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順子的非凡人生
順子的非凡人生 連載中

順子的非凡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倚天觀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倚天觀花 都市小說 順子

這是一個從山村青年到資本大鱷,成就非凡人生的故事故事得從二十一世紀初期說起那一年,順子如願以償,考上名牌大學,但家庭變故未能就讀遂背井離鄉濱州闖蕩,幾經拼搏,事業有成信心膨脹,盲目品牌化,而立之年,事業失敗,落魄江湖股市悟道,從頭再來,終於東山再起奮鬥之路,披荊斬棘,不斷超越;商海搏擊,縱橫捭闔,終成資本大鱷,締造商業神話......展開

《順子的非凡人生》章節試讀:

事已至此,只能另想辦法。萬一不行,今晩就在附近找一便宜的招待所,對付一個晚上再說。

離開工業園,順子來到街上溜達,看見前面有一處敞開式免費公園,徑直走了進去。

迎面是座小湖,湖水有些渾濁,岸邊漂浮着不少碧綠的浮萍。

不少小朋友開心地在湖邊投餵食物,一群群錦鯉張着嘴巴爭相搶食,魚兒歡騰,水花四濺。

順子站在旁邊觀看,腦子裡卻想着如果發古一直不回來,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裡人生地不熟,兜里的錢頂不了幾天,一時也找不到工作,如何是好呢?

正午的太陽有些厲害,熱**人,不一會兒,頭上的汗珠就直往外冒,胸前的衣襟**一大片。

順子趕緊來到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旁,周邊是柔軟的草地,用背包作枕,四腳朝天躺下來,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葉照射在身上。

直到此時,順子才才感覺陣陣倦意襲來,全身軟綿綿的。雖心情忐忑,眼睛已經開始打架,不久便昏昏沉沉睡著了。

順子酣睡正香,被一陣強烈的吵鬧奔跑聲驚醒。正欲起身看個究竟,幾名保安隊員衝上前來,推了推順子,大聲喊道:

「快起來,檢查證件。」

「什麼證件?」順子睡眼朦朧,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頭一回遇到這種的事情,顯然有點慌張。

「身份證、暫住證、工作證缺一不可!」兇巴巴的聲音。

「我剛來到這裡,正準備找工作呢,哪來工作證呀!對了,這裡有車票」

由不得你解釋,這幫人連拉帶拽,把順子拉到公園門外。一輛麵包車已經擠滿了人,順子也被推了上去。

一陣恐懼襲來,雲里霧裡,不知何人所為,又所為何事。車廂里哭聲喊聲罵聲此起彼伏。

十幾分鐘後,車子停住,把人趕下來,快速登記了下姓名人數,換乘一輛更大一些的麵包車。裏面已經有數十人,加上剛到的這撥,更是擁擠不堪。

麵包車繼續前行,不知駛向何方。車子里吵吵鬧鬧,押運的人大聲呵斥:不許吵鬧,保持安靜。

然而哪裡靜得下來!順子驚訝的看着眼前這場景,突如其來的變故,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如同影視劇里的情節。

到了目的地,才知道是遣送收留所,專門收容那些所謂證件不齊的人。

收容所外面熙熙攘攘,不少商販在叫賣東西,周邊停滿了接人的車輛。

不時有人從收留所出來,或罵罵咧咧,或無奈苦笑,只想快點離開這倒霉之地。

這裡的規矩是,幾天內如果有親朋來贖,馬上可以出去;如果沒人來認領,就會被遣送回原籍。

據說此舉是因為盲流人口太多,擔心社會治安問題。當地有關部門,為防患於未然,加強治安管理之舉措。

了解到具體情況,順子懸着的心情稍微穩定一些,畢竟不是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被抓。

至於此舉執行過程中合不合理,沒必要去多想了。當務之急是如何出去,堂弟並不知道自己被送到這裡。如果過幾天沒人來接洽,就會被遣送回老家,那丑可就丟大了。

順子盤算着如何是好,一時無計可施,只得寄希望於堂弟。可是,如果這兩天不能回到廠里 ,那時間也來不及了。

就算這兩天回來,可是如果沒能及時想到會在這,而是到別處找我,也是不行。

這樣一想,能回濱州的希望就非常渺茫。

其實,發古這邊也在着急。約好今天去接堂哥,結果臨時抽調執行任務,走得匆忙。放了鴿子不說,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才能回去。

近期正在查「三無」人員,說不定就會被抓了去。堂哥初來乍到,身上恐怕也沒帶多少錢。

不行,我得提前回去。發古思量着去找李隊長。

把情況一介紹,李隊長說這事他做不了主,現在人手缺乏,需要報告這次行動的領導批示,安排好人員才能離開。

發古這次和李隊被抽調來執行的是跟蹤監控任務。有一盜竊敲詐團伙竄到濱州市,近期在吉華區周邊頻頻作案。

市局嚴令儘快破案,區局已經成立「獵胡行動」專案小組。

目前已經掌握部分成員活動線索,但這夥人詭計多端,分散居住,頻繁更換落腳點,很難同時抓捕,收網時機尚未成熟。

第二天中午,李隊長走來告訴發古,領導說出於保密工作的的需要,任務結束前,所有人不得擅自離開。

實在有事,可以去行動指揮中心辦公室,打電話委託他人辦理,在場人員至少要有三人。

儘管發古心裏有些失望,但還是放心了一些,畢竟之前不能和外界取得聯繫,只能是干著急。

李隊長陪着他來到辦公室,裏面正好有隊員在討論案情,符合至少三人在場的打電話紀律。

發古準備找東哥幫忙,東哥叫宋向東,是廠里的電子工程師,雖然是大學生,但從不清高自傲。

平日里也喜愛舞刀弄棍,經常和保安一起聊聊南拳北腿,切磋武藝什麼的,非常熱情隨和的一個人。

發古撥通了東哥辦公室的電話:

「東哥嗎,你好!我是保安隊的發古。」

「你好!發古。這幾天怎麼沒見人?」

「廠里派我出來辦事,現在還沒有處理好。」發古善意的撒了個謊。

「哦,這樣啊!有什麼事情嗎?」

「還真有件挺急的事情需要你幫忙呢!」

「兄弟之間不用客氣,你說吧!」

「這樣子的,我堂哥從老家過來,約好昨天去車站接他。可是我不在,麻煩你抽空到附近旅店看看。他叫易錦順,嘴巴下面有顆黑痣。」

「好,沒有問題,待會我就去問問」東哥回答得很是爽快。

「現在不是查證件嗎,我是擔心被抓去了收容所,主要是這個。如果找不到人,去所里打聽下這幾天送的人里有沒有我堂哥。時間久了會被遣送回去,辛苦你了。」

「放心吧,發古,我知道了」

發古放下電話,噓了口氣。對在場的工作人員道聲謝謝,和李隊長走出指揮中心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