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秦禹寒柳凝歌
秦禹寒柳凝歌 連載中

秦禹寒柳凝歌

來源:外網 作者:嬌弱王爺養成計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嬌弱王爺養成計劃 都市言情

身死花轎,意外穿越,她被迫沖喜與公雞拜堂。 紅綢白紗下,一面是怯懦庶女,一面是妙手醫聖。 腳踩白蓮,手撕綠茶,扮豬吃虎她步步為營。 傳聞中冷漠嗜血的王爺在她的一針下乖巧如綿羊。 惡毒情敵折磨她、嫉妒她、對她下毒、侮辱她,要如何報仇? 這好辦,那就斷她前程、毀她驕傲、拆她虛名,再給自家王爺生倆娃,氣死她! 傾世王妃醫冠風華,世人轉變口風,原來這庶女竟是玲瓏菩薩蕙質蘭心? 深夜,生殺如麻的秦禹寒看着自己碗中的雞湯陷入沉思,如果他沒認錯,這是替他拜堂的那隻公雞。 「王爺身子弱需要滋補,」柳凝歌毫不客氣的吃掉大雞腿,「夫君嘛,有一個就夠了。」展開

《秦禹寒柳凝歌》章節試讀:

肩膀的力度慢慢加重,柳凝歌卻依舊沒什麼羞愧的神色,反倒謙虛道:「誰成想溫太醫技不如人,我也是僥倖險勝罷了。」
「治好本王的另一條腿,」男人聲音低沉,卻比之前帶了幾分威脅,「你想要什麼?」
「這話,王爺今日已經說過一次了,我也已經回答過一次,」柳凝歌轉過頭,直視着他的眼睛,漆黑的瞳孔彷如古井幽深無波,「這世上,沒人比我更希望王爺健康長壽了。」
她說的坦然又果斷,秦禹寒稍作僵持,最終還是慢慢放開了手。
確實,只有他活着,這女人才能在秦王府里做個掛名的王妃。不然回到丞相府,就是個克夫下堂的棄婦。
「王爺的身子剛有起色,內里依舊虛弱,想要康復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柳凝歌臉上沒有絲毫懼意,根本不像是傳聞中那般膽小怯懦,「我又跑不了,王爺無需擔憂,等您身子養的差不多了,妾身再試着給您治治。」
試着治治?!
秦王剛剛平復的情緒,又被她一句話氣得胸口上下起伏。
偏偏柳凝歌自己還沒覺得那句話不對,喝光了桌上熱騰騰的茶,隨後便想起身去隔壁廂房休息。
「站住,你去何處?」男人的聲音無比清冷。
「回我自己的房間休息。」柳凝歌蹙起眉頭,不止是秦禹寒需要休息,她這個小身板也要好好調養一下,瘦弱的彷彿一陣風就能吹倒了,
趙嬤嬤送走了溫太醫,正巧進來,聽着這句話,不由的掩面一笑:「想來昨夜王妃是累壞了,早些休息也好,不如就……」
然而話還沒說完,便被秦王冷聲打斷:「從今日起,她便與本王同吃同住!」
此話一出,不僅是柳凝歌變了臉色,趙嬤嬤也大吃一驚。
要知道,她從王爺小時就在王府內,從未見過王爺這般……熱情?
「怎麼?你不願意?」秦禹寒勾起嘴角,譏諷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似乎預料到她的不情願。
「哪裡,求之不得受寵若驚,」柳凝歌堪堪擠出一絲笑意,內心卻九轉迴腸的猜測着他的用意,口中隨意搪塞,「只是我睡覺磨牙打呼不老實,恐會驚擾王爺休息。」
「無妨,本王睡的沉,聽不到。」
「可是我睡覺前要看書練字,很是聒噪。」
「無妨,本王喜歡熱鬧。」
柳凝歌徹底沒了話,一旁的趙嬤嬤卻喜笑顏開,眉飛色舞的一張臉全是褶子,心中直嘀咕這沖喜的庶女真是個寶貝,深得王爺喜愛。
說不準再過個一年半載,真就能給王府里添上男丁。這秦王府從王爺生病就冷清的沒點煙火氣,如今當真是轉了運。
