是話事人,死神總隊長山本元柳齋重國!

噔噔噔!

總隊長的拐杖敲擊地面,示意全員收聲,接下來是正事。

「西六十七區發現大虛入侵,以十一番隊為攻擊主力出擊,三番隊、五番隊營救流魂街魂魄,四番隊準備治療,其他隊準備應變,以上。」

「是!」

總隊長沒有過多廢話,直接安排工作以及出擊隊伍,三名隊長出列應聲,然各自瞬步離開。

此時的十一番隊隊長,才更替到第七代劍八,第三、五隊的隊長更不是日後劇情中出現的人物。

目前這些隊長中上任最短的就是第七代劍八、刳(ku第一聲)屋敷劍八,但是他在任也有一百多年了。

流魂街六十七區太過遙遠,隊長級別瞬步趕路都要很久,但是有鬼道眾的存在,可以用鬼道將大部隊傳送到附近區域內。

千萬不要小看鬼道眾,這些人聯合施展鬼道,不光能傳送人,還能把指定目標區域的所有事物給整個挪移走。

最強的大鬼道長握菱鐵齋,甚至能獨自轉移地區和讓時間停止。

……

從虛撲向西落銀鎮僅僅十分鐘不到,這裡過萬的魂魄死傷殆盡,慘叫聲、怒罵聲、哭泣聲、虛的嘶吼聲等等,全都混雜在一起。

殘肢斷臂到處都有,被撕碎者的鮮血流得遍地都是,很快連殘肢都不會剩下,更小的虛在撿戰鬥主力們的殘羹剩飯。

那些基力安級別的大虛看都不看這裡一眼,直接被更高級的虛驅趕着走向下一個區。

零他們被虛群圍困在這裡,他的部下們在不斷地揮刀反擊,但是依然改變不了死亡的命運。

新野也還在,身為隊士的他早已能解放斬魄刀,是土系的斬魄刀,可惜最厲害招數,只是從地面上突出十來根兩米高的岩石柱扎死虛,他的靈力有限,很快就沒力氣了……

「怎麼殺都殺不完,該死的!」

零又劈死了一隻虛,短短十分鐘的時間,他斬殺的已經超過了三十,大小都有。

「再堅持一下,增援馬上就到了……」

新野的話他自己都不信,估計在支援到來前,他們恐怕全都在虛的肚子里了。

零還想說什麼,一隻虛打斷了他的話語,伸長一根觸手要刺穿他,零躲過後一刀切碎它的面具。

虛已經將唯一能反抗的落銀集團殺得七零八落,不算外地,這裡駐守的六七十人,死得只剩十幾個,而且還被切割分散。

「啊啊!」

「喂,竹葉!」

慘叫傳來,曾經為零四處尋找對手的竹葉慘死,零的身邊,只剩下充滿恐懼的真樹和快要力竭的新野。

「山火,不要放棄……混蛋、去死吧!」

距離他們十多米外的地方,源治眼睜睜地看着跟他一起多年的好友、因為力竭被虛拖走。

「南宮大人呢?快來救救我!」

「別傻了,他也活不下去……」

「要完了,不管是誰都沒用了,呃啊啊啊!」

零能聽到周邊的慘叫,他竭盡全力地揮刀劈砍,想去救他們,但是無論如何都殺不穿圍在周邊的虛。

『該死,是我惹了這些怪物的原因嗎?我都夢到自己要當護庭十三隊的總隊長了……』

零的內心在咆哮,他已經到極限了,以往一刀就能劈死的雜毛虛,現在都能防住他的攻擊力了。

山火死了,竹葉死了,就連對零有點恩情源治也在剛剛喪命,整個世界不再有慘叫,只有虛的嘶吼。

所有虛都圍了過來,真樹差點被一爪子抓到,是零救了他,真樹早就被嚇得哭不出聲了,只有眼淚在流。

但是一旁的新野就沒那麼好運了,他被幾根觸手抓到,扯進了虛群中。

『死神也掛了嗎?該死的……』

零的眼睛瞪得很大,新野在他眼前被咬成兩截,它們在互相爭搶他身體的碎塊,幾秒後就吞完了。

周圍幾十個恐怖的面具開始圍攏零,他身上的衣服、還沾着虛和部下們未化靈子消散的血液。

「嗷吼!」

一隻身高五米、外表像螃蟹的虛搶先進攻,其它虛也生怕落後,它們一擁而上,真樹已經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哈哈 ,那就來吧!」

