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璟文,你是我的了
陸璟文,你是我的了 連載中

陸璟文,你是我的了

來源:google 作者:阮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煙 現代言情 陸璟文

我與陸璟文青梅竹馬,可惜我卻到死都沒有向他表明心意,幸運的是,老天讓我重生到了高考前,這一次,我決定不再把自己的感情藏着掖着了,我要大膽追求自己的幸福,陸璟文,這一次,你是我的了……展開

《陸璟文,你是我的了》章節試讀:

第六章 第一次正式約會2

「都怪你,害得我都沒有好好看電影。」出了電影院立馬向他抱怨。

「怎麼能怪我呢,誰讓煙煙看我的目光太過炙熱,讓我情不自禁,想要做點什麼。」對,就是這人畜無害的眼神,每次都害得我迷失了自我,這人是狐狸精轉世吧,不然怎麼那麼會蠱惑人心。

「以後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

「為什麼,煙煙不喜歡我這麼看着你嗎?」說著還直接走到我前面,把頭湊到我眼前。

「不是,我怕我會把持不住。」該死,竟然被他迷惑的說出來實話。

「這樣啊,沒事的,煙煙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的,我都願意。」聽到他說這麼露骨的話,我趕忙捂住他的嘴。

「你幹什麼,在大街上說這些話不好。」然後還小心的看了看四周。

「那,是不是只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就可以。」他拿掉我捂住他的手說。

我沒有回答他,自顧自的往前走,誰知沒走兩步就被他拽回來了。

「還沒回答我,可不可以,嗯?」我望着他那張妖孽的臉,下定決心一定不能再被他迷惑了,於是直接看着他的眼睛想正義言辭的告訴他不可以,可誰知剛一對上他那雙水汪汪的眼睛時,氣勢一下就弱了。

「不……不行。」憋了半天,只憋出這兩個字。

「好了,不逗你了,不過呢,這樣的煙煙確實異常可愛。」他笑聲清脆,異常悅耳。

「你笑起來真好看。」我花痴般盯着他說。

「那,我以後多給我家煙煙笑笑,好嗎?」

「好」我看着他向上揚的嘴角,不自覺跟着傻笑起來。

突然,我一下醒悟過來,該死,又被他迷惑了,看來不能和他待太久啊,智商都不夠了,老是做一些戀愛腦的事。

「我們趕快回去了,等下班上還得集合呢。」我拉着他就走,然後打車回學校,一路上都不敢看他。

等車一停穩,我立馬打開車下車,頭也不回的往學校裏面走,完全不敢看後面的陸璟文。我一邊走,一邊在想,這男人是不是有毒,粘上就戒不掉了,真是色令智昏,色令智昏啊,沒想到重活一世,還是被他拿捏。真的,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正當我還在感嘆的時候,一把就就被後面趕來的男人給攬入懷裡。

「小煙煙,你走那麼快乾嘛,我差點追不上你了。」

「我……我急着回去上廁所。」我着急忙慌找了個借口搪塞他。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煙煙你是不想和我待呢?」天哪,這傢伙屬耗子的吧,這麼機靈。

「怎麼會呢,我家陸同學這麼帥氣,這麼優秀,我怎麼會不想和你在一起呢,我恨不得用膠水把你黏在我身上。」我笑的之諂媚,語氣之討好。

「哦,原來煙煙你這麼黏我啊,沒想到我魅力這麼大,讓你這麼離不開我。」救命,怎麼話到他這兒意思就變了呢,老天啊,我不想重生了,你把我收走吧。我在心底哀嚎,他卻在這兒笑的之開心,真是沒天理。

