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怒斬蒼穹
怒斬蒼穹 連載中

怒斬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九曜(作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小安 陳長老

天若欺我,斬碎就是……展開

《怒斬蒼穹》章節試讀:

「就憑你們兩個,一個二階一個一階的廢物?也不怕笑掉大牙。」齊武雖然修行資質不高,但也是修行六年達到凝氣四階的人,他身旁五人都是三階,自然不會把虞卒的話當回事,相反他們會好好教訓虞卒一番。

虞卒隨便指了一個齊武的人,道:「你過來,剛才我發現你笑聲最賤,你先吃一隻,吃完自己走我就不為難你了。」

「阿卒,算了。我們走吧,他們修為比你我高不少,我們打不過的,何況宗門規定同門之中不準私鬥。」蘇小安見虞卒不像開玩笑,勸道。

「虞卒,你不是他們對手,趕快走。」周瑤這時也勸虞卒道。

「找死。」被虞卒點到那人,突然怒了,直接向虞卒衝過來,這時候上頭了哪還管什麼先不先出手的,受罰的事早就拋在腦後了。

虞卒雖然也是三階修為,可是他畢竟是曾經得道成仙之人,無論是身體強度,還是實戰經驗遠非眼前這些人能比的。

那人衝到虞卒面前之時,可怕的事情發生了,虞卒的身影消失不見了!

「這幽冥步還不錯,凝氣三階修為運氣起來,雖然效果極差,但對付一些小嘍啰足夠了。」虞卒適用這幽冥步若是築基期以上的修士用起來,那簡直不得了,可以完全消失一刻鐘,修為再高的人也查探不到蹤跡,可謂是修真界第一隱匿功法,只不過現在他修為尚低,只能加快些速度罷了。

那人微微愣神之間,腦後突然一陣刺痛傳來,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齊武眉頭緊皺,竟然感覺到一絲恐懼,「好快的速度!這是什麼步伐,簡直不可思議!一拳打倒三階的劉寒,這小子至少也是三階,甚至是四階。外界傳聞他不是『萬年一階』的廢物么,怎麼境界提升了?」

倒在地上的劉寒試着爬起來,可是只抽動了兩下便一動不動了。

蘇小安心裏狂跳,好厲害的一記拳法,聯想起那天救治季師兄和今天一系列的表現,蘇小安甚至懷疑,他真的是虞卒么?

虞卒打倒劉寒後,也不想再啰嗦,幽冥步一動,給其餘四人每人一拳,那幾人痛苦的**着,再爬不起來,輕鬆搞定。

齊武額頭上冷汗直冒,退後兩步,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來自己就算四階怕也不是虞卒對手,便道:「虞卒,想不到你修為提高這麼多,而且還有厲害的身法。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大的過節,你也打傷了我的朋友,我們就此揭過可好?」

虞卒本想這實際也不算什麼大事,既然對方認慫放過他也可,不虞卒看見齊武在說這話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常人難以察覺的寒光。

齊武慢慢走過來,對着蘇小安道,「小安,先前的事只是個誤會,希望你別在意。」

就在這時,齊武手中寒芒一閃,多出一把匕首,直直地朝蘇小安刺去。

虞卒心道,「好狠毒的小子,竟然動了殺念。自知不是我對手,便將矛頭對準安哥。」

心念電轉之間,虞卒運起幽冥步,就在齊武手中的匕首剛剛刺破蘇小安衣服的時候,他整個人硬生生止住了,而且手臂上傳來一陣劇痛。

齊武握着匕首的整個手臂都被砍掉了,他痛苦的大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整個天然居二樓靜了,連地上齊武同伴的**聲也停止了,人人都沒想到虞卒敢下如此狠手。

「你、你砍了他手臂,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宗門的規矩可不是擺設。」周瑤驚得連說話都結巴了。

「哼,如果我不這樣做,恐怕安哥已經命喪黃泉了。要他一條手臂,是輕的。」

「完了,阿卒你快跑,我等會兒去找執法長老,所有的罪責我來承擔,你快跑啊。」蘇小安從來沒如此恐懼過,斬掉同門手臂的罪,足以判死刑!

