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賣肉的我,突然有了未婚妻
賣肉的我,突然有了未婚妻 連載中

賣肉的我,突然有了未婚妻

來源:google 作者:斬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彤 都市小說 馬曉宇

作為一名市場擺攤賣豬肉的小販,馬曉宇的夢想就是有吃有住,最好再有個漂亮的媳婦暖被窩但有一天,突然有人告訴他,他是一名家族棄子,還被帝都的豪門千金看上了,幾個月後就完婚只不過這份婚約變成了催命符,從那一天起,無數的陰謀詭計紛至沓來,似乎每個人都想將他殺之而後快在經歷了無數磨難後,單身了二十多年的馬曉宇終於怒了,既然你們都想我死,那我就活出個樣子讓你們看看!展開

《賣肉的我,突然有了未婚妻》章節試讀:

陽光、沙灘、海浪。

馬曉宇愜意的躺在的太陽傘下的長椅上,

隔壁馬姐家的模特閨女穿着比基尼,給自己捶着腿。

會所里的小姑娘笑意盈盈的喂着自己剝好的冰鎮葡萄,

雪白的肌膚甚是養眼。

最解氣的是一向對自己冷言冷語的母夜叉,像個溫柔小少婦般,再沒了半點脾氣。

甚至不時向自己撒着嬌。

馬曉宇這個揚眉吐氣啊!

