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奴強欺主
奴強欺主 連載中

奴強欺主

來源:google 作者:打瞌睡的奶爸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悠悠 翟易 都市小說

萬年之前人族在滅世浩劫之中力挽狂瀾,萬族感念其恩與當時的人族定下天道契約萬族的後代願與人族後人簽訂血契,護持人族萬世長存然而人族在浩劫之戰中損失慘重,傳承十不存一雖然契約在天道的見證下依舊有效,但人族對萬靈的約束力越來越弱展開

《奴強欺主》章節試讀:

翟易絲毫不知道,自己剛剛烤好的肉,已經被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給惦記上了。

翟易將口感最好的後腿撕下,遞給了旁邊望眼欲穿的白悠悠。

翟易心中感慨萬分:「本以為簽訂契約之後,能夠過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舒適生活。

卻沒想到,竟然淪落到伺候別人的下場。

難道異界的規則都是反的嗎?家丁有小姐伺候,主人反倒要伺候女奴。

唉!」

翟易大口撕扯着手裡的烤肉,將滿腔悲憤化為飯量。

「悠悠姐!你說龍肉是不是真的像傳說中那麼好吃啊?」翟易突然抬頭問道。

「怎麼?還想讓我從身上割一塊下來給你嘗嘗?」白悠悠橫了翟易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嘿嘿嘿!那我怎麼捨得啊!讓我直接抱着啃就好了。」翟易盯着白悠悠的胸前說道。

白悠悠俏臉一紅,送給了翟易一個大大的白眼。側過身子,專心地品嘗手裡的美味。

「青姨!你看他們都吃了大半天了,一點事都沒有。咱們就過去瞧瞧,好不好嘛!」賈鳶兒咬着自己的手指,衝著青姨撒嬌道。

青姨苦笑着搖了搖頭。

「之前不都已經查過他們的身份了嗎?按理說我們還是同學呢!不會有事的!」賈鳶兒拉着青姨的胳膊搖啊搖的。

青姨思索片刻,覺得賈鳶兒說的也有理,於是便笑着點了點頭。

得到青姨的首肯之後,賈鳶兒興高采烈地跑向翟易。青姨連忙招呼了一個侍女,一同追了上去。

「嗯…這個…能給我嘗嘗嗎?」一道清脆而又略帶嬌羞的聲音在翟易耳邊響起,將他的注意力從烤肉上吸引過來。

白悠悠早就感受到她們的動向,但卻沒有開口提醒,因為她沒有感受到任何惡意。

翟易聞聲抬起了頭,透過火光看清了眼前女子的容顏。

一頭秀髮挽成雙髻,顯得俏皮可愛。五官精緻靈動,尤其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火光的映照下,顯得熠熠生輝。

臉上帶着一些嬰兒肥,看上去更加可愛迷人。翟易收回自己剛剛的評價,承認確實把分數給低了。

身材相比之下,就顯得嬌小玲瓏一些。身上的衣服一看就價值不菲,做工和細節都很考究。

翟易的目光在胸前停留了片刻,發現確實有一定的起伏。看來是自己誤會了,她在家沒有受到虐待。

翟易根本抵禦不了賈鳶兒那渴望的小眼神,直接將剩下的烤肉全都遞了過去。

白悠悠在一旁撇了撇嘴,心中暗道:「真是沒出息!看見美女就立馬亂了分寸。」

青姨趕在賈鳶兒伸手之前將烤肉接了過來,遞給翟易一個滿含歉意的眼神,而後將烤肉遞給一旁的侍女。

「十分抱歉!這麼做絕對沒有針對你的意思!只是我職責所在,一切都需要小心謹慎。」青姨微笑着向翟易解釋道。

翟易看見侍女先是用一塊菱形的紫色石頭探測了一番,而後又撕下一小塊喂進嘴裏,這才明白青姨為何會提前道歉。

「沒關係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大家都是出門在外,小心一些也是應該的。」翟易笑着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青姨遞來一個感激的眼神,而後將注意力集中在侍女身上。

「怎麼樣?可以吃了吧?」賈鳶兒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好吃…呃不…沒有異常。」侍女一不小心把心裏話都說了出來。

賈鳶兒迫不及待地接過烤肉,不顧形象地大快朵頤起來。

青姨寵溺地看着賈鳶兒,而後從戒指里取出一些靈石遞給翟易。

翟易笑着拒絕了,說是能夠有幸被捎上一程,已經不勝感激。這些烤肉就算是自己聊表謝意,怎麼還能收錢呢?

