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良心企業:都破產了還給災區捐錢
良心企業:都破產了還給災區捐錢 連載中

良心企業:都破產了還給災區捐錢

來源:google 作者:獨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獨耳 蘇牧 都市小說

穿越到平行世界的蘇牧,成了幾億市值紅象食品的董事長,原本以為可以實現財富自由,不曾想竟然綁定了坑13的財富逆轉系統公司的所有財產歸系統所有,蘇牧只能靠財富轉化系統獲得個人財產選擇盈利置換,可以隨時置換成個人資產,不過10萬:1的比例讓人望而卻步選擇虧損置換,雖然可以達到1比1的高額置換比例!不過只有破產才能置換的條件幾乎把蘇牧逼瘋為了破產,蘇牧無所不用其極,終於......展開

《良心企業:都破產了還給災區捐錢》章節試讀:

蘇牧心中那叫一個氣啊!

自救?

自什麼救?

誰讓你們自救了?

我不需要你們自救!

千萬別自救!

錢不都給你們了嗎?

你們拿着錢該幹嘛就幹嘛!

他不香嗎?

帶着老婆孩子,全國各地旅遊,他不香嗎!

買房子買車,改善生活,他不香嗎?

非要把錢拿來打水漂?

搞什麼自救?

說真心的!

紅象真的不需要你們救!

你們也完全沒必要救!

你們要是真想報答我,那就讓紅象快點破產!

越快越好!

只要紅象能破產,我帶我全家老小都感謝你!

雖然……我全家加在一起就我一個人。

在張建的攙扶下,蘇牧坐穩了椅子,面露愁容。

這一幕,倒是讓張建泛起了嘀咕。

怎麼回事?

怎麼感覺情況不對啊!

來之前,他幻想過蘇董有無數個狀態。

比如,喜極而泣!

比如,興高采烈!

比如,淚流滿面!

可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幻想的一幕幕全都沒有出現。

取而代之的蘇牧愁容滿面的面孔。

這是怎麼回事?

有錢了,代表紅象食品有救了!

有救了,不應該是好事嗎?

不應該高興嗎?

怎麼……

看起來蘇董並不高興?

反而……

有些抵觸!

對,就是抵觸!

蘇董現在給他的感覺就是抵觸。

從心底里抵觸!

不願意借這筆錢!

這是為什麼呢?

換了誰,都應該高興才對?

蘇董怎麼就這麼抵觸呢?

張建絞盡腦汁,想了半天,都沒有想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蘇牧開口了:「老張,你把大家捐款的明細給我拿過來。」

「哦!」張建疑惑的哦了一聲,把自己打印好的捐款表,交給了蘇牧。

此刻的蘇牧心中有一萬頭曹尼瑪在奔騰。

可又說不出來什麼。

員工們踴躍捐款,是他們的一片好心。

雖然……

蘇牧不需要這份好心,可也不能辜負了大家的期待。

現在蘇牧發愁的是怎麼在不辜負大家這片苦心的前提下,還能順利的讓紅象食品破產!

打開張建遞過來的捐贈名單,蘇牧開始打量起來。

還別說,這一看,還真讓蘇牧想到了辦法。

「張建!」蘇牧面色難看的喊道。

張建還沉浸在喜悅之中,還等着蘇牧誇讚自己。

可怎麼都沒想到,蘇牧翻臉竟比翻書還快!

非但沒有誇讚,此刻,看他的面色,多半要批評自己。

這叫什麼事?

自己組建『紅象自救動員會』也是為了紅象能夠更好的發展。

張建不敢說自己居功至偉,可忙活了這麼多天。

總共獲得了一個多億的捐款!

沒有功勞,也總有苦勞吧?

看在苦勞的份上,蘇牧也不能翻臉吧?

也不能對自己橫眉冷對吧?

越想,張建越覺得疑惑、委屈!

「蘇董,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嗎?」張建不服氣道:「我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提出來,我改!」

嘴上雖然說著要改!

其實,張建這是在問蘇牧要交代!

我做了這麼多事,你還衝我發脾氣?

憑什麼?

「你是不是覺得你做的很偉大?」蘇牧反問。

「我沒有覺得我做的很偉大!我只是想救紅象而已!

只要能救紅象,讓我做什麼都行。」

這次捐款,數他捐的最多,總共捐了178萬!

那可是他全部的身家。

對此,張建沒有什麼怨言!

比起錢財,他更在乎紅象這個其樂融融的大家庭!

也正是因此,他才會對蘇牧的反應特別意外!

畢竟,捐獻人是紅象的全體職工。

受益人是蘇牧。

作為受益人,蘇牧不感謝自己就算了!

怎麼還有臉反過來斥責自己?

「老張,你還沒有結婚吧?」蘇牧漫不經心的問。

「沒有!」張建回道:「這跟我們成立『紅象自救動員會』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蘇牧淡淡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京都人,你家裡有五套房子。

錢,你們家應該是不缺的。」

「我們家的錢跟我有什麼關係?」張建回道:「我又從來不用!」

「話雖這麼說,可當你遇到困難,急需要錢的時候,這些錢你是不是可以隨意支配?」蘇牧繼續道:「你看看這些名單上的人,他們可以嗎?

他們中絕大多數人,不像你是孤身一人!

他們背後是一個個家庭!是一張張嘴!

他們中還有一部分人身體有缺陷,需要長期服用藥物!

是!

這些錢他們現在可能用不到,以後呢?

萬一遇到什麼困難呢?

當他們用錢的時候,他們找誰去?

你有為他們想過嗎?

我們紅象現在的處境你應該清楚!

三大資本聯合圍剿,這種情況下,想要求生,您入登天。

他們的錢,投進來,就是投入了無底洞!

你說,我怎麼能接受?

我怎麼敢接受?

老張,我知道大家是為了我好,為了紅象好!

可拯救紅象食品的辦法,不能是犧牲大家的利益!

尤其是不能犧牲那些身體存在障礙的職工們的利益!

大家的心意我領了!

這筆錢,我萬萬不會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