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美女,能讓我這個高手禍害嗎?
美女,能讓我這個高手禍害嗎? 連載中

美女,能讓我這個高手禍害嗎?

來源:google 作者:我家小老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流 我家小老弟 都市小說

夏流,進入都市,本想談個戀愛,順便摸摸魚,奈何高手在哪都會發光,實力不允許他低調,無奈被歷史的車輪推着走,踏上一條本不想走的路好吧,事,我幫你們辦,但誰也別阻止我談戀愛,明白?展開

《美女,能讓我這個高手禍害嗎?》章節試讀:

「艷姿姐,謝謝你的晚餐!沒想到你手藝這麼好,我還是第一次享受到如此佳肴。」

女人挺高興,情不自禁回了句:「喜歡那就多來。」

「真的嗎?姐姐,真是太好了。不但人美,心地也如此善良,知道我住444號生活不易。」

柳艷姿無語,這傢伙大蛇隨棍上的本事絕了,能要點臉不?笑得那叫一個不自在。

「好了,吃飽喝足。艷姿姐,不送我出去嗎?」

「啊,對對。送你,要送你。」這回女人學乖了,可不敢多言,弄不好他要留宿怎麼辦?

剛出門,一個年輕帥哥一頭湊上:「柳小姐,你好。又見面了,晚飯吃了嗎?」

女人皺皺眉,似乎並不待見。夏流餘光一撇,這不是那傍上富婆的保安,怎麼,得隴望蜀不成?

「喲,這位哥們,一個人出來,你家老姐姐知道嗎?這年紀的女人醋味大,你可要小心,別丟了飯碗。」

男子有些尷尬:「怎麼會。出來倒個垃圾,能有什麼問題?這點人生自由誰管得着?」

夏流煞有其事:「嗯,也是!你也是憑本事吃飯,一般男人取代不了。」

柳艷姿掩嘴直笑,這傢伙挺會損人,對方是什麼人,整個小區有誰不知道,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果然男子略顯不爽:「兄弟,你什麼意思。五十步笑百步?」

「呵呵,我是小姐姐,你是老姐姐,能比?何必自欺欺人呢?」

「你…」

男子話沒說完,一個粗魯女聲傳來:「親愛的,你怎麼又來這?」

老姐姐牽着兩條杜高一臉不爽,雙眼在男人身上瞟過,接着又看看柳艷姿,似乎想搞清情況。

「啊,寶貝你怎麼來了?這不正好經過,走,我們回家。」男子換上一副諂媚之容。

「哼,我不出來,只怕你還不想走吧!說過很多次,不准你過來,膽子大了。」老娘們不依不饒。

「寶貝,這不正好遇見柳小姐,都是鄰居,不打招呼不禮貌。」男子很尷尬。

「不禮貌?跟狐狸精有什麼好說?我看你是有小心思吧!警告你,別讓我知道,否則掃地出門。」

「是是是,我怎麼敢有歪心思。正好,正好,以後絕對不多說一句。」

「知道就好。這種不要臉女人離她遠點,晦氣。」老娘們拉着男人罵罵咧咧,氣得柳艷姿臉發白。

「等等。是誰罵我艷姿姐?他媽的,誰家沒把門關好,放頭母豬出來亂拱?」

夏流可不管禮貌不禮貌,那大嗓門一喊,引得眾人紛紛駐足,還別說老娘們二百多斤,真像豬。

「你說什麼?小混蛋,是那個娘們褲襠沒關好,把你給漏出來?有種再說一遍。」

「哼,說得是你。三八,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長得跟豬一樣,還他媽出來嚇人,失心瘋了吧?」

「你你你…」老娘們氣得全身顫抖,那身膘如小山般,真他媽絕了。

「你什麼你?還說不是豬,連話都說不清,怕是豬妖沒進化好吧!丟人現眼,還不滾。」

這小子說話惡毒,氣得對方差點昏倒,旁人則是大笑,還真他娘是個人才,形容詞恰到好處。

「小王八蛋,你找死。」老娘們一巴掌扇來,手跟蒲扇一般,虎虎生風,跟武林高手有一拼。

『啪啪』

夏流後發先至,左右開弓,直接給對方兩個耳刮子,抽得老娘們暈頭轉向,原地直打轉。

「去你的。」一腳踹上磨盤般屁股,這娘們一個惡犬撲食將男子壓倒,半天沒爬起來。

「媽的,給我滾。」

女人火冒三丈,從來只有欺負人,何曾被人欺負,指着兩條杜高:「給我上,咬死他。」

惡人養惡犬,兩頭畜生得到命令,盯着夏流,一個前竄張嘴便想咬。

哪知迎上夏流殺人般的眼神,立馬慫了,狗比人更敏感,嗅到一股危險氣息,那是殺氣,好濃烈。

別以為狗傻,聰明着呢!眼前這人,別看山青水綠,殺氣衝天,如從修羅場爬起,豈能招惹?

『嗷…』

發出嚇破膽的慘叫,夾着尾巴不敢動彈,生怕再有不敬,會被對方生吞活剝,低着狗頭不敢視人。

「給我上,兩條廢物!平時齜牙咧嘴,現在慫了?上,否則老娘回家剁了你們。」

女人公鴨般嗓子令夏流很是不耐,看了眼兩條杜高,指了指對方,情況再次發生突變。

原本放狗咬人,如今被自己的狗拚命撕咬。兩條惡犬哪還管你是不是主人,打死不鬆口。

這娘們疼得滿地打滾,活脫脫在豬圈裡打滾的母豬,眾人大聲鬨笑。

狼狽不堪中灰溜溜滾蛋,被自己養的狗咬,怪誰去?

「夏流,謝謝你。」

「謝什麼,艷姿姐請我吃飯,我給你排憂解難,互相幫助。不幹點事,以後哪好意思上門吃飯?」

炎炎夏日,大街上滿是苗條少女,一帥哥漫無目的壓着馬路,雙眼瞟過,嘴裏喃喃自語。

「果然是大城市,女孩子好前衛!嘖嘖,黑絲高跟,好美!」

說到一半,眼珠子被一女生吸引,太靚了!如果艷姿姐是一百分,此女至少九十八,大長腿啊!

跟在人家身後上了車,上班高峰期,人多擁擠,女生皺皺眉卻也無奈。

這貨在人家身邊,時不時瞥上幾眼,確實漂亮,身材真好,不免浮想連連,掛着一絲壞笑。

『吱』

一個急剎,一車人來了個前沖,按說武林高手不動如山,怪只怪一心在妞身上,站立不穩。

『呲』

隨之臉上滿是水漬,還有一股牛奶味?

下一秒,女生一聲尖叫:「慘了慘了,炸了!」

「啊!美女,不好意思,沒事吧?哪炸了,我看看,我幫你修,修不好我賠。」

下意識討好人家,一車人忍着笑,這小子故意吧?裝啥大尾巴狼?

「誰要你賠,倒霉!」

夏雪月一臉鬱悶,車壞了再修,難得坐一次公交,遇上這傢伙,出門沒看黃曆不成?

夏流訕訕一笑:「那啥,作為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沒事啦。」

小妞氣急,將牛奶扔他臉上:「賠你妹!」

一動才發現衣服沾了水,大大不雅,連送幾個殺人般眼神,真是個喪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