趙嬤嬤越想越開心,轉身便出門吩咐下人往屋裡置辦東西。
一床床嶄新的喜被褥子被送了進來。大紅色的被褥厚實幹凈,上面的刺繡還鑲嵌着金線,哪怕在燭火下都透着一股子貴氣。
這麼好的東西,別說柳凝歌沒見過,就是丞相府那幾個受寵的小姐也沒見着誰能用上。
知夏看直了眼,外面送來的東西卻沒停。
什麼梨花木的梳妝台,絞絲鏤空的金鐲子,翡翠發簪如同不要錢的破爛般堆了一筐,全都送到了屋子裡。
趙嬤嬤生怕不夠用似的,又送了好幾套蘇綉綢緞的羅裙,好看的不像話。
紅鶯將所有東西歸置好,表情卻不怎麼友善,好似對她住進來很有意見,只不過卻不敢表現出來而已。
外面的天色也逐漸陰下,知夏有一肚子的話想對小姐說,卻又看一旁冷酷的王爺不敢開口,最終只是擦了擦眼淚,露出苦盡甘來的微笑。
昨日她家小姐還半死不活的被抬上了花轎,怎麼今日就成了王爺的寵妃?!
她家小姐的好日子終於來了!
柳凝歌看着貼身丫鬟艷羨的眼神,幾近麻木的眼皮微微動了幾下……內心卻明白,這男人對自己不信任,與其放任自己在院子里到處閑逛,不如控制在身邊還好盯着。
她有點後悔了,才出狼窩又入虎穴,這丞相府和秦王府都不是等閑之地,尤其是面前這個男人,更不能小瞧。
「在想什麼?」秦禹寒手上拿着書本,安靜的坐在案幾前,似是在看書,但話卻是對她說的。
柳凝歌自然不會說在心裏罵他,隨口道:「餓了。」
秦禹寒的手微微顫了一下,從吃午飯到現在不過就兩個時辰,這女人下午不僅吃光了屋內的茶點,如今居然又餓了?
「不是小姐餓了,」知夏還以為這話惹了王爺不痛快,趕忙怯懦的在一旁開解,「小姐是擔憂王爺中午沒吃飽,身子虛弱撐不住。」
秦王放下手中的書,目光落在柳凝歌身上。
後者則微笑着點點頭,一副坦然的模樣,似乎就是這個意思一般。
紅鶯在門外候着,聽到王爺在屋內吩咐趕忙進來,目光掃過屋中的香爐,神色里有一閃而過的不安。
「今晚吃紅燒排骨,西湖醋魚,水晶蝦餃,鹽焗鴨。」柳凝歌麻利的報菜名,並且和中午的全然不一樣。
秦禹寒冷笑,「晚上倒是吃的少。」
「是不多,」她想了想,「再給王爺加個素菜吧,來個一品海參。」
紅鶯無語領命下去,原來在王妃眼裡,海參是個素菜。
不多時,菜就都端了上來。
柳凝歌乖巧的坐在一旁,整個人在燭火的映襯下沒了白日的鋒芒,似乎更乖巧了許多。
秦禹寒看着她一口口吃的香,肥膩膩的肉花一口填到嘴裏,粉嫩的舌尖卻意猶未盡的舔舔唇畔,彷彿那吃的是什麼山珍海味一般。
在她的帶動下,就連一向不愛吃肉的秦王,也夾了好幾塊排骨。
門外路過的趙嬤嬤見狀,幾乎喜極而泣,內心已經將柳凝歌和福星緊緊的綁在了一起。
實際上,柳凝歌前世不是個喜愛口腹之慾的人,但這具身體實在是太缺油水了,彷彿十幾年沒有吃過飯一般,一口口的肉根本不想停下來,哪怕又添了一碗飯,還是能很快吃光。
她是醫生,心中有數,這是長期營養不良導致的,多吃些也不是什麼壞事兒。
「在丞相府……他們不給你飯吃嗎?」秦禹寒陰陽怪氣了一整天,但這句話卻是發自肺腑的。他從未見過哪家女眷這般能吃。
「沒有,是小姐自幼就能吃了一些。」知夏硬着頭皮,趕在柳凝歌之前搶着回答,生怕她說出什麼話,惹了秦王和丞相府兩邊不討好。
柳凝歌放下筷子,用手帕遮住小聲的打了個嗝,隨即又恢復了那冷冰冰的模樣:「丞相為官清廉,府內常年不見什麼肉腥,故而我吃的多了些。想必堂堂秦王府,還是供得起我這張嘴罷?」

《秦禹寒柳凝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