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師妹先走,師兄殿後
師妹先走,師兄殿後 連載中

師妹先走,師兄殿後

來源:google 作者:盧修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汝嫣 王府井

師弟:「害死了那麼多的師姐妹,你怎麼還有臉回來,我知道你想讓整個仙門為你陪葬,來吧劍在這裡,師弟的命…拿去!」師妹:「我的師兄,你不要被他騙了,無論他怎麼樣詭辯,都不能相信他,因為他就是人渣敗類「師兄:「歲月未存慈悲心,堅定不移真心,不管你們怎麼恨我,我都會儘力保護你們」展開

《師妹先走,師兄殿後》章節試讀:

【仙門】眾弟子腦子彷彿當機了一樣,一片空白。如果王府井所說的都是真的。那麼這些年大家對師兄的那些冷漠和冰冷,又該如何彌補。

眾人彷彿求救一般的看向汝嫣,此刻只有主人翁之一的汝嫣能夠將事情解釋明白。

此時的汝嫣一陣搖曳,臉頰也有些蒼白,只見他喃喃的說道:「那日過後我確實收到一本青元劍訣,我一直以為那是銀龍妹妹的秘籍。」

汝嫣話音剛落,人群集體大爆發。師姐妹都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中……

除了那件事,大師兄一直都是很善良的。明明大師兄笑的很溫柔,但是我卻對他拒之千里之外,冷漠他,隔離他,用冷暴力折磨他。

「這不是真的。」汝嫣抱頭痛哭,陷入自責之中。自責最深的便是汝嫣,原來大師兄一直在保護她。可是他卻像提防賊一樣防着大師兄。

就在此時一陣不和諧的聲音響起。是墨關。只見墨關說道:「你們都被他騙了,這怕是大師兄早就杜撰的謊言。」

墨關此言一出,人群頓時安靜一片。如果大師兄早就杜撰了這樣無限接近真實的謊言,那他的心智豈非近妖?

如果大師兄是騙人的,那我們師姐妹豈不又被他騙的團團轉。

眾人聞言紛紛安靜如木樁,一個個在等待着墨關發話,看他的嘴裏能夠推算出什麼真理。

被眾多水靈靈的美目同時關注,墨關心中升起一片傲然之意。他心中想着,女人呀,胸大無腦,連他謊話的紕漏都找不出來,還女俠呢,關鍵時刻還得看我墨關少爺。「桀桀桀。」

之前墨關對汝嫣拱手說道:「汝嫣師妹,請問你現在是何境界,修為幾重,何時突破。」

見C位還是自己,汝嫣臉色一紅說道:「回墨師兄,我現在靈境六重天,大約兩年前突破靈境,之後大約兩月都會突破一個小境界。」

此話落下一片嘩然,要知道這可是靈境,汝嫣現在才多大,二十歲吧。這天賦放到北唐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難不成汝嫣仙子的天賦比大師兄都強?

「愛了愛了呀,人又美天賦又強。」

「別犯花痴,影響師兄判斷。」有姐妹捂住了小師妹的嘴。

墨關故作神秘的說道:「事情到現在已經有眉目了,大家想一想,按照王府井妹妹所說,只要境界晉級靈境的女子,都會被師祖抓去當爐鼎,基於這個設定,汝嫣師妹兩年前就已經突破靈境,而師祖半年前一直在仙門,所以我想問的是汝嫣師妹你的紅丸還在嘛。」

「這。」汝嫣臉色一片羞紅,當面問這種露骨的問題。就算是仙子也扛不住。不過此事情關係到事情的真相,不想說也得說。

只見素手輕輕抬起,紫色長袖輕輕滑落漏出一片雪白。而那雪白的**是一點嫣紅。

「是守宮砂,汝嫣姐姐的守宮砂還在。」有人這樣說道……

墨關趁熱打鐵說到:「已經破案了,真相只有一個,大師兄又在忽悠我們,當然我不是說王府井妹妹是他的幫凶,但是他倆畢竟是兄妹,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時不查被欺騙了也說不定……」

墨關沒說完,但是意思已經非常明白。

「早就說過,大師兄不是好人。」

「這狗師兄,又騙我們……」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今天我要和大師兄決鬥,我和他之間必須死一個,我說的耶穌也攔不住我。」

「幹嘛和他決鬥髒了自己的手,你看他這樣子落魄的像個乞丐。還值得我們懲罰他嘛?」

「趕下山去吧,讓他自生自滅。」

有人把爪子伸向了王府井,骨爪一樣乾癟的手在王府井的小嫩臉上掐出一道道淤青。

眾人在討論着如何處置王福朕,而一旁的汝嫣握緊雙手,然後又無力的鬆開,其實汝嫣想說如果沒有那本青元劍訣錘鍊根基,讓她厚積薄發,後面修為進境可能沒那麼快。

但是想想還是算了,畢竟一本青元劍訣而已,和王福朕的所做壞事根本扯不上關係。

「夠了。」眼見眾人越來越毒辣,甚至有人把恨意延伸到王府井身上。身心疲倦的王福朕,只能挺身護妹。「給我跪下。」

只聽聲音落下,王福朕身旁更是閃亮千萬縷如飄帶的黑白劍光。一股強大重力迎面而來。

掐王府井的女孩,瘦弱高挑,因為臉上畫些濃妝顯得有些妖艷。所以像一個風塵女比像一個仙子更多一點。作為和汝嫣同一時期入門弟子,她的修為並不弱,靈境一重,在眾多弟子里也算佼佼者。

即使如此在王福朕面前她就像沒有反抗之力一樣被壓的癱倒在地上。她發出「啊」的一聲,接着是低聲哽咽。

「大師兄不再裝一下了嘛,說不得要動手了嘛。」

師兄弟之間劍拔弩張,王福朕眼中閃過一抹痛心,剛才要不是嬌嬌師妹對妹妹出手,他也不會突然爆發化身護妹狂魔,然後推了嬌嬌師妹一把。

此刻冷靜下來,只是將王府井拉向身後說道:「墨關,你在誹謗我呀。」

「他誹謗我呀。」

「我可是你們的大師兄呀,這個世界上你們對我來說就是摯愛親朋,我害誰都不會害你們。」王福朕這麼說道,其實他屬於外冷內熱那種,平時也很少解釋什麼。

但是妹妹拚死護着他,如今在臨死前,他說什麼也要護着妹妹一次。並把事情說清楚。不然他不在了,誰護着王府井?

沒錯王福朕要死了,他的心死了,被一場徹底的失敗,摧毀了所有曙光和信念。最關鍵的是他受了很重的內傷,生機幾乎斷絕,

所以一定要在臨死之前把事情解釋清楚。

「你解釋不清楚的。」只見羅星站了出來說道:「那年執行任務,我親眼在山下看你吃掉了一個嬰兒。如果你要解釋,就把這件事也解釋解釋吧。」

誰都知道羅星忠厚老實,絕不會無緣無故的放肆。

喪盡天良呀。吃嬰兒。大師兄的人生下限越來越低了。

真是禽獸不如……

墨關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靜,然後說道:「別被出聲,如今鐵證如山,我倒想看看大師兄怎麼狡辯怎麼演。當然我希望大師兄好好狡辯,畢竟我還是很懷念被大師兄忽悠的像傻瓜一樣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