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藍寶石之戀
藍寶石之戀 連載中

藍寶石之戀

來源:google 作者:聽雨丶隨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明月 陸軒逸

一條藍寶石項鏈,讓兩個時間世界之人相遇,鳳命與商業帝王的相遇,(這年頭女主不開點掛就會變成總裁文,我自己不喜歡,還是女強男強更深得我心)此為幻想異世類,很多情節歷史我不想解釋展開

《藍寶石之戀》章節試讀:

近代2020年,私人定製的飛機處,

陸軒逸從褲子口袋裡摸出香煙抽出一根點燃放在嘴邊,身上的寒冷氣息讓人顫抖,

「頭兒…」鍾暉剛想說些什麼,被陸老大那個眼神硬生生逼了回去,

「真好!!!老三居然背着我去做粉生意!真是太好了!」陸軒逸看不出情緒說著,他的火氣已經刷新了有史最高記錄,至少鍾暉是這樣認為的,

快速準備上私人飛機之時,一個全身破爛類似乞丐的人拿着藍寶石項鏈向陸軒逸跑來,中途腳下的石子讓他摔倒,藍寶石項鏈飛了出去,飛的路徑剛好能砸中陸軒逸,

陸軒逸以超強的反應力接住,停頓看了一眼項鏈轉頭看向趴着的「乞丐」,沒有猶豫的吩咐道,

「居然在我的地界里偷東西,打殘扔出去!」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條項鏈根本不是這樣衣裝之人所擁有的,

吩咐完帶着項鏈進入了飛機之中,「乞丐」也被人帶了出去,帶出去之時他目光始終看向那架飛機喃喃細語,

「帝王命脈,我終於擺脫那該死的詛咒項鏈了!!!」他的一生被那條項鏈毀的一塌糊塗,

伴隨着空姐機長的進入沒有多久就直接起飛,目的地,M國某群島(旅遊聖地),

「聽說了嗎,這架飛機上的是我們的大老闆誒~」空姐內部開啟八卦模式,

「是個禁慾大帥哥,是我們得不到的男人」

「誰說的…」眾空姐目光看向同為空姐氣質出眾的花言言,

花言言很享受這些目光但手上依舊快速的將咖啡沖好面帶微笑優雅端起走進客艙,

鍾暉欲言又止,陸軒逸即使拿着報紙在看也能知道他的心思,騰出一隻手將煙放在了煙灰缸內任其燃燒,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你這膽小的性格讓我都想考慮換不換人了」

「呃…你星星個星星,你這個氣場我保證全天下能跟你相處的就我一個!要是角色互換我第一個不帶猶豫的就開除你!」鍾暉只敢心裏歪歪,儘可能讓自己平靜問道,

「就我們兩個,對方可是幾十至一百幾人我們怎麼(打得過)…」看到花言言過來識趣的閉上了嘴,但下一刻花言言的舉動讓他嚇了一跳,

原本45度的彎腰就能將咖啡放在桌上,可偏偏花言言故意絆了一下故作不穩呈90度彎腰放下了咖啡,這姿勢鍾暉這側面都看的臉紅更別提他那大老闆方向,

陸軒逸只是平靜的看着報紙對報紙旁的景色視而不見,

一秒…

兩秒…

三秒…

陸軒逸散發出寒意斜視,鍾暉看到這一舉動趕忙裝作咳嗽,他那個姿勢一出就有人要死了,

「咳咳..那個…你先下去吧,我和頭兒有事要談,沒有吩咐請別打擾我們」

花言言回神失望的站直離開了客艙,離開時也是優雅離開,

客艙內寒意依舊,鍾暉內心把花言言罵了幾百遍,勾引誰不好勾引一個沒有**還有血腥暴力傾向的人這不沒事找事,靠!

