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今天邪氣除了么
你今天邪氣除了么 連載中

你今天邪氣除了么

來源:google 作者:玫玫玫玫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若子 段雲廷 現代言情

浮世一生,人總要存在七情六慾,不知從何而來的女孩兒維持着人間的秩序,看盡了世間的滄桑人人都說段爺斷情絕愛,卻沒想到有一天栽在了這個邪門兒的小姑娘手上,一朝為妻奴終身為妻奴展開

《你今天邪氣除了么》章節試讀:

「生活如此多嬌,你說為什麼還會有人想不開呢?」

司若子已經第一百零八遍問這個問題了,膝蓋上的貓一下子跳了下去,躲遠了些。

段雲廷圍着個皮卡丘圍裙在廚房裡做飯,擦了擦手,最後一道銀耳蓮子羹也做好了,

「若若,洗手吃飯。」將飯菜端上餐桌,將手擦凈,笑着摸了摸她的頭。

「哇,這麼豐盛啊!」某個人眼睛都已經放出了綠光。

「小饞貓。」嘴角勾了勾

看着這一桌子的美食,糖醋裡脊,紅燒獅子頭,還有她最喜歡的油燜大蝦。簡直是天堂好不好。

段雲廷吃着吃着會時不時的給旁邊可愛的小女人夾菜,碗里已經堆得像山一樣高了。

舒心吶,段雲廷這廚藝真是深得她心 。

司若子吃的滿嘴流油,小聲喟嘆着。

段先生有點兒沒聽清小女人在說什麼,「什麼?」

「沒什麼呀,就是誇你大總裁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

司若子吃飯的時候真的很專一,連個眼神都沒留給段先生。

段雲廷笑了笑,但笑意卻並不直達眼底,相反的,在司若子看不見的地方,他的眼裡盛滿了幽深。

揉了揉司若子的頭髮,沒說什麼。

他一向知道她最喜歡什麼,但是卻不知道什麼才能留住她,就算她表現得再怎麼依賴他,他也沒有感受到司若子授予他的那份愛。

僅僅是喜歡不能讓他滿足,因為這些日子的相處下來,段雲廷真是覺得自己有些魔怔,對司若子的愛也越來越沉重。

大家都知道一個靠譜的總裁身邊總會有一些狐朋狗友,就說那些不靠譜的兄弟們,京市大家族中的單傳,典型富二代。

果不其然,段總的電話總是不合時宜地響了。

段雲廷皺了皺眉頭,像是因為打擾了他和司若子的相處而不滿。

電話一接通,那面就開始鬼哭狼嚎了起來

「段哥,段哥,我出事兒了,快來快來啊。」

我們的段總毫不留情的掛了電話,沒有猶豫。

倒是司若子聽到了聲音,笑了笑。

「是小慫吧。」

「嗯,不用管他,估計又是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一個勁的往司若子的碗里夾菜,顧總又覺得,這碗太小了,趕明應該換個大一點的碗,才放一點點菜就滿了。

電話又響了起來。

「段哥,先別掛啊,救救我啊!」那面的聲音顯然已經是哀求狀態了,伴隨着一陣嘈雜的聲音,好像有歌舞廳的迷亂。

沒由來的嘆了口氣,宋仔宗的父母和自己交好,走之前,把他託付給自己。

宋仔宗是宋家大少的獨生子,外界都傳聞宋家大少宋段無意爭奪家產,帶着妻子吃吃喝喝,環球旅遊去了。

可這其中事由卻只是一面說辭。

「寶貝,我出去一趟,好么?」段先生的臉上出現了懇求的表情。

「好吧,不過回來的時候給我帶宵夜哦。」

司若子仰着小臉,抱着段雲廷的腰,不是不可以出去自己吃,只是她覺得只有段雲廷親自帶回來的才最好吃。

可段雲廷剛出了門,司若子回到自己房間,翻出一件奇怪的斗篷,披在身上。

那斗篷,外面是黑色的,裏面卻是紅色的,邊沿處還用金絲線一樣的東西綉出了一道道複雜的梵文。

趁着夜色朦朧,悠悠地走出家門。

因為家裡沒有傭人的緣故,所以偷溜出去這件事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監控嗎?

段雲廷對她從不設防,甚至都不用故意去黑,刪除一下就可以了。

段雲廷剛到了『狐朋狗友』給他發的定位,就發現這是在....

『耀夜』著名**酒吧,其實早就有人想把這裡給剷平了,但奈何背後勢力無人知曉。

段雲廷身邊的人護送着他到了1772號門口,率先打開了門。

當看到屋內的景象的時候,段雲廷精準鎖定某個狐朋狗友。

屋內被逼迫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一臉屈辱,長手長腳沒處安放,只能蜷縮在沙發上。

看到段雲廷的那一刻就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要不是場合不對,他都要跪下來叫爸爸了。

「段...」

「閉嘴。」惡狠狠地,夏庸言出了聲。

宋仔宗只好委屈兮兮地閉上了嘴,一雙大眼睛看着段雲廷忽閃忽閃的。

京市一大美男宋仔宗以什麼出名呢?

當然是他的那一副弱受氣質,但是孩子就算頂着全京市所有名媛眼裡冒出的磕cp綠光,也要改變他的形象。

於是他開始開酒吧,打競技,飆車,然後...他就成為了名媛眼中的想當1的0。

嗯,針不戳。

就因為這個,可憐的宋仔宗和夏庸言比了一場車技。

毫無疑問地輸了,但是他並沒有兌現賭注,就被抓到了這裡。

「夏少爺還有綁架的習慣?」段雲廷走到夏庸言的對面沙發坐下。

夏庸言遞給了他一支煙,

「不了,戒了。」

「宋少爺可是還欠我一個賭注。」

夏庸言抽了抽眉頭,將煙收了回去。

「他要的什麼?」段雲廷看向了宋仔宗。

說到這,宋仔宗瞬間就委屈了,夏庸言就知道用語言激他,跟自己打賭如果自己輸了就得把自己心愛的車鑰匙給他。

宋仔宗怎麼可能受得了這種激將法,一氣之下就答應了。

「他要我的,車。」

「給他。」段雲廷的話似乎有些毫不留情。

段哥都發話了,他還能怎麼辦。

宋仔宗癟着嘴將手裡的車鑰匙遞了出去。

段雲廷又看着夏庸言,笑得溫和,「那麼這樣,夏少爺,人我就帶走了。」

夏庸言只能點頭送客,段雲廷來要人誰敢不放。

況且,他又不是真的要宋仔宗那輛破車。

最近得了一個掛墜

想必掛在宋仔宗的車鑰匙上,應該是氣質相符。

夏庸言有些愉快地眯起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