「跑?你忘了我抽到宗門排位武會的出賽簽了么?」虞卒不慌不忙地道。

「虞卒這也只能保你三個月,三個月過後如果你還活着的話,你必定會受到宗門嚴厲的懲罰。」周瑤知道宗門排位武會的規定,提醒道。

「周瑤師姐,這排位武會怎麼回事?怎麼可以保阿卒三個月?」蘇小安疑惑道。

「宗門排位武會,是我東離皇朝五十年一度的盛會。皇朝內大大小小數千個門派,除了排名前十的宗門都要參加。每個門派抽取五年內新進的三名弟子參賽,以此來判斷各宗門培育弟子的能力,以便排位。」周瑤解釋道。

「那這和保住阿卒三個月有什麼關係呢?」蘇小安仍是不解。

「別急,聽我說完。為了真實判斷是各宗門培育弟子的能力,皇朝和十大宗門商議,在選取參賽弟子時,各宗門派選出百名修行五年之內的弟子參加抽籤。抽到簽的弟子要做詳細登記,不得私下更換修行五年以上的弟子,否則宗門要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並且停發皇朝和十大宗門的靈石和靈藥、丹藥的供給。」

「抽到簽的弟子,如果缺席比賽的話,宗門直接排名最末,同樣得不到靈石等供給。所以在這三個月內,就連宗主也不敢動虞卒。」

「原來是這樣。」蘇小安明了,隨即又想起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有別的門派派人暗殺其餘門派抽到簽的弟子,那他們豈不是會少了更多的競爭對手?」

「這種情況,你以為十大宗門和皇朝是吃素的?沒有任何一個宗門敢如此做,而且做了必然會被高手查出,這樣做的後果就是——滅宗!誰會傻到這樣做?」

「那還好,至少阿卒這三個月沒有危險了。」蘇小安稍微放心了些。

「不」周瑤卻反對道,「你不知道,宗門排位賽可是兇險無比,像虞卒這樣的修為,哪怕他現在提升到四階,或者更高能活下來的幾率都非常小。」

「怎麼可能?其他宗門不也是隨機抽取的弟子么?」蘇小安又開始擔心。

這時虞卒無奈地聳了聳肩,道:「那天參加抽籤的全是宗門五年內最精英的弟子,而我只是路過誤打誤撞抽了個簽沒想到還中了,嘿嘿。我縉雲宗運氣還不差,一個凝氣七階階、一個凝氣八階,也不至於墊底啊。」

「天吶」蘇小安瞪大了眼睛,「凝氣九階,卒那你怎麼辦?」

「參加排位賽的無一不是各宗門五年內資質最好的弟子之一,那些小門派弟子少不用說。那些排名在兩百名以內的宗門,五年內達到凝氣九階的弟子都有很多,更有一些宗門的天才少年,達到了築基境的修為,居我師傅說,這次抽中比賽的築基弟子就有不下三名。凝氣七階以上弟子三千多名,凝氣五階以上弟子四千多名,凝氣三階以下的四名。」

說到這,周瑤看了虞卒一眼,道:「凝氣一階的一名。不過虞卒現在應該已經提升到四階了,還好還好。」

「好了,先別說這麼多。」虞卒看了看斷了一條手臂的齊武,指着另外幾人道:「你們幾個死了沒?沒死把他抬走,否則一會兒他就要失血過多死了。」

正當那幾人艱難地爬起來,惶恐地想要將齊武抬走救治的時候,樓梯口卻出現幾人。為首那人一身白衣,倒是和齊武長得有幾分相似。

「齊海?」周瑤臉色一變。

這人正是齊武的大哥,在縉雲宗已經修行十年,修為達到築基境,他還有個身份,執法院二長老的親傳弟子!

「是誰!」齊海看似平淡地喝問,雙眸卻發出陣陣冰冷寒光,盯着虞卒。

「是我。」虞卒抬起頭,沒有絲毫懼意。

「好、好!把這廢物抬去醫治。」說著,齊海指着周圍的人,道:「凡是跟他一夥的,我代表師傅執法,砍他一條腿!」

周圍的人聽了連連退去,執法院的人可不好惹,尤其是有把柄在他們手上的時候。

齊海說完,並沒有立即動手,目光落在了蘇小安身上,虞卒目前他也不能動,不過蘇小安,殺了他自己都有話說!

「小雜碎,去死吧。」齊海吼一聲就要動了。

「誰這麼猖狂!」這聲音從齊海後面傳來。

一旁周瑤面色一喜,竟然是季長青過來了,他臉色還有些蒼白,可渾身氣勢卻像一道厲芒刺得人眼睛生疼。

「季……季師兄,這兩人剛才合夥斬了我兄弟齊武的手臂,我正要執法,請你不要插手。」齊海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氣勢,季長青是宗門內有數的天才弟子,不是他能比肩的。

季長青冷哼一聲,「執法也輪不到你,這件事我自會向宗門稟報,你去吧。」

那齊海看了看虞卒兩人,又看了季長青一眼,他並非魯莽之人,心下已經有了計量,只重重地哼了一聲,便帶着走憤憤離開了。

只不過,齊海面色陰沉如水,眼中凶芒畢露,這件事不可能就這樣算了。

季長青也了解齊海睚眥必報,狡詐陰冷的性格。稍後便親自將蘇小安和虞卒送回住地,那裡屬於宗門內地,他相信齊海不會傻到在那裡動手。

《怒斬蒼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