這樣的氣氛維持了三分鐘,大boss不急不緩的開口打破這尷尬的氣氛,透露出自信

「兩個人足夠了」

經歷了小插曲,陸軒逸打開平板電腦開始着工作,

他既掌握黑道,也掌握着白道,每次都只有一點點時間留給自己休息,每份報告都要親自經過他手,

五個小時的時間,剛好天已經黑下,陸軒逸整理下自己衣角通過專車來到預定的旅館房間進入後褪下衣裝露出上半身坐在窗邊享受着片刻的寧靜,

「扣扣扣~」敲門聲響起,

「花期維護!」伴隨着一聲好聽的國語,

「進來」

得到允許,穿着嚴實的她推着幾盆鮮花開門進入,很快那些花便重新換了下來,弄好擺放的她很快退了出去關上門,從始都沒有看陸軒逸一眼,

鮮花的香味很快充斥着整個房間,因為太濃烈讓他皺眉微微打開窗戶這才好點,

沒有幾分鐘,陸軒逸感覺到自己身體很沉前所未有的想要睡過去,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猛然看着那些花用儘力氣把窗戶完全打開,精神上的睡意減少了一些,他的強大意志讓他身中迷藥也能強制保持清醒,

冷靜從褲子口袋裡拿出香煙盒,想要依靠它減少一點睡意,拿出的瞬間,藍寶石項鏈也從褲口袋裡抽出,狠狠摔在地上,

藍寶石項鏈碰觸地面的瞬間,整個房間直接被藍色點亮,也幸好藍光只是一瞬,

一道藍色邊框的大門打開,身着袍裙的她靜靜走了出來,雖身上衣物有些補丁但她的氣質好似一顆珍珠一般就算蒙塵也依舊是珍珠,她的脖子上戴着跟陸軒逸旁的地上藍寶石項鏈一模一樣,

未等陸軒逸皺眉發問,她秦明月快速走到他面前緩緩蹲下把藍寶石項鏈撿起問道,

「這是你的嗎?」

陸軒逸看着秦明月脖子上的項鏈一角,微微點頭示意,現在他這情況只能點頭或搖頭來表達自己的意思,不然不管對方是誰他都會喊別人滾,

秦明月抬頭與他對視幾秒做了個決定般把藍寶石小心翼翼的放在換隻手拿住,她的一隻手很有目的的想要抓住他的手,

陸軒逸皺眉原本心裏的厭惡在看到她那厭惡的眼神之時愣了 他與她的手握在了一起,只見秦明月那潔白的細手手背上三隻只巴掌大的鳳凰進入了陸軒逸的手臂內,

呼吸之間,他感覺到渾身暖洋洋輕飄飄的,他能透過自己的肌膚看着自己身體內的鳳凰在遊走着,困意和體力在逐漸恢復,

十幾秒後,兩隻鳳凰從他被抓住的手背中衝出回歸到主人體內,其中一隻沒走無時無刻抵抗着迷香的入侵,

秦明月吐出了一些濁氣,恨不得立馬抽開抓着他的手,然而陸軒逸更快反手直接握住她的手,她的厭惡讓他的玩心大起,

秦明月殺意一閃而過,將自己的手扭轉脫離舉起手想要一巴掌拍下,給他一點厲害,

這一巴掌呼他臉上那他這個老大可就白當了直接抓住她的手腕,

「我好像占不到一點便宜…」秦明月心想,抿唇用力掙脫他的手與他拉開距離冷冷道,

「如果沒有它我會想不留情的殺你」看了眼藍寶石背對着他,

「哦~」陸軒逸懶散答道,兩人就這樣沉默不語,

伴隨着一道細小的開鎖聲打破了這份平靜,一個不明所以歪頭看着門,一個危險看着門讓人無法拒絕命令道

「喂,,,你先找個地方躲下」

秦明月知道他在喊她,斜視看着大床助跑隨後貼地直接滑進大床下,沒辦法,在家享受着下午茶突然眼睛一花來到了這裡,裝飾和他那褲子和擺設不得不讓她警惕,看到陸軒逸的第一眼或者陸軒逸看着她雙方都對面前之人感到好奇,

