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妃喜種田
攝政王妃喜種田 連載中

攝政王妃喜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和子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伊寶兒 古代言情 夜宸

伊寶兒是現代第一特工她狠厲,智慧,全能,職業生涯零失敗所以她的代號是「零」可惜她死了,這就是特工的宿命伊寶兒穿越了,穿越到一個架空時代的小村莊原主叫宋伊寶,她很衰她是撿來的孩子,她未婚生子,她有一窩子的極品親戚      大佬伊寶兒穿來了,大佬就是大佬,大佬沒什麼藏拙,沒什麼低調,大佬就想平平安安過日子,想發家致富帶寶寶     大佬的信條:欺負我的家人,不好意思,打就完了極品親戚來一個打一個,來倆打一雙宋伊寶成了桃花溝最颯的人    攝政王:「王妃,該回王府了!」    伊寶兒:「不回,魚塘的魚該收了!」    親生父母:「寶兒,回京城吧!」    伊寶兒:「不回,梅花鹿沒人養」    師傅:「寶兒,陪着師傅遊山玩水去」    伊寶兒:「不去,要秋收了」    皇帝:「宋伊寶回京冊封為,安陽郡主賜黃金萬兩」    伊寶兒:「這個可以有,民女即刻回京!」    夜子瀾:「鄙視!」     攝政王:「哈哈哈,我的王妃最可愛!」    眾人:「捂臉,閉眼,暈倒!」展開

《攝政王妃喜種田》章節試讀:

伊寶兒感覺自己的身上壓着重重的東西。

我不是自己開了一槍,把自己擊斃了嗎?這身上是什麼東西?

她倏地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張猥瑣的男人的臉。那張臭嘴正往她臉上湊。「真特么噁心,給老娘滾的遠遠的。」伊寶兒用力一推,然後起身一腳把那人踹出房門。

然後她翻了個白眼兒,暈倒了。

當伊寶兒睜開眼睛的時候,伊寶兒看到的是漆黑的漏着陽光的天花板,黃泥和着草桿兒的牆壁,破舊斑駁的柜子,缺了腿的桌子。還有就是佔了半個屋子面積的土炕。而自己就躺在這炕上,身上蓋着補丁摞着補丁的薄被。

伊寶兒經歷了幾次暈過去,醒過來。在這個過程中她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她穿越了。而作為二十三世紀的第一特工「零」已經死了,在執行任務中她被流彈擊中,光榮犧牲了。於是在宋伊寶意外落水身亡的時候,她穿越到這個十九歲悲催的女人的身上。

之所以悲催,是因為她在襁褓中的時候就被宋家三郎給撿回了宋家。從此她便被宋家人稱呼為「小野種」,宋家人就沒把她當人,對她百般磋磨。而愛着她的養父母還有弟弟能力有限,只能偷偷地給她些吃食。

之所以叫女人,因為她在十五歲的時候上山打豬草,莫名其妙地被人搞大了肚子。而她拼了性命和自己一生的名譽生下了她的兒子宋子瀾。

伊寶兒還沒從穿越過來就喜當娘的震驚中回神兒。還沒有好好梳理一下這個宋伊寶短暫而悲催的人生。就聽到倆個女人在嘀咕。

「快,捂住他的嘴巴,別讓他叫出聲音。」一個慌裡慌張的老虔婆的聲音。記憶告訴她這是她的便宜奶奶宋楊氏。

「怕啥,家裡也沒別人,那個小野種正半死不活的躺着呢!這個小賤種咱倆還收拾不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是她二伯母宋秦氏。

伊寶兒敏銳地察覺,自己的便宜兒子要出事。她猛地起身忍着頭暈晃晃悠悠地走出門。

院子里倆個女人正在折騰着一個小男孩兒。小男孩兒本已經瘦的皮包骨頭,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這會兒他的嘴裏塞着爛布頭兒,雙手雙腳被繩子綁着,奄奄一息。那大大的眼睛裏滾着淚水,看起來楚楚可憐。

伊寶兒的心一陣抽痛,這不僅是原主的執念,她對這個小人兒也產生了強烈保護欲。她伊寶兒的兒子豈能讓這些鄉野村婦欺負了去?

