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迷途小書童
迷途小書童 連載中

迷途小書童

來源:google 作者:花下獨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雲煜 軍事歷史 花下獨白

穿越到叛國將軍的廢物公子身上,重回十八歲的青蔥歲月雲煜一覺醒來,便與古代的美貌女總裁糾纏不清自此,臨安郡錢府,出了一位鮮衣怒馬,文才無雙的書童雲煜,你...到底是何人?雲煜璨然一笑:塵世中,一迷途小書童而已!展開

《迷途小書童》章節試讀:

撕破天際的閃電從臨安郡上空一划而過,

勾勒出被風雨肆虐的雲家小屋,青磚黑瓦,風雨飄搖!

「夫人,公子醒了!」

狹窄寒酸的兩房小院內,響起一聲女子的驚呼,穿透暴雨的呼嘯,透着激動和欣喜。

正屋那間不大,但打掃得異常乾淨整潔的堂屋內,正坐在老舊的八仙桌前,藉著昏暗的油燈縫着衣衫的婦人,聽到側面廂房傳來的呼聲,喜得手指一抖,針尖將手指刺出了一滴嫣紅。

婦人將手中針線活一扔,跌跌撞撞地就衝進了雨幕。

東面廂房內,雲煜睜開了雙眼,緩緩掃視了一眼極其破舊的廂房後,滿眼迷茫緩緩消散,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呵呵,連穿越都只能穿到一個家徒四壁的癆病鬼身上,哎,果然是天生的屌絲命啊。」

這是雲煜穿越後的第一次蘇醒。

「煜兒…煜兒…」

渾身濕透的婦人,踉蹌着奔了進來,渾身濕透。

一雙粗糙的手掌,撫上了雲煜蒼白清瘦的臉頰,一滴熱淚,混着雨水,滴在了雲煜臉上。

這讓雲煜有些不太適應。

自己母親早亡,那個賭鬼父親從小對自己就是拳打腳踢,讓他從未感受過父愛如山,母愛如海。

「這…便是母親嗎?」

雲煜從婦人的眼神和淚水中,看到了那源自內心深處的疼愛和關心。

微微張嘴,想說話,但終究沒說出來,腦袋一沉,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間,只看到一個溫婉的女子不斷給自己喂葯,擦拭身體,幾乎是衣不解帶地日夜照顧自己。

「林氏,一月之期已到,按照契約約定,既然沒錢還,我們便帶走小月小娘子…怎麼滴?契約寫得明明白白,你還想賴賬不成?」

一聲不耐煩的怒吼,將雲煜從噩夢不斷的迷糊中徹底驚醒。

兩世的記憶融合,已如百川歸海,再無波瀾。

那場秋涼大雨,也早已隨地球上的那個屌絲青年一起,消失得無影無蹤。一縷陽光透過薄薄的窗紙,照在了雲煜蒼白清瘦的臉上,恍如隔世。

「不要,不要…你們不能帶走小月啊…錢我們一定會想辦法還上的…求各位爺再寬限幾日啊…」

娘親無力的哭喊,驚得雲煜來不及享受深秋陽光的溫暖,拖着孱弱的身軀,撐着床沿坐了起來。

剛站起身,一陣虛弱襲來,雲煜扶額緩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努力移動腳步,卻是踢中了一片還散發著濃烈的葯氣的瓷碗碎片,發出叮里哐啷的一陣響,

「這是?我打碎的?」

雲煜晃了晃腦袋,依稀記起了自己狂躁地打碎葯碗,還打了照顧自己的女子一耳光之事。

慘然一笑:

「唉,從小體弱多病,常年被人欺辱,這次又差點被人打死,哦不,就是被人打死了…也難怪心性孤僻怪異了,但是將脾氣發在疼愛自己的人身上…」

雲煜轉過頭,看向床邊的銅鏡,暗自罵了一句:

「雲煜,你真不是個東西!」

罵完自己卻愣住了,只見銅鏡中,是一張清瘦俊逸的臉龐和修長挺直的身軀,熟悉,而又陌生。

「前世若是有這樣一副皮囊,哪還用得着下班送外賣存錢買房子啊,怕是有大把姑娘倒貼啊。」

雲煜摸了摸俊朗得勝過前世明星的臉龐,露齒一笑,總算是有一件值得開心之事了。

「不要,不要啊…小月…你們不能帶走小月…」

門外母親突然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接着是一個女子輕柔但堅定的聲音:

「夫人,別傷心,只要公子沒事便好,他是咱們家唯一的男人。我去了『怡紅院』,還能多掙些錢給公子買葯。」

雲煜心中一痛,依稀想起自己被那群紈絝的爪牙打得奄奄一息後,母親和小月商議着借錢請郎中一事。

小月,比自己大兩歲,五歲那年被父親買來家中,從小照顧雲煜生活起居的貼身奴婢。

雲家巨變之後,整個雲家大廈傾塌,到如今,已只剩這當初在街頭買來的奴隸,與雲家母子不離不棄。

雲煜心中一沉,怡紅院,那是臨安郡的風月之地,女子被拉去那種地方,能有什麼好事?

「肯定是借高利貸了!」

雲煜踉蹌着推開房門,正看到小月正被兩名大漢拉扯的纖瘦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