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師傅!大師兄又在拿丹藥喂狗
師傅!大師兄又在拿丹藥喂狗 連載中

師傅!大師兄又在拿丹藥喂狗

來源:google 作者:有大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有大餅 游青書

【玄幻+系統+升級+爽文+單女主】三千道域,其中多半宗門都與游青書一家有仇,但他所在的西湖宗馬上就要離開道域了眼看復仇無望之際,游青書覺醒了【仗義疏財系統】,只要贈送自己的物品就會獲得暴擊補償於是游青書開啟了自己的敗家之路「兒子,宗門新煉製的真元丹,你拿去提升實力吧」「好的」於是游青書轉身就將真元丹扔給自己養的狗【恭喜宿主仗義疏財,獲得天元丹一枚】「兒子,這是咱們家祖傳的秋水劍,你好好拿着」「好的」然後游青書轉身就把寶劍給了自己的師妹【恭喜宿主仗義疏財,獲得斬雷劍】「兒子,你怎麼把咱家的寶物都分給弟子們了」「我見不得窮人,咱宗門不允許窮人出現」【恭喜宿主仗義疏財獲得……】展開

《師傅!大師兄又在拿丹藥喂狗》章節試讀:

回到自己的院子,游青書發現包菜扛着一把鋤頭從房間走了出來。

反正閑着,游青書就好好看看包菜到底在幹嘛。

只見包菜像一個人一樣站立,拿着鋤頭在房門前鋤地。

翻開地皮,包菜又撓了撓頭髮,不知道在毛髮里找到了什麼。

應該是一些種子。

它的毛髮里居然能藏東西!

