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論:九尾如何帶歪鳴人
論:九尾如何帶歪鳴人 連載中

論:九尾如何帶歪鳴人

來源:google 作者:騎馬與看傻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九喇嘛 遊戲動漫 漩渦鳴人

「旋↗渦↘鳴↗人↘!!!為什麼你從小就被所有人討厭?」「為什麼每次陷入絕境時都能爆發?」「為什麼明明查克拉控制力不弱卻連踩水都做不到?」九喇嘛仰頭大笑:「答案只有一個——」「你就是!十二年前差點摧毀木葉、殺死了四代目火影的我,尾獸最強九尾九喇嘛的人柱力噠!哈哈哈哈哈!」展開

《論:九尾如何帶歪鳴人》章節試讀:

有一說一,在九喇嘛的認知中,鳴人對佐助感覺比對小櫻或者雛田都要上心,佐助有一點不爽或者不甘心鳴人都能察覺到,但就是察覺不到小櫻討厭他,以及雛田喜歡他。

當然了,小櫻討厭他是以前的事情,現在三人已經是非常穩定的三角關係了,就是鳴人→小櫻→佐助→鳴人這種關係,雛田?天真,三角形是最穩定的結構你不知道嗎?

要不是佐助後來叛逃退出這個三角形,怕是三個人最後都沒啥好結局,最好的結局就是鳴人和佐助在一起,小櫻和雛田貼貼。

……不知道為啥九喇嘛居然有種很想看到那一幕的錯覺,嗯,是錯覺。

不過話又說回來,鳴人現在的實力確實不強,對上寧次的話勝算基本為零,就算使用通靈之術在沒有九喇嘛查克拉支援的情況下也通靈不出啥強大的蛤蟆。

真想贏的話就只能趁着寧次大意的時候來一手突襲,一開始示敵以弱,然後突然爆發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可惜鳴人不會這種『高端』戰術,他的信條就是莽穿一切,這一點倒是跟玖辛奈很像。

隨着鳴人的問題落下,其他人也沒啥疑問了,氣氛已經推到這種地步,除了戰鬥也沒有別的事情可做。

不知火玄間收起對戰表,面無表情的看着在場七人:「那麼,接下來就是第一場比賽。」

七人下意識將目光轉向他。

「木葉的漩渦鳴人。」

鳴人握緊拳頭。

「以及木葉的日向寧次。」

寧次揚起嘴角,彷彿已經看到結局。

不知火玄間看了兩人一眼:「除這兩人以外,其他人可以去備戰區等候了。」

備戰區,這個不需要解釋,不過備戰區所在的位置是比賽場地左邊,場地是圓形建築,四周是圍牆,約十層樓的高度,圍牆上方是觀眾席,正前方是貴賓席,在牆壁下方有一個小門,裏面樓梯走進去就能到達備戰區。

大概就是在圍牆**的地方,上面的觀眾看不到他們,而他們可以觀察到正在戰鬥的選手。

隨着其他五人離開,整個場地上就只剩下鳴人、寧次和身為裁判的不知火玄間,此時鳴人和寧次對立,不知火玄間站在兩人**用餘光觀察兩人。

寧次這種天才能進入決賽不知火玄間到不奇怪,但不得不說,鳴人這種傢伙都能進入決賽屬實是有些超出不知火玄間的預料。

不過,估計馬上就會結束了吧,不知火玄間心想,表面上不動聲色:「現在是,木葉中忍考試第三場,由木葉的漩渦鳴人對戰木葉的日向寧次,雙方準備好了嗎?」

吊車尾就是吊車尾,寧次輕哼一聲,嘴角帶着些許嘲諷:「看來你有話要說啊。」

鳴人握緊拳頭,眼神不自覺沉了下去,他看着寧次,右手成拳伸出直指寧次:「我之前也說過,絕對會贏。」

這是!看台上,剛剛到來的雛田有些驚喜的捂住嘴巴,這個動作,是預選賽時自己被寧次尼桑打倒時,鳴人說過的話。

寧次就這樣看着鳴人,這傢伙的眼神充滿了自信,不像是在逞強,但是……

「這樣才有趣。」寧次毫不在意的笑道。

青筋從寧次的太陽穴方位暴起,彷彿查克拉的脈絡般連接雙眼,伴隨着雪白瞳孔中倒映出鳴人的聲音,寧次擺出了戰鬥的架勢:「真想看看你在面對現實時驚慌的眼神。」

「別啰啰嗦嗦的!快開始吧!」鳴人的雙眼依然沉着,雖說怒火已經在燃燒,但此刻他居然能保持理智。

連九喇嘛都覺得不可思議。

鳴人能冷靜的面對對手,這簡直就是對『鳴人』這兩個字的侮辱,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傢伙雖然衝動但做事還挺有條理的,而且每次都能弄出一些讓人驚喜的結果。

他也稍微改變了一些,大概是昨晚的雞湯起作用了。

不知火玄間瞥了兩人一眼,他也是預選賽的觀眾之一,自然知道這兩個人的過節,現在不正好嗎,適量的情感波動能讓戰鬥變得出色,他也很期待鳴人的表現。

主要是想知道這傢伙能撐多久。

風不知何時再度吹拂,但這一次卻並非帶着聲響和歡呼,而是壓抑在鳴人和寧次**,彷彿旋風般捲起灰塵,在天空飛舞,強烈的壓迫感自二人身上散發,相互碰撞又不斷升騰。

不知火玄間稍稍驚訝的看了鳴人一眼,他也沒想到鳴人能擁有這般強大的氣勢,不過現在他是裁判,見氣氛差不多到了,他舉起右手,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狠狠揮下:「比賽……」

