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歐陽的江湖
歐陽的江湖 連載中

歐陽的江湖

來源:google 作者:鈴鐺喝可樂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歐陽 武俠修真 鈴鐺喝可樂

歐陽不在江湖,江湖也沒他的傳說作為一個沒落大派的掌門,歐陽只想退隱江湖可是江湖紛爭,父母離世的真相,中原武林的浩劫,扶桑劍道,西方教會的覬覦命運不斷推着歐陽去探索這個陌生的武林世界歐陽,在這紛爭和愛恨中,還能否把握住自己的命運呢?展開

《歐陽的江湖》章節試讀:

歐陽陪着倉伯吃完了面,喝完了酒,又陪着倉伯聊了會兒家常,眼看着天色已晚,這才從老年公寓離開,跨上了共享單車,晃悠悠的往家方向蹬去。

今天來看倉伯的這頓酒可沒白喝,歐陽終於知道了中原武林和華山派的很多陳年往事,也知道懷裡的這份邀請函的來歷。可是對歐陽來說,這不過就像故事一般,雖然他從小在倉伯的督促下也認真習武,更因為頗具武學天賦,武藝進步極快,不過歐陽一直也沒和人實際動過手,對自己的武藝高低屬實是沒有個概念。但是自從初二那年一次放學被一群成年小混混圍住,歐陽被迫動了一次手,他才發現自己對沒練過武的人還是謹慎出手為好。所以自打那之後,歐陽對習武這事也就抱着個鍛煉身體的目的,可不敢再想着和別人切磋武藝之類的。

至於華山派,正如歐陽自己說的那樣,傳到歐陽這代,溫飽都成了問題,哪還有什麼心思振興華山,發展壯大,他就想着,守着這兩間鋪子,安安穩穩的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歐陽這麼想的,也打算這麼做,他打定主意,回頭帶着這張邀請函,去觀摩一下武林大會外會的熱鬧也就罷了。

正在歐陽胡思亂想着準備停好車回家的時候,就聽見一聲「站住」,眼看着街角竄出一人來,快速的向著歐陽的方向奔來,身後還跟着幾個手持掃帚和拖把的追兵,那人穿着一身運動裝,膝蓋和袖口有着明顯的補丁,臉上倒是乾乾淨淨,也沒有因為後面的追兵顯得驚慌失措,歐陽看他氣息悠長,跑的雖然快,但是一點沒有壓力,反而後面五六個追兵,上氣不接下氣,偶爾喊出一聲「站住」就像是破風箱里擠出了一個P,都走了音了。

那人經過歐陽的時候咦了一聲,轉身就停下了。他就這樣看着歐陽,歐陽也看着他,周圍深夜的大街上安靜極了,只有五個手持拖把和掃帚的人氣喘吁吁的在扶着膝蓋喘着粗氣。

反正也不知他倆互相對視了多久,那五個人中好歹是緩了過來,當中領頭一人一揮掃帚!就看着漫天的灰塵再次揚起,一幫還在大口喘氣的追兵更是咳嗽連連。話都說不出來一句。也是這群吸灰男們倒霉,下午街道來指揮換門頭,結果換了一地的建築垃圾製作商因為沒收齊錢索性也沒收拾,就這麼堆在街上,這掃帚一揮,把街上搞得跟沙塵暴似的。

歐陽嫌棄的揮了揮手,也沒再理會他們,準備開門進屋。這時看着歐陽的運動小青年開了口:「師兄,在下崑崙李元寶,初次下山,還請您搭手相助!」

歐陽回過頭來,這才仔細的又打量了他一番,只見這李元寶劍眉星目,一臉正氣,不用化妝都能演李達康書記。長得這麼正義的武林人士,難怪是武林大派崑崙派的弟子了。既然這位「達康書記」是正道武林人士,那對面那幾個吃灰的漢子,就是反派嘍?

歐陽兩邊看了看,也沒理還在咳嗽喘粗氣的吃灰男們,指了指自己問李元寶:「你認識我?」

李元寶一臉誠懇的搖搖頭:「不認識,但是我看師兄骨骼清奇,必是我武林人士,所以向您求助,在下初來貴寶地,人生地不熟,又惹上這群無賴,實在是有些狼狽,所以。。。」

「所以你把這他們都跑成這樣了,你再多跑兩步,他們非死在追你的路上,你幹嘛找我呀。」歐陽也是一臉無奈,中原武林大派都這麼自來熟的嘛。

李元寶這時倒是有些羞愧起來:「實在是在下沒什麼江湖經驗,所帶盤纏不夠,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所以。。。」

歐陽聽李元寶這麼一說,倒也不好意思怪罪起來,雖然歐陽沒想着要把華山派發揚光大,也沒想着和中原武林有什麼糾葛,但是人家既然因為中原武林的情誼求救過來,完全插手不管也不合適啊。

眼看着旁邊圍着的五個吸灰男還在半死不活的喘氣,歐陽咳嗽了一聲:「幾位朋友,這個小兄弟是我朋友,你們看咱們有事好好說,別追啊跑的是不是?」

「孫子才跑,孫子才追!」幾個吸灰男好容易緩了過來,罵罵咧咧的不依不饒道:「既然你給這要飯的出頭,那就賠錢!這個臭要飯的和他朋友來我們這兒打工,什麼活兒沒幹,吃的比誰都多,這大半夜的還想溜!賠錢!」

歐陽聽聞此言,哭笑不得,看向李元寶,只見李元寶也是面色難堪,尷尬的低下頭。歐陽想着趕緊打發了這群人,於是問道:「我朋友欠你們多少錢?」

對面幾人看歐陽像是願意賠錢,也是獅子大開口:「3萬!他和他朋友來了我們這兒什麼業績沒有,就知道吃喝!最少得要3萬!」

歐陽一聽這數兒,知道這事兒今天是不好善了了,他上哪湊三萬去!邊想着歐陽邊隨手撿起路邊的石頭,對方一看頓時如臨大敵, 只見歐陽也沒用力,就這麼一捏,巴掌大的青石塊撲啦啦全成了碎屑。歐陽攤開手,在對方震驚的眼神中把嘴湊到手邊,呼的一吹,好傢夥,就見對面五個吸灰男剛直起身子,被着石渣子一下子撲了滿臉,捂着眼睛又蹲下來大聲咳嗽起來。

歐陽這才好整以暇的拍了拍手,大剌剌的說道:「我看這事這麼著,我這一時半會也沒那麼多錢,我們準備準備,我準備好錢,帶着我這兄弟登門謝罪,幾位大晚上的也不容易,早點回去洗洗睡吧。」

事到這步,對面幾個吸了一肚子灰塵和石渣子,也知道在這二人手裡討不了什麼好來,丟了幾句狠話,罵罵咧咧的互相扶着走了。

李元寶眼看着幾人要走,還想上前,卻被歐陽拉着:「走吧,進屋吃點東西,你不是說你餓好幾天了嘛。」

李元寶這才作罷,隨歐陽進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