游青書簡直就是小刀插屁股,開眼了。

然後包菜開始了樸實無華的種菜過程。

游青書也不再繼續觀察了,畢竟又不是沒見過種菜。

只是一隻狗種菜還是有點獵奇的。

游青書走出來,路過包菜時它還象徵性汪了一聲,就當打招呼了。

「你已經是一隻成熟的狗了,這幾天我要修鍊,你好好照護自己。」游青書彎腰說道。

「汪汪。」包菜揮着鋤頭喊道。

聽不懂包菜在說什麼,游青書就當它答應了。

上次包菜吃了那顆真元丹進階到了八品中等靈獸。

而只有六品靈獸才能說話。

看來以後得找一些丹藥喂一下它,不然老是汪汪的。

游青書若有所思地走回了房間,關上門開始修鍊《紫雷獄劍訣》。

看完了所有的內容後,游青書開始嘗試壓縮靈力形成紫雷。

尋常的雷靈力催動功法,招式只是普通的藍色雷電。

而紫雷需要吸收天地間的鎮獄紫雷,用鎮獄紫雷進行修鍊。

這種稀有的雷電之力天地間只有少量一點,除非宗門建立雷池,否則很難直接修鍊。

西湖宗沒有雷池,所以游青書只能吸收天地間少許鎮獄紫雷修鍊了。

三天過後,他聚集起來的鎮獄紫雷總共十道,宗門內的紫雷已經被他吸收完了。

雖然少但是總算是可以使用這一招式了。

這式劍訣只有兩劍,分為攻和守。

游青書從空間戒指里取出斬雷劍開始練習。

剛開始一直失敗,雷電靈力散出身體還不等凝聚就直接消失了。

試了多次後,周身漸漸布滿藍色的雷絲,像是一層防護罩一樣護在他的周圍。

這時十道紫雷再次注入,藍色護盾瞬間就轉化為淡紫色,雷絲也變得更加狂暴。

「第一式雷電劍盾!」

周圍的雷絲隨着游青書靈力地牽引緩慢地凝聚成劍的形狀。

總共凝聚出四把七寸長劍,每一把都飽含雷電之力。

劍身呈紫色,劍刃開光,且時不時會有雷絲閃動。

看起來威力還行,游青書走動,四柄長劍也跟隨着他移動,一直護在他的周圍。

游青書意念牽引這雷靈力一動,四柄劍突然打橫,劍尖同時指向今天才換好的桌子。

他手作劍指,向前一揮,四柄紫色雷劍「咻」的射出,桌椅瞬間化作碎片。

游青書走近一看,木頭碎片上全是焦黑,甚至有一些直接起火。

那四柄長劍擊中目標後立即又回到他的身邊,只不過紫色光芒要淡了幾分。

十道紫雷並不會減少,它們在游青書的氣海中纏繞形成一團雷球。

外表看上去就和一個紫色的鋼絲球一樣。

紫雷獄劍訣的功招範圍太大,威力太強,游青書怕這間屋子的聚靈陣承受不住,就沒有試了。

總之,游青書感覺他現在面對金丹境五段以下都有一戰之力。

「順便去看看師妹修鍊得怎麼樣了。」游青書想着走出了房門。

包菜在房門旁趴着睡覺,陽光正好照在他鼻子前一寸便停住了。

就在這時一位李浩領着一位凹凸有致的仙子遠遠地走了過來。

游青書總覺得那位仙子有點眼熟,但是相隔的有些遠,游青書有些認不準。

等他們走近了一看,那分明就是李安安。

兩人都面露焦急的神色。

「莫非李安安偷吃李浩,然後被發現長輩發現不允許他們結為道侶?」游青書有些惡趣味地想到。

兩人看到游青書都飛奔似的向他跑來。

「來找我幹嘛?」游青書不禁有些疑惑,甚至有點想跑。

一般人面色焦急來找你,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

「大師兄,出事了!」李浩焦急地喊到。

「游公子,你快些去慈氣山脈。」李安安也說道。

「慢慢說,怎麼回事?」游青書淡定地說道。

他雖然也十分好奇李安安是怎麼進來的,而且也好奇李安安為什麼和李浩走在一起。

「玄劍宗和黑虎宗準備聯手在慈氣山脈刺殺掌門。」李浩滿頭大汗的說道。

這個消息說出,游青書眼神瞬間就冷了下來,表情也如寒冰般僵住。

他腦中閃過很多念頭,但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問。

「黑虎宗已經決定等這次事成將我許配給張伸那個醜八怪了。」

游青書舉手讓他們倆閉嘴,自己扶着額頭陷入沉思。

「這次恐怕是這兩個宗門想殺我爹吧,恐怕這是道域守衛甚至上層道域的意思吧。」游青書突然苦笑着說道。

「這次殺了我爹,我繼承掌門,百宗大比弟子比武只能由師妹出馬,而我要進行掌門間的比武,這必敗無疑,我們西湖宗必定會貶出道域。」

「而且說不定,離開道域後,死的人就是我了。」游青書眯着眼睛冷冷地說道。

在道域殺害別派掌門是大罪,宗門會被剿滅的,但玄劍宗和黑虎宗打算聯合出手,不是說他們不怕,而是有人給他們做了保證,甚至是給了大量好處。

李安安的婚約,不過是那些長老們的一句閑談罷了。

可是他們也一定想不到,李安安看似和張伸有些親密,但是其實張伸不過是人家的一條魚罷了。

現在這條魚要做主人,李安安可不願意。

那些長老恐怕想不到原本是讓關係更緊密的約定,之後將會導致滿盤皆輸。

游青書冷靜地在腦中分析着。

道域里的宗門想要進階到更上層的道域,要麼就是挑戰道域守衛,要麼就連續三年百宗大比第一。

百宗大比不只宗門派弟子大比,還有掌門也要鬥武。

前幾次只是自己輸,老爹是金丹圓滿,比武還能贏。

因為道域守衛也才元嬰境,所以上層道域不好派修為高的下來。

只能說是自己進階到道胎境,把那些人給逼急了,因為弟子打鬥總不能派能當長老的金丹境的人來比吧。

打壓不能過於明目張胆,否則就會落人把柄。

游青書眼神逐漸陰冷。

想去殺我爹,那就全部交代在那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