「開始!」

話音落下的瞬間不知火玄間已經消失不見,瞬身的使用本就是高階忍者的基礎,而不知火玄間的瞬身術絕對不弱於普通中忍。

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身為裁判的他,而是在他話音剛落就已經動起來的兩人。

鳴人雙手結印,海量的查克拉隨着結印爆發,化作煙霧升騰:「忍法·影分身之術!」

寧次前沖的身體驟然停止,微微皺起眉頭看着場中不知何時出現的數十位鳴人。

白眼擁有看破忍術、幻術、體術的特性,在『探查』這一方面的功能性遠遠超過寫輪眼,日向一族的忍者能通過白眼看穿對手的查克拉流動,無視幻術的發動以及看破對方體術奧秘。

不過影分身這個術很神奇,它的存在是將自身查克拉進行等量分割,製造出與本人完全一致的分身,且擁有能使用施術者忍術、幻術、體術甚至血跡界限的特殊力量。

擁有等量查克拉且本身也是實體,這種術無論是白眼還是寫輪眼都無法看破,因為影分身除了受到攻擊會消失這一點,與施術者本體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寧次之所以停下,就是因為他看不穿鳴人的術。

「原來如此,使用影分身來擾亂我的視線,藉此封住我的白眼,確實是有效的戰術。」寧次也稍微認真了一點,「我以為你會不顧一切的衝上來,看來你這傢伙並不像傳聞中那樣傻。」

「哼。」十多個鳴人同時哼了一聲,隨後一起掏出苦無對着寧次,「你這傢伙也就只有現在能笑出來了。」

說完,十多個鳴人同時沖了上去,雖說鳴人的體術實力完全不是寧次這種體術專精忍者的對手,但鳴人畢竟也是下忍,且有着影分身的幫助,這種情況寧次也會感覺有些難辦。

也只是難辦罷了,要處理還是能處理的。

只見寧次面色不變,在面對十多個鳴人衝上來的時候直接擺開架勢,柔掌法毫無保留的施展,不斷卸力躲避的同時,腳下踩着奇怪步伐保持原位,甚至在躲避期間還時不時打爆鳴人一個影分身。

「不愧是寧次,這種程度的攻擊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天天坐在小李身旁,臉上帶着自信的笑容。

小李也是贊成點頭:「不愧是寧次,我也會加油的!」

寧次的攻擊非常有節奏感,並不是那種跳舞的節奏,而是一種將對方的攻擊偏移再加以回擊的戰鬥節奏,就像一面帶着刺的盾牌,在你攻擊他的時候會被擋下,而當你想要退後的時候,他確實上前將你刺穿。

牙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幕,似乎感覺很是頭疼:「鳴人這傢伙,影分身之術會消耗大量的查克拉,而日向一族的點穴手法專門針對的就是查克拉流動,這樣下去鳴人一旦暴露真身,就只能被對方拖入自己的節奏。」

「鳴人君……」雛田有些擔憂。

寧次的戰鬥節奏是什麼?或者說日向一族的戰鬥節奏是什麼?

不是依靠強大的體術跟你對戰,不是依靠強大的雙眼看穿你,更不是靠着實力硬碾壓,日向一族之所以能被稱為木葉第一族,除了因為宇智波一族滅族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日向一族都非常擅長戰鬥。

無論是你比我強大還是比我弱小,當雙方進入戰鬥時,日向一族先是依靠白眼將對方看穿,讓對方不得不與自己進入近戰節奏,而後通過點穴手法配合白眼對對方進行封鎖,以破壞對方的查克拉平衡,將對方削弱,然後再使用大忍術進行收尾。

典型的忍者性質戰鬥方式,即試探收集情報-通過打擊對方弱點、削弱對方或增強自己達到戰勝對方的目的-大威力忍術、體術進行收尾,忍者的戰鬥向來都是如此。

而寧次作為日向一族的天才,更是明白這種戰鬥節奏的重要性,一旦鳴人陷入寧次的攻擊節奏,那除非實力碾壓,否則鳴人很難再取得勝利。

就是因為這樣雛田才會擔憂,在不是忍者的觀眾看來,是鳴人通過影分身之術壓制了寧次,但在忍者眼中,則是寧次不斷的將鳴人拖入自己的戰鬥節奏。

此刻,鳴人是劣勢。

「寧次那傢伙根本沒有留手的打算啊。」牙深深的嘆了口氣。

就在他和雛田坐的位置不遠處,日向一族現任族長日向日足滿是威嚴的坐在那邊,在他身旁則是雛田的妹妹日向花火,日向日足看着場中的戰鬥,眼中閃過一絲沉痛:「火花,你要看清楚,這就是白眼的戰鬥方式。」

花火有些好奇的看着下方,不過不是看寧次,而是看着鳴人,聽到父親的話,也只是下意識的附和一聲:「我知道了,父親大人。」

「寧次尼桑真強。」花火感慨的說道,「那個叫鳴人的傢伙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她的意思是,姐姐口中很厲害的鳴人也不是很厲害,並不是真的在誇寧次很厲害。

但日向日足不知道,他深有所感的點了點頭:「寧次他,是日向一族天賦最強的,身為分家也能達到如此地步,花火,你的目標應該是他,而不是……」

而不是雛田。

花火嘆了口氣,她明白父親大人口中這句話的意思,但她不想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