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秋誓
秋誓 連載中

秋誓

來源:google 作者:白籬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赴年 江予遲 都市小說

林赴年身為林家少爺,從小就生活在林家和江家所有人的寵愛之下原本應該一輩子幸福快樂的林赴年,因為一場變故,讓他失去了屬於他的一切江予遲恨他入骨,林赴年父親病死,母親被殺,哥哥執行任務意外死亡,自己又是胃癌晚期.林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江予遲:年年,你能不能在愛我一次展開

《秋誓》章節試讀:

林赴年緩緩蹲下身子,哽咽道「江予遲……我不愛你了……還不行嗎?」

「你都要結婚了……我…放過你,你……也放過我……我……我,對當初的決定,沒有……後悔過。」

林赴年哭的說話也斷斷續續。

江予遲看着這樣的林赴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印象中的林赴年好像沒有哭過。

伸出雙手想把這個人抱在懷裡,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一拳打在了牆上。

「該死!」

江予遲的煩躁越來越重,已經有了動手的衝動,看了一眼林赴年直接離開了。

林赴年聽到離開的腳步就知道江予遲離開了,他抬起頭胡亂擦掉了眼淚。

「林赴年!不許哭!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能哭……不許哭了!丟不丟人!」

從不遠處傳來腳步聲,幾秒後腳步聲越來越清晰,林赴年看到自己面前有一雙鞋,抬起頭,想要看清這個人的臉。

可眼睛裏的淚水還沒有消失,加上宴會裏面透到外面的燈光,看什麼都是模糊的。

「你是來參加宴會的嗎?快進去吧。」

嘶啞的聲音傳入林赴年的耳朵里「我是要你命的人。」

林赴年瞳孔放大,下一秒就感到肚子上的疼痛,身子倒了下去。

這個人做完了自己的事情轉身就走,一身黑色衛衣,但他並沒有遮住臉。

步伐不快不慢的邁出去。

江予遲回到了宴會,剛走進去就看到了傅星逆一群人和沈之億。

段憬時看了看江予遲身後,並沒有林赴年的身影「喂!你把小年年帶到哪去了?」

江予遲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你們現在過去或許還可以看到他哭到暈厥的樣子。」

傅星逆心臟狂跳,他總覺得林赴年出事了「我去找他,你們留在這。」

卓洋看着傅星逆離開的背影,伸手抓住江予遲的領子「你把他怎麼了?」

江予遲冷笑一聲「怎麼?你覺得我對他做了什麼?」

話音剛落,傅星逆就跑了進來,懷裡還抱着一個臉上沒有血色的林赴年。

他的白色襯衫也染上了紅,不是他的血,是林赴年的血。

傅星逆聲音顫抖「快……快叫救護車!」

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沒有緩過神。

傅星逆又喊了一句,他很少這麼失控「叫救護車啊!」

這一喊,他們都回過了神,看到了林赴年腹部上的刀。

段憬時拿起手機撥打120「喂……喂,我朋友被捅了,林家,地點是林家,你們快來。」

卓洋目光落到沈之億「你去找林叔叔他們。」

沈之億點點頭慌張的離開了,他知道,他必須快點,不然林赴年很有可能會沒命。

傅星逆慢慢坐在地上,不讓林赴年腹部的血流的太多。

卓洋一拳把江予遲打倒在地「這就是你做的事?」

他一向話少,只動手。

江予遲獃獃的坐在地上,他已經不知道解釋了,一直盯着傅星逆懷裡的林赴年。

傅星逆的手覆蓋在林赴年的肚子上,血還在流,他閉上了雙眼,滿身的怒氣。

段憬時跪坐在林赴年的身邊,都快急瘋了「怎麼辦,該怎麼辦。」

卓洋站在原地,雖然不說話,但充滿淚水的眼眶已經出賣了自己。

「年年!年年,」從後面傳來一男一女的聲音。

林家夫婦聽到消息跑了過來,看到腹部上都是血的林赴年。

「年年!」

「怎麼回事?救護車呢!」

段憬時帶有哭聲「叔叔阿姨……救護車還沒來。」

林季元喊道「開車啊!開車去醫院啊。」

江予遲慌忙的站起身走到林赴年的身邊,想要把傅星逆懷裡的林赴年抱過來。

「開車……把他給我,我開車去醫院!」

傅星逆投過去一個充滿殺意的眼神「坐您的車,我怕他死的更快。」

寧黎聽到這句話,哭到通紅的眼睛看向江予遲,站起身拳頭打着江予遲。

「你幹了什麼?江予遲!你有沒有心!年年怎麼就非得愛上你!」

林季元把寧黎拉到自己身邊「你冷靜點,先送孩子去醫院。」

外面傳來了救護車的聲音。

傅星逆聽到聲音抱起林赴年就往外走。

段憬時紅着眼看向林家夫婦「叔叔阿姨,你們先穩定客人,讓他們把錄的視頻都刪了。」

「我和卓洋先去醫院。」

寧黎淚流滿面「我不管客人,我要我兒子!」

段憬時吸了吸鼻子「阿姨,如果年年醒來知道你們為了他把這些人丟在這。」

「以他的性子肯定會覺得愧疚,而且他們錄的視頻也需要處理一下。」

「阿姨你放心,我們一定救回年年。」

段憬時和卓洋說完就跑了出去,但救護車已經走遠了。

寧黎喊道「快,季元,我們疏散客人,然後去醫院。」

這時江霆嚴和江予暮聽到救護車的聲音也從房間里跑了出來,看到了地上的血。

「怎麼回事?」

寧黎雙眼發紅的盯着江霆嚴「問你的好兒子!我告訴你,如果年年有什麼三長兩短。」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江予暮看向江予遲「小遲,到底怎麼回事……」

江予遲握着拳頭「我先去醫院。」

說完就出去了。

江予暮道「沈先生,你先回去吧,爸你穩定一下伯母的情緒,我跟小遲去看看。」

轉身離開了宴會,攔住了江予遲「我跟你一起去。」

這時段憬時和卓洋跑了過來「帶上我們,江予遲去,我們可不放心。」

江予暮看了看兩個人的神情,這兩個人大概認識林赴年,就同意了。

他坐上了駕駛位,江予遲坐上了副駕駛,卓洋和段憬時坐在車後面。

段憬時語氣冰冷「江予遲,你不解釋一下?」

江予遲眉頭緊皺「不是我。」

江予暮顯然也是着急了,油門都踩到了底「年年到底怎麼了?」

段憬時道「你應該問你的好弟弟,他把林赴年帶了出去,回來的只有他一個人。」

「傅星逆出去找林赴年的時候,抱回來的只是一個渾身是血的人。」

江予暮瞄了一眼江予遲,他臉上也是緊張的表情「小遲是不會傷害年年的。」

「等林伯父忙完就去查監控。」

他是不會相信江予遲做出那種事情,即使現在江予遲對林赴年態度轉變。

他也不相信。

段憬時也不說話了,他也不想冤枉人,等林赴年醒來就什麼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