零狂笑着揮出最後一刀,他的手卻有點顫抖,內心也在恐懼:『要完蛋了嗎?原來我也害怕死亡,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我也會無力,不過……至少我也努力過了!』

顫抖的刀自然砍不動螃蟹虛,可就在螃蟹虛的伸出大鉗子時,零周圍的時間好似停止了……

畫面一轉,零不再是被虛包圍,他被扯進了內心世界中。

「喂,記住這種感覺了嗎?瀕臨生死才叫戰鬥,之前你那隻能算小孩子過家家。」

狂妄地聲音傳來,那個一直躲在紅色霧氣中男人出現了。

零轉身看去,一頭紅髮、身穿大紅風衣,紅色發光的雙眼,如果臉上沒有金色的六芒星花紋,那臉就和零一模一樣了。

「你是……我的斬魄刀嗎?叼毛……快告訴我你的名字。」

「你先鬆手,還有,老子不叫叼毛,我一直都有告訴你名字,你自己聽不到怪誰?」

反應過來的零一把上前抓住他的衣領前後搖晃,化形的斬魄刀掙脫後怒斥他。

「總之,放手一搏吧……真不行的話就死在這了……」

零恢復了平靜,即使解放了斬魄刀,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只能放手一搏了。

「別小看我的能力,一起殺光它們,這次可聽清了,我的名字叫……」

斬魄刀不再拖拉,說出了他的名字……

隨着斬魄刀的聲音落下,時間與空間再度回歸,螃蟹虛的大鉗子依然夾來。

就在這時零突然收刀格擋,快到虛們根本看不清,他身上爆發出一股紅色的靈壓,震退了要圍攻過來的虛。

「仇敵千萬,盡皆屠戮——飲血魔劍!」

伴隨着零冷酷的聲音落下,斬魄刀體表爆發出更大的靈壓,刀身也開始變成一柄大劍。

斬魄刀變成通體暗紅色的雙刃直劍,劍身上共有四道白色血槽,兩個劍面各兩道,位於劍脊旁邊,劍身長一米二、寬度足足二十厘米。

劍柄長四十公分,護手的六芒星變大,星角變尖,刀柄後面有鎖鏈纏繞零的手臂,使他不會脫手。

劍身加上劍柄,總長度足足一米六齣頭,幾乎與當前零的身高持平了。

大劍出現後零沒來得及仔細觀察,只是環繞身邊揮舞了半圈,靈壓所化成的刀氣瞬間秒殺了周圍十幾隻虛。

倒霉的真樹剛才也被靈壓震飛,此時他落入虛群中,那些爪子伸向他的時候,零來了,一劍切斷了六個爪子,虛的血液飛濺。

可當那些虛的血液要掉落在地上時,飲血魔劍上就傳來了吸力,將血液給吸附在劍身的血槽中;再揮劍劈砍時,殺傷範圍明顯變得更大了。

在解放的瞬間,零已經明白這是『飲血魔劍』的能力,吸收敵人血液中的靈子來增強攻擊力和恢復自身傷勢。

當血槽被填滿時,零本就因為始解而增強的靈壓,將會再次翻倍。

這種能力可以讓持有者零越戰越強,唯一的弱點就是自身靈壓太少的話,無法維持太久的始解,尤其是血槽集滿後的全功率。

『這是怎麼樣的愉悅感啊!越殺越快樂、越殺越強大,哈哈……』

「哈哈哈哈,去死、全都給我去死!」

砍殺中,零原本因為同伴們死亡而變得沉重的心情,逐漸愉悅了起來。

他圍繞着真樹在亂殺,這是落銀集團唯一殘存的部下了,飲血魔劍的血槽已經被填滿,沒有任何一隻雜毛虛能擋下零的一擊。

零的身影在真樹眼中開始變得高大起來,他第一次被人如此保護,真樹不禁攥緊了拳頭……

弱小的雜毛虛開始本能的恐懼,更強大的雜毛虛依然無所畏懼,那些體型超過十米以上的虛不斷圍過來。

零所斬殺的虛早已超過一千之數,他已經始解了十分鐘之久,靈壓快要到達極限,黑眼圈都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