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聖覺傳說
聖覺傳說 連載中

聖覺傳說

來源:google 作者:朧色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朧色 蕭雨

一場意外的大雨,主角蕭雨回到了九十九年前的時代,在一個漆黑的洞窟內遇見了一頭被困百年的黑龍,又誤打誤撞獲得了黑龍百年積蓄的靈力從而覺醒了自己的特殊體質聖覺之力之後又邂逅月見城弟子名為段笑飛的女子,二人定下約定他日月見城相見,而蕭雨卻並不知道自己是回到九十九年前的事情,重新回到自己的世代後,他開始了尋找段笑飛的路途在數十年後重新恢復自由的黑龍也開始了追尋蕭雨奪回靈力的逆襲之路,而段笑飛則等待了九十九年的光陰,此時的她早已是當世第一的絕頂高手,而最終相見的二人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聖覺傳說》章節試讀:

「為何哭泣呢?稱讚你,應該高興才對啊。」

「那個…人家就是太高興了!」

女子邊擦拭着眼角的淚花邊又道:

「一直以來在家中的時間很少,為了不忘記這糕點的味道,我一直在山上反覆的製作着可總是做不好。

大家都說不太好吃…這次,這次終於成功了,太好了…太好了。」

「山上?哪個山上,姑娘你不是這裡的人?」

「不好意思,忘記自介了。」

說罷女子便自我介紹道:

「小女子姓段名笑飛。手段的段,歡笑的笑,比翼雙飛的飛。段笑飛便是我啦…嘻嘻~」

蕭雨的腦袋上彷彿無數的汗珠,不禁尷咧着嘴角。

「哦…哦…原…原來如此…」

段笑飛也彷彿感受到了尷尬的氛圍,輕聲咳嗽一聲。

「呃呵。我呢~是柳絮西鎮本土人,年芳十六,十歲時隨-月見城-的師傅離開了柳絮鎮…去往了凌月山的月見城中。

如今已經六年有餘了,而這林中小店則是我祖母與祖父共同開設的,然而幾年前祖父離世了。

所以我就有空就陪着祖母來繼續經營這他們的回憶小肆,我的爹娘在鎮子里也有着自己的釀酒坊經營。」

「哦…原來如此,嗯……好俊的名字啊!段笑飛。」

傾聽完段笑飛的陳述後蕭雨便嬉笑的稱讚道。

只見段笑飛嘟囔着嘴巴道:

「俊?是什麼意思吶?不是形容男孩子的嘛?不喜歡…」

蕭雨聽後嘻嘻一笑解釋道:

「不不不,俊只是簡易說法啦,其實該是俊俏,俏佳人的俏啦,明白不!就是很漂亮的意思啦!」

「討厭啦…人家明白了嘛還一直不停的說…羞不羞呀~」

段笑飛臉突然憋的通紅不斷的用手撫摸着胸前的鬢髮…

而那羞怯的神情又顯得分外俏皮迷人,看的蕭雨真有些入了迷…不過他突然又回過神來道:

「啊,忘了!我叫蕭雨,蕭蕭落葉,微風細雨便是在下!

也是這柳絮鎮本土人,今年十八大你兩歲,嘿嘿,是那東鎮上-運來麵館-的夥計。」

說罷蕭雨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

「蕭雨嗎?聽着有些孤單呢…」

蕭雨臉上露出了有些勉強的笑容:

「啊…那個還好啦。呵呵~」

「啊!不過麵館嗎?我很喜歡吃面呢~」

「啊!是嗎?那有空來嘗嘗哦!」

「嗯…」

段笑飛有些臉紅的看着蕭雨,氣氛一時變得尷尬起來…

「啊,對了段姑娘,你剛才說的什麼月山,什麼月見來着的是什麼?我挺感興趣的。」

「嗯…是凌月山的月見城,其他…那個嘛~有門規不讓多說。

總之是個古老又神秘的門派,世人稱之為守護者。」

「守護者…那是什麼意思?」

「…………」

「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呢~噗~」

蕭雨聳了聳肩,輕輕的出了口氣,他知道自己有些勉強人家了…

「是嗎…抱歉了,問了些有的沒的…吶,多少錢?我是說糕點。」

「沒,沒事是我先提到的不怪你,蕭雨…」

「唉~對我的稱呼都變了,好有趣的傢伙…」

「還有…那個糕點不要錢,就當是紀念我初次試做成功的獎勵啦,嘿~」

「傻丫頭!既然是想做個紀念,那更要收錢了,因為它是你用自己的雙手努力換來的,不是嗎?」

被蕭雨這麼一說,段笑飛如同一語點醒夢中人般,回想着自己付出的努力與失敗的經歷,眼神里又泛出了淚光…

蕭雨見況不由得用手捂着嘴,左顧右盼的看着。

「天吶…她怎麼又哭了…我又說錯什麼了嗎?這萬一被路過的人看見可是天大的誤會呀!」

「段…姑娘…你又怎麼了?別哭呀…」

段笑飛突然地笑出聲來:

「噗~你怕什麼?我只是聽了你的話有所感觸罷了…那好吧,你隨隨便便給個一兩文錢就好啦!」

蕭雨不禁後背一陣冷汗,道:

「好的,兩錢是嗎?」

說罷蕭雨便摸了摸腹部束帶里的錢兩…

「唉!我的錢?不見了!莫非是丟在了那洞窟內了?」

他尷尬的抬起頭看着段笑飛:

「不…不好意思段姑娘,我那銀兩可能是丟在了那洞窟內或者別的哪裡了…

那姑娘你…可否等我一日我明天一早便給你送來。」

「雖說是二錢可是我蕭雨絕對不會做出那種吃白食打白條的事情的,請你相信我!」

蕭雨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吞吞吐吐的說著。

段笑飛微微地抬頭看着天空,又看向了蕭雨開口道:

「傻瓜~你這不就是在打白條了,或許這一切都是天意吧。」

「一會祖母過來,我就要回月見城了,而我一年只回來兩次,一次也就七日,而今天就是回去的日子,路程有些遠我還得早些出發。」

蕭雨的眼神變得不知所措起來:

「那…我…」

段笑飛看着他的表情,不禁一笑。

「嗯…看你既然如此困惑給你兩個選擇吧!」

「一來是,這錢你就不用給了就當做一次偶遇罷了,或許…有緣我們會再見的。

二來是,你若真的有心便去那凌月山,月見城找我。」

「到時候給我再請你吃城裡的美食可好吃了呢~」

「那~你選擇吧…」

蕭雨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的猶豫…但隨之又立刻變得堅毅起來。

「不行!不能白拿人家的老頭子曾教導過我的。

「段姑娘我選擇,二!月見城,在哪?遠嗎…?」

「嗯…一直往東走途經狼牙谷與青龍鎮再向西過了江陵城後再向前經過幾座山嶺,當你看到凌月山的時候就表示離月見城不遠了。

總的來說還算挺遠的吧,距離這柳絮約五百里的路程…但這也是最近的路線了。」

「那!那麼遠…!天吶~」

只見那段笑飛正歪斜着腦袋等待着蕭雨的回答。

而蕭雨在沉默了一會兒後便抬起頭微笑地開口道:

「好~我決定了!我會去找你的,欠債還錢那是自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等着我!」

段笑飛則默默的一笑臉上露出了一副奇怪的笑容道:

「傻瓜…萍水相逢。你何必呢…噗~」

「好,既然你選擇了第二個,那你就與我定下了誓約了…」

蕭雨一個踉蹌道:

「啊~誓約那是什麼…?」

段笑飛一臉壞笑道:

「嘿嘿…不告訴你但如果你反悔不來了,我會生氣的結果很嚴重哦~」

「哈哈,我說過的事情一定做到啦,不過你說的嚴重怎…怎麼個嚴重法。」

「秘密~哼哼!」

說罷二人面面相覷,突然一陣歡聲。

「哈哈哈哈哈…真是嚇人啊~」

「那是當然,誰讓你打白條,還騙人呢。」

蕭雨自顧自的摸了摸鼻子並未說話…頓了少許:

「那我們約定好了段姑娘,我還有事要回去了。今天回去可要被罵慘了。唉~不過,放心等過兩天我會跟店裡請示外出幾日,去找你的。」

「嗯…知道了,那你保重。」

「保重…那個什麼來着…後會有期,咱們!」

「嗯,後會有期!」

重新提起酒缸,順着段笑飛的指點的路,蕭雨順利的離開了竹林。

但他在離開的途中卻感到有些奇怪,他不禁覺得竹林內的景象跟之前進來有些不同。

那些竹子顯得矮小許多而且也不如之前那般茂密,本是泥濘模糊的石板小路變得如此清晰可見。

他不由地心道如果再下雨這裡未必能抵擋住那瓢潑的大雨了。

「算了~想的太多了吧,得抓緊時間回去了。」

《聖覺傳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