依着伊寶兒的脾氣她會立刻衝過去殺了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可是現在的她初來到乍到,不熟悉這個大啟朝律法。所以行先救出孩子再說。

不如就上演一部苦情戲,徹底離開這個虛偽的宋家如何?伊寶兒唇角上勾,露出狡黠的微笑。

伊寶兒揉亂自己的頭髮,扯爛自己的衣裳。飛奔過去,扒拉開倆個女人。抱起小人兒。跑出院子,邊跑邊扯開嗓門兒喊叫「救命啊,救救我可憐的孩子……。」

她這一嗓子成功的把村裡人吸引過來。

沒反應過來的宋老太太和二伯母宋秦氏撒腿跑過來,搶奪宋伊寶的兒子宋子瀾。

宋伊寶故意跌倒在地,雙臂緊緊護着小子瀾。而她的後背和頭卻是被宋老太撕吧了個亂七八糟。

村民們看着這個戰鬥力爆表的老太太,也是不敢輕易幫忙。畢竟這是人家老宋家的家事,而且那宋老太哪能輕易招惹。那宋老太一張嘴有罵遍十里八鄉無敵手的戰績。

此時,一輛馬車在院門口停下來,一個老太婆扭着屁股下了車。老太婆看着宋秦氏趾高氣揚。「人呢?我來領人了!」

「哎呦媽呀,奶奶呀,你竟然要賣我的子瀾?你好狠的心啊。」伊寶兒抬起頭,蒼白的小臉蛋兒上血呼啦擦。她朝着眾村民磕頭,「各位大爺大媽,叔叔嬸子,幫我去尋了我爹娘還有村長。我不想我的兒子被賣掉啊,他還這麼小,嗚嗚嗚。求求你們了,幫幫我吧!我會記得你們的大恩大德的。嗚嗚嗚。」那流滿淚水的小臉蛋兒讓人心疼的緊。有幾個人已經撒腿跑出去找人了。

「你個小野種,我今天不僅要賣掉你的小野種我連你也賣掉,呸!」宋老太太被氣的狠了。她吐了口濃痰朝着那牙婆子走過去。

「今天給你倆個人,連大帶小,一共多少錢?」

那牙婆子繞着伊寶兒母女倆來迴轉了兩圈兒。一張菊花臉皺成一堆。「嘖嘖嘖,這倆人也太瘦了,沒什麼賺頭,一共給你七兩,不能再多了。」牙婆子用帕子捂住鼻子嫌棄地說。

「七兩?」宋老太太尖叫起來,這聲音幾乎穿透半個村子。「太少了,咋也是倆個人呢!」老太太撇眼兒看到牙婆子面色一沉。她呲着黃牙諂媚一笑,「能不能再加點兒?

「不行,就這種貨色,指不定我還得賠錢,就七兩,賣不賣,不賣走人!」牙婆子扭着大屁股走向馬車。

「就七兩,給錢!」宋老太太蹬蹬蹬地跟上老牙婆,伸出手。

老牙婆往她手裡扔了幾個碎銀子,吩咐車夫「快把人抬上車!」她自己拿出兩張紙讓宋老太太摁手印兒。

伊寶兒的體能雖然沒有恢復,但是她的耳力和感知力可都在。她感覺有兩撥人分別從東南方和西方趕過來。

「不要賣我們,嗚嗚嗚,桃花溝民風淳樸怎麼能因為賣兒賣女被抹黑呢?嗚嗚嗚,奶奶啊,我爺我大伯可是讀書人啊,家裡怎麼能傳出賣兒賣女的事情啊,嗚嗚嗚。」這聲音不大,但是讓所有的人聽的清清楚楚。

老村長宋玉堂趕過來的時候,把宋伊寶的哭訴聽的明明白白。他已經當了三十年的村長,桃花溝在他的管理下可不能傳出不好的名聲。

「住手。誰敢來我們桃花溝鬧事兒,還得過我這一關!」老村長來到跟前厲喝一聲。

拉扯着宋伊寶的車夫停下了動作,老牙婆走到村長的面前,用手指彈了彈着那賣身契,「喲,話不可以亂說,誰鬧事兒了,嗯?我這可是有賣身契!」說著話,她肆無忌憚地瞅着周圍的村民,眼睛裏滿是鄙夷和趾高氣昂。

宋伊寶想看看這村長對她是個什麼態度,所以現在她只是低着頭抽泣着,她並沒有說話。

這時候,宋老爺子,和宋三郎夫妻等一堆人都趕過來了!

老村長沒有理會牙婆子,對着宋老爺子不咸不淡地說:「老哥哥,啥時候老宋家落魄到賣兒賣女的份上了,真是枉費了你這讀書人的名頭!」

宋老爺子看到自己的老婆子躲躲閃閃的樣子,又看到宋伊寶和宋子瀾的慘樣兒。他還有啥不明白的。他雖然氣的臉色鐵青。但還是壓下火氣。看了看周圍的村民。「大家散了吧,這是我老宋家的家事,我會處理好的,村長,你看……。」

宋伊寶一聽這話,這老狐狸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呀。那我的戲不就白演了。不行,絕對不能讓老狐狸把節奏帶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