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壯士進城生活札記
女壯士進城生活札記 連載中

女壯士進城生活札記

來源:google 作者:恰飯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於安芙 古代言情 李哲齊

於安芙是平遠村人人羨慕的女娃娃,誰讓她有個在京城當大官的夫家呢,只等她及笄就會嫁進京城享清福了不過安芙卻有個秘密,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力士她的志向也是闖蕩江湖,可不是在家相夫教子啥?她未來的相公長的很好看?啥?有人想跟她搶相公?啥?有人看不慣她相公,想教訓他?你們怕是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展開

《女壯士進城生活札記》章節試讀:

芙娘在客房裡吃過了午飯,又在丫鬟的伺候下美美的睡了一個午覺。她倒是睡得踏實。在陶然居陪表妹玩耍的劉頌芝的心情可就不那麼美麗了。

劉頌芝今年也14歲了,比齊哥兒小兩個月,倆人小時還經常一起玩耍,一直到齊哥兒進學才不常見面。不過女孩子知事早,她娘又有跟姑姑家親上加親的想法,常在她跟前誇獎齊哥兒學問好家世好云云。時間久了就堅定地認為自己以後肯定會嫁給表哥,對齊哥兒的一應諸事都格外上心。

劉氏派心腹去請自家嫂子時,劉頌芝正在後罩房裡繡花,前幾日她聽母親家來說姑母也有意替齊哥兒聘她,她高興壞了,打算綉個扇套讓表妹替她送給齊哥兒。

不料今日卻聽說齊哥兒在鄉下還有個未婚妻,真如晴天霹靂。眼看娘親要出門姑媽家,她怎能在家坐得住,急急忙忙也跟着來了。哼,什麼野花野草的也敢肖想表哥!

李府她也是常常過來小住的,時間長了也籠絡住了幾個小丫鬟,剛剛派出去的丫鬟說客院里的姑娘醒了,因此隨便找了個由頭從表妹院里出來。她想好了,一定要給那個芙娘點厲害瞧瞧,最好能知難而退。

芙娘午睡醒了,正坐在小院涼亭里吃着葡萄。這葡萄小是小了點,酸酸甜甜很對她胃口。又吃了小丫鬟端上來的糕點,甜滋滋的,喝口茶清清口,芙娘滿足的喟嘆出口。

「這位姐姐在這裡好生逍遙自在,妹妹很是羨慕呢。」劉頌芝剛來到門口就見一個穿着淡藍色細棉裙的姑娘斜倚着坐在涼亭里,心下火氣,故意譏笑道。

芙娘抬頭一看,是個梳着回心髻的小姑娘,雖在笑着,笑意卻不達眼底。

芙娘一看,來者不善啊!這小姑娘怎麼感覺渾身怨氣的樣子?有怨氣別衝著她撒呀。芙娘只是禮貌性笑了笑。

一旁的小丫鬟連忙在石凳上鋪好墊子,劉頌芝施施然坐下。

「芙姑娘,這是太太的親侄女芝芝小姐。」小丫鬟介紹道。

「哦」芙娘見劉頌芝一副高傲的姿態,只淡淡應了聲。自顧自喝着茶水。

「姐姐,茶是用來品的,可不能牛嚼牡丹啊,白白浪費了好茶。」劉頌芝刻意端起面前的斟好的茶水,輕輕在唇間抿了一口。又拿帕子按按嘴角,才故作優雅的抬頭看芙娘。

這一看不要緊,把她氣了個倒仰,真是對牛彈琴,「你怎麼這麼無理,客人還在呢,自己倒睡著了!」

芙娘揉揉眼,坐起來道,「不請自來算哪門子客人,你這小妹妹說話拐來拐去的,能不能別嘰嘰歪歪的,我沒趕你出去已經給足你面子了。」

「真真是沒教養,粗鄙不堪,我定要告訴姑母。像你這樣的女孩子,還想進李府的門,別痴心妄想了!」劉頌芝氣壞了,指着芙娘叫到。她也是家裡的心頭寶,從小到大還沒這麼被別人說過。

「我沒教養?我好好在自己院子里納涼,你衝進來在這裡大喊大叫的,我們村裡人都沒你這樣的,像個潑婦。」芙娘也不是麵糰捏的,像這種故意過來找茬的,她能忍住不動手已經說明她有涵養了。

這劉頌芝在家也是的刁蠻的,只常常在外人面前裝淑女,第一次碰到這種不要臉面,說話直來直去的人。脾氣上來,也顧不得裝淑女了,揚手就要打。

不想腿上一疼,不由跪倒在地上,哎呦哎呦叫喚着。

芙娘不動聲色的用腳把邊上的小石子往後推了推。毀屍滅跡之後,她才拍拍手,笑道:「這位表妹,這不年不節的,我可沒準備紅包呢!」

劉頌芝被丫鬟攙扶起來,狠狠瞪了芙娘一眼。一瘸一拐的被丫鬟扶走了。

芙娘輕輕哼了一聲,便回房了。看來這李大公子桃花債不少啊!

劉頌芝回到表妹的陶然居,李夢瑤見了,連忙扶她坐下,「芝芝姐,怎麼受傷了?疼嗎?要不給你請個大夫來吧。」

「瑤姐兒,沒事,現在已不大疼了,剛才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劉頌芝在夢瑤面前一直裝成個溫柔的大姐姐,因此對剛才自己去芙娘院里找茬的事,隻字不提。只等回家稟告了娘親,娘親肯定會為她報仇的。

劉頌芝又跟李夢瑤閑話了幾句,幾次將話題扯到齊哥身上,打聽他的喜好。等她娘叫人接她回家時,她已從瑤姐那兒得了一個綠松石戒指。便跟孫氏回家了。

李老爺這邊等孫氏走了,便過來跟劉氏商議大兒子的婚事。

「什麼?我不同意。老爺,一個鄉下丫頭而已,大不了給她些銀錢打發走不就行了嘛!你給齊哥兒娶這麼個媳婦,他的同窗會怎麼看他?」劉氏急道。

「怎麼看他,齊哥信守承諾,是真正的君子,誰敢說一句不好?我已讓小廝去給齊哥說這件事了。」

「你甭跟我講這些,別人面上不說,私底下還不知道說些什麼難聽的話。我這麼優秀的一個兒子,難道要插在牛糞上嗎?」

「劉春娘,你不要覺得我不知道那封信的事,我不說是給你當家主母的體面。非得等我把證據擺在你跟前是吧?你還嫌棄人家的出身,你虧心不虧心?」李松林也是氣極,本來是不打算提那封信的事兒的。

「什麼信?我……我不清楚,你少冤枉我!」劉氏強作鎮定,眼神卻不敢看自家老爺。

李松林本還有幾分不確定,如今看她神色,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定是她那嫂子給她亂出主意。

李大人氣極,指着劉氏道,「齊哥兒的婚事你不用管了,自有老太太料理,你也少跟你那嫂子來往,以後別讓她上咱家的門,不然你收拾收拾回你娘家去吧!」說完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