「那個,我真的要回去上廁所,憋不住了。」我現在只想找個借口快點回去。

「那煙煙你快上去吧,今天的約會我很開心,下次再約哦。」然後又吻了一會兒才放我走。我逃似的回了宿舍,隱約還聽見他爽朗的笑。

我回到宿舍急忙把門關了,坐在椅子上大喘氣。

「江煙,怎麼了,後面有狗追你啊?」李檸見我這樣,發出了疑問。

「沒有」

「那你風風火火回來,還在這兒大喘氣?話說,今天的約會怎麼樣,電影好不好看?」

「我都不知道……演了什麼。」我邊大喘氣邊說。

「那你們約會都做了什麼,怎麼看你這麼累啊?」

「對啊,江煙,你們不是去看電影嗎?怎麼看你像跑了八百米的樣子。」林夕晴也疑惑道。

「你們不知道,陸璟文他就是個妖孽,專吸女人精氣,和他待久了會萎靡不振的。」我在她們面前大聲控訴陸璟文。

「哦,我當是什麼呢,原來是某人抵抗不了人家陸同學的魅力,所以在這兒誹謗人家。」

「什麼誹謗,明明事實,陸璟文他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妖精。」我急忙反駁李檸。

「人家吸也只吸你江煙的,別人是沒有這個機會的。我要是有陸璟文這麼優質的男朋友,他天天吸我也願意。」說著還花痴起來。

「你能接受在電影院這種公共場合接吻?」

「怎麼不願意,多浪漫啊。等等,你說你不知道電影演了什麼,原來是在電影院接吻,江煙,你可以啊,玩的還挺野。」李檸一臉壞笑望着我。

「什麼啊,都是陸璟文,每次一看到他那張臉,我就不知道我在幹什麼了,我發誓,一定要剋制自己,不能被迷惑了。」我振振有詞在宿舍里發誓。

「得了吧,現在你是很清醒,等一遇到陸璟文,就連東南西北都不知道了。」李檸打擊我道。

「才不是,我說到做到,做不到就讓陸璟文爛臉。」那邊宿舍的陸璟文打了個噴嚏,心想誰在罵自己。

「哇塞,你這誓言可真毒啊,拿你男朋友做賭注,你真行。」李檸和林夕晴都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這時,我突然想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沒拿,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我一下就記起了。

「糟了,我花落在電影院了。」蹭的一下就從凳子上站起來了。

「什麼花啊?」

「就是陸璟文送我的花,我把它放在旁邊的椅子上,走的時候就忘記了。」我都快哭了。

「你心真大,這麼大一個物件都能忘。」

「還不是當時和陸璟文賭氣,我哪兒記得這麼多啊,怎麼辦啊?」越說越想哭。

「怕是早就被打掃衛生的拿走了,沒什麼,一束花而已,以後再讓陸璟文送你嘛。」她們安慰我。

「可是……可是陸璟文送我的第一束花,意義不一樣啊。」我內心還是有些許不舍。

然而她們也不知道說什麼了,我只好給陸璟文打去了電話,響了一會兒就被接起來了,他看見我眼上有淚痕,神情馬上就變了,慌忙問我怎麼了。

「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哭看啊,是哪裡不舒服,還是被誰欺負了?」

「不是,是我把你送我的花弄丟了,我走的時候忘記拿了。」他聽到是這件事,頓時鬆了口氣。

「原來是這件事啊,沒事,沒拿就沒拿唄,你要是喜歡我以後送你更大的,你就是因為這件事哭啊,沒事的,別哭了,臉都哭紅了,我看了會心疼的。」他溫柔的哄着我。

「可是……可是這是你送我的第一束花啊,我覺得很珍貴。」

「花都是會枯萎的,只要你把這件事記在腦子裡就好了啊。」聽到他說的這番話,我也覺得不那麼難過了。他真的是一個溫柔到極致的人,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呢。

「嗯,我知道了,我不難過了。」邊說邊擦自己的眼淚。

「嗯,那你去洗把臉,等下還要去班裡。」

「嗯,那就先掛了。」等我掛斷電話後,就傳來她們嘖嘖嘖的聲音。

「嘖嘖嘖,江煙,你這輩子註定被陸璟文捏得死死的,你逃不掉了。」邊說邊搖頭。

我也在想,不管是溫柔的陸璟文還是痞里痞氣的陸璟文,我好像都沒逃掉過,看來我江煙不管前世還是今生註定都要栽在他陸璟文手裡,想到這兒,自己也笑了,唉,註定逃不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