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離婚後前夫非要追我
離婚後前夫非要追我 連載中

離婚後前夫非要追我

來源:外網 作者:溫悅顧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溫悅顧遇 都市言情

溫悅從來不知道,顧遇的人生里還有個前任。直到那一天,那個女孩兒喊他爸爸,她才知道,自己三年的婚姻,過成了一個笑話!展開

《離婚後前夫非要追我》章節試讀:

溫悅的心啊,噔的一下,無邊的冷意瞬間將她淹沒。
顧遇好半天才安撫住了顧珊珊的情緒,直到那孩子睡著了,他才從裡間病房出來。
手機上有電話打進來,是來自那個骨髓捐獻者的,他正要接聽,便現在下一刻直直愣住了。
溫悅的臉白的駭人,眼睛裏都是淚光,她手裡拿着的是給顧珊珊削水果的刀子,手臂顫抖着。
明眸中都是無盡的凄憤,手中的刀子忽然就扎了過去,帶着滿腔的恨意和無法言說的屈辱。
刀尖沒入了顧遇的左胸,視線里,顧遇的目光極度震驚和不可置信。
他低頭看着胸口處,又看看滿面淚痕的女人,英俊的臉上血色漸漸抽離。
溫悅的眼淚流的很兇,她的五年呢,就這樣被他騙了。
像傻子一樣。
他每晚跟她說著恩愛的情話,可其實家外有家。
他說二人世界還沒有過夠,還不想養孩子,是因為他在外邊早就有了孩子……
在顧太太和宋芝的尖叫中,溫悅鬆了手,眼中淚光依然晶瑩,他深深看了男人一眼,跌跌撞撞的轉身離開了。
「報警!報警!瘋了瘋了!」顧太太失魂落魄的大喊。
……
三年後
京城女子監獄外
一道纖瘦的身影把手擱在額前,看了看萬里晴空,三年了,她終於又看到外面的世界。
馬路的對面,黑色的車子里,男人望着那道纖瘦的身影,左胸處似有隱隱的疼痛傳來,他抬手摁住,有那麼一會兒,那種感覺才消失。
溫悅沒有留意到馬路對面的車子,她捏着被獄方保管了三年的手機,試着打好友柳依依的電話,卻一直無法接通。
她忽的就想起,自她傷了顧遇入獄後,柳依依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想是已經把她拉入黑名單了,她自嘲的笑了笑,人性真的是最不能考驗的東西。
想當年,母親可是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一樣。
半小時後,溫悅上了一輛的士,馬路對面的黑色車子也緩緩駛離了。
的士在一處類似城郊結合部的地方停下,低矮的平房和筒子樓交錯。
巷子口站着一個年輕女孩。
她穿着很性感的弔帶背心和牛仔短褲,梳了一腦袋的臟臟辮,因為不化妝的時候臉上會有雀斑露出來別人都叫她小麻雀。
見到從的士上下來,背着簡單行李的溫悅招了招手。
「嘿,這裡!」
說完就轉身進了巷子。
溫悅跟着進去,小麻雀將她帶到一處院子里堆滿雜物的平房前,回過身來,樣子有些窘迫,
「我這裡就是這樣子的,你不要嫌棄才好。」
溫悅笑了笑,她哪有資格嫌棄別人。跟着顧遇那麼多年,她每日做着白頭偕老的美夢,賺了那麼多錢連個窩都沒給自己留一個,現在才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宿。
「你不嫌棄我坐過牢收留我,我已經很開心了。」溫悅如實說。
小麻雀翻了個白眼給她,「我去找張床,這地方治安不好,你少亂走。」
她說完就出去了。
一個小時後不知從哪弄了一張破舊的單人床回來,兩個小青年一前一後的搭着。
「放這裡。」小麻雀指揮着。
床放好了小麻雀就開始趕人,「我這裡有客人就不留你們了!」
兩個小青年都是她的同伴,一起長大,彼此關係很好。
其中一個就對小麻雀撇了撇嘴,「小麻雀,你該不會是喜歡女人吧?」
小麻雀嘿嘿笑,「姐就喜歡女人怎麼了?」
溫悅想起三年前的一幕,小麻雀欠錢在街頭被人追打,她幫她付了那五百塊的欠款。小麻雀就將自己的聯繫方式留給了她。她說她是不會有閑錢還她的,但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卻可以找她。
那時候溫悅從來不會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走投無路,來投奔小麻雀。
稍微收拾了一下,溫悅就在這裡住下了。她以前做服裝設計,收入不菲,出了那事之後,原來的公司就把她除名了。
溫悅試着重操舊業,可是她的身份履歷一拿出來就被人當場拒絕,她才知道她當時頭腦一熱犯了多大的錯。
人家照樣過得風生水起,她卻把自己的路都給絕了。
京城最大的銷金窟,金頂王宮。
溫悅畫著精緻的妝容,衣着性感,跟着小麻雀做酒推。
幾天下來總算有了一些收入。
當然,喝酒是少不了的,所幸她有些酒量。
現在一窮二白身上最缺的就是錢,但凡能賺錢的機會她都不會放過。
溫悅拎着一打酒,來到那個包間外面的時候,雙頰泛着紅,三個小時下來,她喝了不少酒,若不是錢包實在太癟,她是不會再做下去的。
包間門忽然被人從裏面拉開,一個衣不蔽體的年輕女人衝出來,差點撞上溫悅。
那女人半面臉頰都紅腫着,顯是剛剛挨了耳光。
包間里有男人陰狠的罵聲,「敢算計小爺!」
溫悅抬頭就看到一個身形高大的男子,那人抬手扯鬆了領帶,濃眉朗目間全是戾氣。
男子身邊影影綽綽的,坐了六七個人,各個都有美女在懷,有人就勸,「曲少,別生氣,一會兒把這場子里的妞都叫來,保准有您滿意的。」
「你,過來!」
溫悅尚未反應過來,那人便朝她招了招手,臉上滿是陰鷙和傲慢。
溫悅酒喝的有點多,腦袋有點發熱。
「先生,你是要酒嗎?」
她笑吟吟的,拎着酒進去,那人卻拿出一根香煙擱在嘴裏。
「給爺點上!」
溫悅把酒放下,拾起桌子上的打火機,咔的一下按出火苗。
湊近男人給他點了。
然後伸出一隻芊芊素手,「先生,這根煙五百塊。」
她輕輕柔柔的一句,彎起眼睛,看着曲文川。
她天生有一雙大而明媚的眼,這麼笑的時候就透出幾分妖嬈來,加之酒後,雙頰泛紅,越發嫵媚的沒法。
曲文川斜起唇角,看着這雙莫名有點勾人的眼睛,眼底閃過一抹玩味,他忽然就抬手捏住她的下頜,朝着她吐出一口煙氣,微微眯起漂亮的眼睛,「去給顧先生把煙點了,五萬我都給你。」

《離婚後前夫非要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