指了指自己左邊臉頰,母夜叉方彤那櫻桃般鮮艷欲滴的紅唇慢慢靠近。

就在他感覺自己要達到人生巔峰的時候,突然畫風一轉,不知怎的變成了包租婆那張蚌精大臉。

「卧槽!」

馬曉宇悚然坐起。

這才發現,原來是一個夢。

「嚇死老子了,本以為是個愛情動作片,沒想到變成了恐怖片!」

馬曉宇暗暗嘀咕了幾句,猛然間想起了什麼,趕緊檢查一下自己的雙手。

還好一根指頭都沒有少,頓時鬆了口氣。

「醒了?」

然而,一道熟悉略帶冰冷的聲音卻在旁邊響起。

抬起頭,是方彤那張掛着萬年寒冰的臉。

「呦,方大美女,你怎麼在這兒?」

「你說呢?忘了昨天你是怎麼回來的嗎?你好出息啊,竟然去調戲蔣天雄的女兒,人家都找到我頭上來了,真給我長臉!」

方彤鳳眉倒豎,想起昨天馬曉宇被抬回來的時候,那副丟人的樣子,她真想把這傢伙塞到老鼠洞里去。

「擦,原來那丫頭是蔣天雄的女兒啊!怪不得那麼刁蠻,等着吧,老子早晚把場子找回來!」

「夠了!馬曉宇,帶你來香江不是為了尋歡作樂和小丫頭鬥氣的,別忘了你的任務!」

見方彤生氣,馬曉宇連忙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陪起了笑臉。

「呵呵,我這不是想着被一個小丫頭欺負了,丟咱們公司的臉么!既然您都發話了,我就先放她一馬!」

「少廢話,昨天總部又傳來了一些關於劉少鑾的資料,現在跟我去找蔣天雄,看看能不能在這方面找到突破口。」

「好嘞!」馬曉宇答應一聲,剛要起身但很快停了下來,嬉皮笑臉道:「彤姐,還得麻煩您先出去一下。」

方彤皺眉道:「怎麼了?」

「你在這裡我起來不方便。」

「放心,我沒給你脫衣服,沒什麼不方便的。」

「嘶,這個不是脫衣服的事。」

「哼,我只知道每個月女人都有幾天不方便,什麼時候男人也不方便了?」

馬曉宇一本正經道:「這你就不懂了,男人嘛,尤其像我這種精壯的男人,每天早上某個部位都會悄悄起立搭個帳篷什麼的,當然,您要是不介意,我也無所謂!」

說著就要掀開身上的被子。

而這時方彤終於明白了什麼,俏臉一紅立刻轉過身去。

狠狠啐了一口,罵道:「流氓!」

馬曉宇臉上卻掛着壞笑。

不知道為什麼,能讓方彤吃囧,總感覺美滋滋的。

南山公墓。

天氣有些陰沉,吹來的風中都帶着絲絲的潮氣。

一身黑色西裝的蔣天雄望了眼墓碑上那張依然年輕美麗的臉龐,

再看了看身旁與之有八分相似的女兒,

柔聲道:「勝男,要下雨了,回去吧!」

此時的蔣勝男沒有了往日假小子般的驕橫跋扈,微微點了點頭。

只是在離開時,回首看了眼那張照片里的女人。

由兩輛奔馳轎車組成的車隊行駛在返回別墅的路上,

似乎由於快要下雨的原因,路上的車很少,司機微微加快了油門。

「勝男,你媽媽生前最遺憾的就是沒能看到你嫁人,你想現在年紀也不小了,把玩的心收斂一下,找個喜歡的人嫁了,也算是了了我和你媽媽的心愿。」

坐在後排的蔣天雄拉過女兒的手,此時的他不是什麼江湖梟雄,而是一位父親。

「其實我覺得文浩那孩子就不錯,就是年輕冒進了些。」

「哼,才不要,你們男人沒有什麼好東西!」

蔣勝男卻顯得很煩躁,甚至抽回了自己的手。

蔣天雄神色變得有些黯然,嘆了口氣道:

「我知道你一直怪爸爸,不過有些事情不是我們能控制的。

這些年來,我努力讓社團洗白,為的就是你們這一代遠離那些打打殺殺。

我老了不能陪你一輩子,我不想我走了之後,沒人照顧你。」

想當年,蔣天雄也不過是社團的一個馬仔,整天打打殺殺。

蔣勝男的母親正是在那段歲月被仇家找上門,砍成重傷,最終沒有搶救過來,死在了ICU。

蔣勝男的性格變成如今這樣和小時候的經歷有很大的關係。

和自己的父親之間總有個心結沒有打開。

「我不需要誰照顧,自己一個人也挺好!」蔣勝男固執道。

「你啊,小孩子心性!」

蔣天雄笑了笑,接著說道:「沒有人天生就喜歡孤獨,堅強和冷漠,只不過是怕受到傷害的偽裝而已。

這點,你和龍域來的那位方組長很像。

對了,還有那個小馬兄弟,別看他平時弔兒郎當的,其實很有愛心!」

「他?」

蔣勝男腦海里浮現出馬曉宇那賤賤的樣子。

不知怎的,屁股還有股隱隱作痛的感覺。

「哼,我怎麼沒看出來他哪裡有愛心?」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從機場接他們回來的路上,遇見了一隻橫穿馬路卻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小狗,是他叫司機停車,然後把小狗抱到了路邊。」

「那又怎麼了,沒準是演給你看呢!」

蔣天雄搖了搖頭,

「我們素不相識,他沒必要演給我看!就算是為了博得我的好感,那他飯桌上就應該表現的彬彬有禮,更不會提出去會所那種地方了。」

蔣勝男沉默了,似乎覺得父親說的有道理,不過那又怎麼樣?

即便如此,對於那個傢伙,她也沒什麼好感。

見女兒不發話,蔣天雄也不再多言。

有些事情雖然講究言傳身教,但是最終還要自己去體會。

他相信以女兒的冰雪聰明,將來一定會明白。

就在這時,行駛中的奔馳突然停了下來。

本來在閉目養神的蔣天雄睜開眼皺眉道:「怎麼停下來了?」

「前面有輛車擋在了路中間,咱們過不去。」司機探頭張望了一下說。

「是事故嗎?」

「不知道,好像是車壞了。」

「文森,你下去看看!」

副駕駛上的一名大塊頭保鏢點點頭,下車小跑過去。

發現一名戴着鴨舌帽的男子正在正在引擎蓋里鼓搗什麼,於是大喊道:「喂,兄弟,怎麼回事,能不能把車靠在邊上,讓我們過去!」

「不行啊,引擎和剎車都壞了,一動就剎不住車。」

男子頭也不抬的回道,聲音低沉沙啞。

文森曾是一名專業拳擊手,獲得過輕量級冠軍,不過在那之前在汽修行當過幾年夥計,聽到剎車和引擎同時壞了,不禁有些奇怪,貼上去準備幫忙瞧瞧。

然而,就在他剛走到車旁邊的時候,突然寒光一閃,男人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朝着他的小腹狠狠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