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魔頭是怎樣養成的
女魔頭是怎樣養成的 連載中

女魔頭是怎樣養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流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黛月 流瑟

代月因故被系統帶入一個仙俠世界,剛進第一天就開了金手指遇到了大魔頭師父,從那一日起她踏上了漫漫成為女魔頭的道路系統不幫她,沒事有師父遇到的壞人多,沒事有師父師父又當爹又當媽,正當她以為能輕鬆做完系統的任務回到現實世界時,殊不知背後是一個巨大的陰謀展開

《女魔頭是怎樣養成的》章節試讀: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沐黛月熟悉了這個世界。每一天藺朗都逼着她修鍊,更不准她偷懶,秉着嚴師出高徒的思想,身體素質差就逼着她半夜溜出殿外繞山跑,基礎不紮實就天天蹲在房間里扎馬步,倒立,平板支撐。

在多數赤練殿弟子都以為他們的少殿主還是一個天天待在屋內不出來好吃懶做的奶娃娃時,她已經突破魔修練氣初級階段,感覺渾身充斥的魔氣比之前要更濃郁了一些。赤練殿沒有修仙的人,都是純粹靠心法武學,所以他們既沒有靈根也沒有魔核,心法武學能讓他們使用冷兵器和武功更加具有殺傷力,還有更好使用體內真氣,對於正常人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幫助了。

但是封安身上是有魔修的痕迹的,他有天賦,也有靈性,他丹田已經凝聚了一顆還未成型的魔核,雖然連成型都未成形,所以藺朗對封安印象好了不少,在已經沒有魔修這麼久的世界這小子都能修鍊修歪來。

沐黛月的這具肉體本來是一個集一身毒,除了外表尚且白嫩可愛,內里已經破敗不堪,但是因為魔氣在不斷改善鞏固全身經脈,全身已經壞的差不多的五臟六腑與各路毒藥和殘毒都被化解,身體也已經重塑的七七八八,但是她的膚色已經比常人更加白皙,就是哪怕再白一個度她都能去當紙紮人的程度。

「你眼下那點美人痣近幾日有沒有覺得比之前丁點大大了一點?你修為一點一點增長,這些魔氣會一點一點與你融合。

當然為師和你結這契約也不是瞎結的。現如今我最大的麻煩我尋不到我原身肉體,我能不死不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我的肉身至今還未被人毀壞,所以封印了這麼久我的靈體與精神都不曾被封印,只是被困在曾經那個小小的密室里。連我自己都感知不到,我和我的肉身就像是兩個個體一般,不過待你的修為到了魔修成魔皇之境,我才可以重塑新的肉身,到了那時哪怕舊的肉身被人拿捏住於我而言不再會有威脅。所以說!我們師徒的命此刻是相系在一起的,所以不得給為師偷懶。」說完藺朗義憤填膺給她多加了五圈繞山跑和多了半個時辰的扎馬步。

沐黛月此刻生無可戀的在牆邊倒立,藺朗時常會陷入沉睡,當他睡着的時候她是無論如何喚不出他來的,後日即將要到沐娥測驗她有沒有合格完成任務的日子了,雖然任務對她而言並不算難事,但是她不確定如果藺朗不在她身側她該如何,按他現如今時不時睡着的跡象完全是有可能的。

說起修仙,這個世界的人大部分都不是修仙的,只有極少數人靠着天資不凡和天生靈根方有機會修鍊,但是十幾萬人中只有一人可能性,如同大海撈針,所以一旦有資質可以修仙的人都會被視為天才,所以半月盟日漸被人推上神壇,人人擠破腦袋都希望能成為身懷靈根的天才,最後一點點修鍊成了神,不管是整個世家家族還是名聲都會被世人敬仰,據聞連皇室都十分崇尚半月盟的修仙之道。

封安修鍊出了魔核,雖然是半顆,但他已經是極少數的天才了,靈根和魔核是不可能同時存在的,他既然修鍊出了魔核那就說明,萬一他修鍊得是仙道,他也是帶有靈根的。

沐娥的能力來自於妖,妖基本都藏得很深,也不常出現與人類接觸,在這個世界妖與人相戀是從來不曾有的,妖就是妖,人就是人,話本里頂多編的是關於人與仙的故事。這裡的人也會供奉妖,妖雖然名聲遠遠不如修仙者這麼好聽,但是絕對比當年的魔修名聲好一些,有些崇尚供奉妖族的,只要香火貢品不斷,妖就會長久庇護這一家。妖也有強弱之分,弱的妖能護它的信徒一生長安,強的妖能保佑它的信徒一生大富大貴,惠及子孫後代,但是妖能給信徒妖力這一說確實是聞所未聞,所以不敢斷定沐娥那一身妖氣是從何而來的。

魔修到底是怎麼起源的的資料少之又少,能搜集到的資料只有三百年前的大魔頭,也就是這個此刻戳着我的腦袋逼着我扎馬步的大魔頭。資料之中在他之前成為魔頭之前,這世間對於魔的認知基本為無,江湖上那些魔教雖然打着魔教的稱號實際上只不過更多乾的是姦殺淫掠的勾當,「魔」,是窮凶極惡之徒給自己的封號,在世人面前並沒有出現過多少真正的魔修,所以對魔修有認知的只有藺朗同個時期的修仙者。

赤練殿是當今炙手可熱的魔教之中,唯一和魔修扯上關係的教派,但是赤練殿原本魔修弟子都是前任教主手下留下來的,到了沐娥掌管後,所謂的《血蓮訣》只是武功心法秘籍,哪怕是修鍊到武學最高心法,也不足以修鍊成魔修,而且沐娥最惱火的就是本來少之又少的魔修弟子在那一日屠教時都跟着常游去了教外執行任務,而常游回來之時一個魔修弟子都不曾帶回來。沐娥不是沒試着訓過,但是這些人就和消失了一般,《噬魂訣》更是不見蹤跡,藏的最深的也就只剩下一本《血蓮訣》。

現在這副身體沐黛月用的越來越習慣,她全身心都是在是循序漸進的改善,她現在閉上眼睛都可以聞身外事,她要是想聽山腳那戶人家的夫妻半夜說的情話都能進她耳朵里一清二楚,但是她只有到了下一階段境界才能更好的控制自身魔氣與五感,等於說隨着修為的精進她可以有更多的樂趣。

不過藺朗的美貌也着實養眼,比她之前那勞什子軟飯前男友好看就是雲泥之別。

「別以為誇為師長得好看,為師就會讓你休息。」藺朗一邊看着從藏書庫順來的話本一邊又開始戳沐黛月腦袋。

「可惡啊!」

「不尊師長,多加倒立一個時辰!」

「……」沐黛月無語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