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獸世夫君狠狠愛
獸世夫君狠狠愛 連載中

獸世夫君狠狠愛

來源:google 作者:哎呦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哎呦哦 雪奚

被老師坑到了遠古獸世當他的人形攝像機,可發現這裡真的太落後了,自己簡直沒法活啊什麼,女人不用幹活,好吧,我覺得可以苟會兒,什麼,還有這麼多帥哥老公抱,好吧,我可以再苟會兒什麼,還要生那麼多娃,我要撤了,你們自己玩吧展開

《獸世夫君狠狠愛》章節試讀:

見了羊騰,雪奚才知道這個異世界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帥哥,羊騰就不是,他長的很瘦,兩眼深深地凹陷進眼窩,似乎身體不太好。

狼青見到羊騰先是關心地問道:「羊騰,最近怎麼樣,你的嘴巴好點了沒?」

羊騰這會兒還在費力地吃着肉,見狼青來了,嘆了口氣:「沒呢,這嘴巴疼的很,我吃塊肉都得半天。」

雪奚看了看羊騰的嘴巴,蹙眉,這羊騰的嘴角都爛了,掛着哈喇子別提多噁心了,估計是得了比較嚴重的口腔潰瘍吧。不過奇怪,他們羊也吃肉嗎?

狼青客套地安慰了幾句,然後道:「雪奚她過來找你打聽點事,就想問問你,你的岩鹽是從哪弄過來的?」

「岩鹽嗎,就在我們部落後面的山上弄過來的。怎麼,你們要找岩鹽,我可以帶路的?」羊騰看雪奚是找自己的,立馬熱情地要幫忙。

雪奚真的不想以貌取人,但是看着羊騰那張嘴巴,她是真的不想和他靠太近,但她還是好心地說道:「你和我們說下具**置,我們自己過去找,到時候或許還能幫到你。」

「幫到我?」羊騰不解。

雪奚道:「你嘴巴發炎的厲害,到時候用鹽水消炎殺菌,你會好的快點。」

「真的嗎?岩鹽還有這個作用?」

「先試試吧,具體效果我也不清楚,但是要先找到岩鹽。」雪奚如實道。

羊騰知道或許可以治好他的爛嘴巴,就將那岩鹽的位置說的分外詳細,其實羊騰一說,狼青就大概知道在什麼位置了,兩人獲得了岩鹽的具**置便就出了山洞。

見身邊四下無人,雪奚終於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問狼青道:「羊騰他不是羊嗎?他怎麼也吃肉?」

狼青奇怪地注視了下雪奚,繼而釋懷道:「雖說食草獸人大多喜歡吃水果、蔬菜之類的食物,但他們也會吃肉,羊騰這傢伙他很不喜歡食草獸人這個身份,所以他從來不吃那些食草獸人的食物,只和我們食肉獸人一樣,只吃肉。」

經狼青這麼一說,雪奚瞭然了。看來這異世界自己果然還要繼續深入發現才是,有太多未知了,這個世界的人可以在獸形和人形之間自由切換,可竟然說自己是人,雪奚內心其實更加偏向於將他們歸類為妖怪,因為這才符合她的認知,在雪奚的概念里,能這麼變化的,除了神話里的妖怪,就沒有其他了,而且山羊妖怪吃肉那就非常合理了。雪奚覺得自己理解的才是真相,只是這些妖怪還不知道自己是妖怪,或許哪天就會出現一個神仙,然後就把他們收了,捉妖記不就這麼來了嗎。觀察了解他們的生活,自己這是長征路上剛剛邁出了第一步啊。

雪奚和狼青在後山順利找到了岩鹽,雪奚利用自己的新技能,挖了一大塊岩鹽下來。內心有點小雀躍,可也讓她犯了難,自己要放在什麼容器里來將岩鹽提純呢?鐵鍋對於這個時代想要弄出來,那可真是一項大工程。雖然理論上也不是不可能,但真的冶煉出了鐵,那可恭喜他們了,直接跳過了青銅器時代,雪奚覺得若是如此,自己可以直接封神了。可眼下的狀況是,他們連個裝水的容器都沒有?

雪奚望着手裡的這塊岩鹽,不禁唉聲嘆氣。狼青見雪奚剛剛還興高采烈的,這會兒怎麼突然就悶悶不樂了,問道:「怎麼啦?找到了岩鹽,你不開心嗎?」

雪奚嘆了口氣:「我開心啊,可我沒有容器將它溶解提純。」

「容器?提純?容器是個什麼東西?提純又是什麼?」

「容器就是可以用來裝各種東西的~東西。」雪奚費力的解釋,最後乾脆拿了個樹杈在地上畫起來,她畫了各種容器的樣子,然後道:「這些都可以稱為容器,我需要的是可以用火燒也不會壞的容器。提純嘛,下次你看到就知道了。」

狼青思考了會兒為難着說:「你想要這樣的容器,也不是不可以,就是需要請族長幫忙。」

「族長,這東西族長那裡有?」雪奚欣喜問道。

「族長那倒是沒有,但是我看你畫的樣子,我覺得族長可以幫你用石頭摳一個出來。」狼青接着道。

「摳?!你是說族長可以幫我用石頭,造一個容器?」雪奚疑惑地問道。

「當然可以啦,這對族長來說,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你想啊,你住的山洞,還是前族長挖的呢,你媽媽沒有和你提過嗎?」狼青不禁好奇地問。

雪奚一驚,知道自己可能又缺失了某部分的常識,趕忙道:「哦,對對對,你一說我就想起來了。那看來只能去請族長幫個忙了。」

其實狼青把另外一個人隱瞞沒提,除了族長世夜其實白齊也是可以幫忙的,但是狼青不想讓雪奚去找白齊幫忙,在狼青看來,白齊就是他最大的競爭對手,沒有誰可以如此大方的將雌性推給另外一個雄性。

兩人又回到了原來的山洞前,這次他們去了另外一個大山洞,很顯然,這個山洞裏人數較之前那個山洞要少上很多,而且山洞的通風也比剛才那個好,想來這應該是部落高層住的。雪奚一進入,就看到了坐那皺着眉頭,認真縫製獸皮的白齊,這畫風簡直不要太違和,雪奚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看你平時挺酷挺拽的,想不到還有那麼娘不唧唧的一面,哈哈哈。雪奚強壓下笑意,跟着狼青往裡走。

白齊一抬眼便也見着了雪奚,只瞟了眼便收回了視線繼續幹着自己的活。

狼青見雪奚進山洞就一個勁的笑,好似很開心,便心下瞭然,果然,雪奚最喜歡的還是白齊,內心略感失落。狼青放慢了腳步,擋住了雪奚和白齊之間的視線,故意伸手牽住了雪奚的手,:「族長就在裏面了,我們走快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