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末世房車,校花學姐是張A級卡牌
末世房車,校花學姐是張A級卡牌 連載中

末世房車,校花學姐是張A級卡牌

來源:google 作者:伶龍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萬幸 伶龍 遊戲動漫

【末世+喪屍+房車+卡牌?】「恭喜宿主獲得末世房車系統,擊殺喪屍,升級房車,收集卡牌,目標是生存!」喪屍病毒爆發,室友率先變異!覺醒房車系統,竟是五菱神車!本想安身立命,非要收集卡牌!命都要不保了收集鎚子卡牌?校花學姐上車的瞬間我就懂了!「學姐你是A啊……」學姐暴怒,「老娘是C!」展開

《末世房車,校花學姐是張A級卡牌》章節試讀:

「一共有10包泡麵,一捆香腸,兩包薯片,兩包餅乾,4個蘋果,2個水果罐頭,4盒自熱煲仔飯,還有12瓶鮮牛奶……」

孟蓁蓁頓了頓,「吃的都放在這個儲物櫃里了,這個牛奶,好像保質期很短……」

萬幸一拍腦門,可不是嘛!

奶站每天送的鮮牛奶,當天不喝,第二天基本上就壞了,當時腦子一熱忘了這茬,還累死累活地搬下來。

「喝了吧,能喝多少喝多少,別浪費了……」萬幸苦笑着說。

於是一男一女人手一瓶鮮牛奶,一邊說話一邊喝起來。

「嗯,電器算是我的手機,一共有兩個手機,一個筆記本電腦,一個平板電腦……這種東西好像也沒什麼用了,我放在最底層的儲物櫃里了。」

孟蓁蓁喝着牛奶,有條不紊地說道,她的嘴唇上沾了一層白色的奶沫,萬幸看着可愛,指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提醒她舔舔。

「啊?」孟蓁蓁一愣,沒明白萬幸的意思。

「舔舔。」

「舔……」孟蓁蓁的小臉騰地一下就紅透了。

這怎麼好……

雖然她對萬幸多少有些好感,但是這也太急了吧……

「我們今天才剛認識……」她扭捏地說道,「可不可以互相再多了解了解……」

「啊?」這下輪到萬幸蒙圈了,這學姐冷不丁的說什麼情話呢?

兩秒鐘過後,萬幸一下子反應過來。

這姑娘真是呆萌呆萌的。

他打算調戲一下孟蓁蓁。

於是擺出一張臭臉來,說道,「怎麼,不願意?」

「不是——我就是覺得有些發展太快了……」孟蓁蓁說道,嘴唇上還沾着奶沫,看上去可愛極了。

「我冒着生命危險救了你的命,舔一下都不行?」

萬幸繼續在危險的邊緣試探,可聽見他這話,孟蓁蓁的臉上瞬間蒙上一層霜來。

「我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不光是之前,以後沒有你我也很難活下去,但是我不會為了活命出賣自己的身體!你讓我舔……我可以做到,只要我們再多了解了解,我……反正不討厭你!」

她吸了一口氣,十分失望地說道,「如果你現在非要讓我做的話,那就強迫我吧,我不會反抗的!」

孟蓁蓁乾脆閉上了眼睛,昂起頭,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

萬幸愣住了,這一下無心的玩笑反而讓他更了解孟蓁蓁這個人了。

在他的認知里,一個大學中的幾個校花,確實是生的不錯,有作為女性的本錢。

但凡是男人都喜歡看漂亮的女人,但是看歸看,會不會選擇共度餘生,卻是另外一碼事。

對於萬幸來說,他不會選擇一個校花來當自己的女朋友。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們太耀眼了。

或是說,萬幸覺得自己配不上,各種意義上來說,他把握不住。

而且還有一個比較奇怪的理由,正如殷素素對張無忌說的話,越漂亮的女子越會騙人,萬幸總是對和漂亮女人深交有一股排斥感。

她們有美貌作為資本,就難保會用這資本去換一些不太光彩的東西。

這是萬幸靈魂深處,對於漂亮女人一種惡臭的刻板印象。

但是這刻板印象今天被面前這個柔弱的女子給打破了。

當她意識到自己的弱小,又同時擁有着名為美貌的財富的時候,她並沒有用美貌去換什麼東西,而是依然遵從自己的內心。

這算是一種氣節,這氣節深深打動了萬幸。

萬幸突然覺得愧疚起來,他扯出一張面巾紙,輕輕擦去了孟蓁蓁嘴唇上的奶沫。

「對不起,我是想讓你舔自己,看你想歪了,就想逗逗你,」萬幸真摯地說道,「我錯了,我不該用這種方式開玩笑。」

孟蓁蓁愣住了,她看着萬幸誠懇的態度,先是恍然大悟,然後是羞赦自己不矜持,最後臉越來越紅。

她對這個男人更有好感了。

他是個尊重女性的男人。

孟蓁蓁從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她沒有交往過男朋友,確實在小的時候對某個男孩有過好感,卻從來沒有到現在的這種程度。

一場巨大的災難,竟然讓她找到了真命天子?!

她有些不對勁,她自己都感覺到了。

車裡的氣氛瞬間變得微妙起來。

半晌,孟蓁蓁小聲說道,「嗯,我接受你的道歉。」

「謝謝,你繼續吧。」

「以後有機會的……」

「什麼?」

孟蓁蓁就不再說了,紅着臉繼續整理物資。

「這個繩子和拳擊手套什麼的,我估計我也用不上,你放在前面吧,以防萬一。」孟蓁蓁說著把王哥健身用的東西遞了過來。

萬幸點點頭接過,兩人的指尖碰到一起,又是一陣心悸。

「你的衣服,五件短袖,兩件長袖,一件外套,三條褲子,還有一盒內褲……」

「呃啊啊啊,這個一會我自己來!」萬幸連忙打斷她,尷尬的腳趾發癢。

孟蓁蓁得意地笑了,算是扳回一城來。

突然,她發現一個小本子,趁着萬幸整理自己衣服的時候,她好奇的打開看了一下。

孟蓁蓁瞳孔地震,驚聲說道,「你也是Z大的學生?!你才大二?!我還以為你比我大?!」

「呃,對啊,你多大?」

「我大三啊!」

「我說你年齡多大,哪年生的?」

「00年11月23號。」孟蓁蓁說道。

萬幸「哈哈」大笑起來,指着學生證上的出生日期驕傲地說道,「看好了,我比你大了半年呢,只不過上學早,有什麼好驕傲的!」

果然,萬幸是00年5月29號生的,比孟蓁蓁大了半年。

萬幸還在那哈哈大笑,為自己比孟蓁蓁大而開心,孟蓁蓁卻已經羞赦地垂下了頭。

既然比自己大,就沒什麼顧慮了……

「再說你認不出這是我們學校後山嗎?」萬幸說道。

「這是學校後山?」孟蓁蓁一臉疑惑,她大學三年都沒聽說過學校還有後山。

這下輪到萬幸語塞了,人家大三都沒聽說過後山證明人家純潔,沒做過亂七八糟的事。

他大二就知道這種地方恰恰證明了自己猥瑣。

所以,勝負已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