青姨也沒再強求,看向翟易的眼神多了幾分親近之意。

一隻本就不大的靈獸被三人分食,大家肯定都沒吃飽。所以翟易又從空間里取出一隻靈獸,個頭比剛剛那隻更大。

靈獸烤好之後,依舊是翟易、白悠悠和賈鳶兒三人分食。幾人圍坐在篝火旁,一邊吃一邊閑聊,很快便拉近了彼此的關係。

青姨就在一旁默默地守護着,儘管她也被這香氣勾得食指大動,但仍舊恪守自己的原則。

翟易本以為賈鳶兒吃完之後就會離開,自己就能回帳篷睡個好覺。

卻沒成想,賈鳶兒一直沒有起身的意思,反而在那沒話找話地尬聊。

翟易也不好直接開口趕人,就在一旁假裝打了幾個哈欠。但是賈鳶兒卻視若無睹,根本不搭理翟易的暗示。

翟易心中暗嘆:「這下可好!估計她又看上自己的帳篷了。

這次不能就這麼妥協,必須堅守底線。」

翟易直接起身說道:「鳶兒妹妹!此刻天色已晚……」

「翟易哥哥!」賈鳶兒那清脆軟糯的聲音把翟易叫得骨頭都酥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無辜地望着翟易。

「呃…要不妹妹去我帳篷里休息吧!我去馬車裡將就一晚。」翟易突然話鋒一轉,將帳篷拱手相讓。

「嘻嘻嘻!謝謝哥哥!」賈鳶兒道謝之後,立馬滿臉笑容地鑽進了旁邊的帳篷,生怕慢一步,翟易就會反悔。

翟易和青姨點頭打了個招呼後就鑽進了馬車,剛一進去就開始捶胸頓足。

「唉!怎麼連句哥哥都頂不住,實在是太丟人了。」翟易一邊嘆息一邊給了自己兩巴掌。

「喲!這是在幹什麼呀?剛剛不是表現得挺有風度的嗎?」白悠悠滿是玩味的聲音從翟易身後悠悠響起,語氣中似乎還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我這是激動和開心,又能和悠悠姐親密相處了。」翟易死鴨子嘴硬地說道。

白悠悠沒有戳穿翟易,走進車廂款款坐下。翟易嬉皮笑臉地湊了過去,將頭枕在白悠悠的大腿上,側躺在狹窄的馬車裡。

沒一會兒就聽見了外面有馬車移動的聲音,翟易起身查看,發現這是商隊在調整陣型,將自己這邊團團護住。

這也算是沾了賈鳶兒的光,之前翟易的馬車可是連商隊的陣型都進不去,被孤零零地留在了外面。

翟易重新躺下,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悠悠姐!晚安!」

白悠悠點了點頭,用屏障將馬車隔絕起來。既阻擋了外面嘈雜的聲音,又防止了外人的窺探。

「青姨!你真的不進來嗎?裏面挺寬敞的,一點兒也不會擠。」賈鳶兒伸出個腦袋詢問道。

「我在外面警戒,你安心休息就好,你這次也着實是遭了大罪。」青姨寵溺地說道。

賈鳶兒也不強求,知道這是青姨的原則。縮回帳篷後伸了個懶腰,而後和衣而眠。

接下來的幾天里都是風平浪靜,商隊的作息相當規律。

清晨出發,中午休息一陣,下午繼續趕路,等到皓月當空再安營紮寨。

和翟易混熟之後,賈鳶兒再也沒覺得旅途枯燥。一日三餐翟易總能變出新的花樣,每次都能夠讓她欲罷不能。

翟易之所以如此賣力,不是因為別的,而是他已經迷失在了那一聲聲嬌滴滴的哥哥里。

每回碰到白悠悠鄙夷的眼神,翟易都能自我安慰:「就連郭大俠都頂不住那一聲聲靖哥哥,還因此放棄了金刀駙馬的尊貴身份。

我這樣的凡人扛不住不是很正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