「輕浮,穩重」秦明月喃喃自語,這是她的初步評價,

陸軒逸微微看一眼地上的藍寶石快速撿起放在褲袋裡隨即整理情緒在窗邊單手撐着頭假睡過去,

聽取鎖聲響起,房門打開,那個放鮮花的服務員去而又返摘下口罩和掩蓋容顏的帽子,

「黑鶴(陸軒逸的地下稱號),,,呵~吹的那麼神,還不是落入我的手裡,這肌肉…嘖嘖嘖」慕容裳依欣賞着那身肌肉,

「叮鈴鈴~來電話啦…懶豬來電話啦」

「…….」陸軒逸,他差點打亂那以假亂真的均勻呼吸,

「?」秦明月,

慕容裳依很平常的拿出手機接聽很有火氣吼道,

「誰啊!!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老娘看帥哥肌肉的時候打來!」

電話那邊沉默了三秒,隨後沒有感情問道,

「任務完成了?」

「額..啊?雇雇雇僱主?!」慕容裳依態度瞬間360度大轉彎,

「當然啦,本小姐的迷香花出馬就沒有失敗過,吶個…大老闆下一步該咋?」

「嗯…錢已經打過去了,合作愉快」

「沒了?」慕容裳依心中疑惑,但還是笑着說道「合作愉快」

在她快要掛斷電話時,那邊突然想起什麼說道「黑鶴有訓練過對中迷藥的應急預案,而且本人在中迷藥有三十分鐘保持清醒,希望與你還能有下一次交易」說完直接掛斷,

「什(么)!」慕容裳依只聽見房門狠狠被撞開,憑着第六感急忙趴下,

恐怖分子模樣的幾人破門而入拿着消音槍還未開槍就看到陸軒逸的背影翻窗逃跑,他的反應動作比慕容裳依還快,

只聽樓下窗戶碎裂,恐怖分子訓練有素的拿着槍去追,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

目睹一切的秦明月從床下鑽了出來,那個眼神,是追殺者!還殺過人!腦中閃過這麼一類人「土匪」,樓下傳來細小玻璃破碎聲音當即跳窗救場,

她的翅膀突然展開在空中看到那破碎的窗戶操控着跳了進去途中看了看左手戴着的鐵環,沒有猶豫把飾品似的弓和封住的箭袋扯了下來,

弓箭和箭袋在離開鐵環瞬間開始變大直至變為剛好讓秦明月用的舒適大小,落在陸軒逸的旁邊,

剛想嘲諷秦明月這送死的行為,但能感覺到她很冷靜,冷靜的就像一個專註打獵的獵人,實際上她就是個獵人,她離開皇宮的那一刻那年偷看禁衛軍的訓練不是白偷看的另外還有鳳命相助導致她現在單獨能幹掉一頭熊,

這裡沒有開燈,也讓陸軒逸認真多看了一眼手上製造殺傷玻璃片並未停止,

砰砰聲停下,腳步聲漸漸靠攏,

「五個人,我能帶走四個還有一個可以嗎?」(獵人的本能)秦明月小聲問道,未等他回答她就行動了,在她的眼裡他的定義頂天就是一個沒用的公子,

她拉弓時手臂上青筋暴起,三隻箭矢被拉滿預判位置沒有猶豫發射出去,因為是鐵箭矢三人狠狠中了穿刺一箭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兩人反應過來想要射擊,

秦明月一個側滑後腿借地力0.5秒很極限的做出拿箭矢上弓拉線射出四套動作,在擊中那人要害另一人已經開槍,開槍的下一秒他就倒了下去,一把簡易的玻璃暗器刺破了他的喉嚨,

秦明月也無法躲避,危機感來臨憑藉著本能扭了一下,那顆子彈打穿了右肩,咬牙沒有叫出來,有人來了,她盲猜床底看到的那些人,事實上她沒猜錯,

第一個探出頭剛想看看裏面什麼情況就被一箭爆頭,剩下的幾名分子熟練的拿着槍不探頭式亂掃,還沒開槍只聽沒裝消音器的響了幾聲恐怖分子倒下,

秦明月的架弓沒有放下相反那種槍聲讓她警惕起來,突然的房間大亮讓她疑惑歪頭看着陸軒逸,

「老大!你沒事吧!」鍾暉拿着槍看到他老大沒事就放下了槍,

「嗯,沒事,把這些人處理乾淨」陸軒逸吩咐,

鍾暉點頭,隨後拿起電話撥打給一個組織,很快那組織就上門把所有的屍體和血漬都清理掉,鍾暉給了那個人一枚獨特的金幣後那人離開了,這些都是後話,

秦明月看到不是敵人不自覺的疼到發出「斯~」聲音,兩人很一致看着她,她右肩被血染紅了一大片,

「去拿醫藥箱」

「啊…啊?」鍾暉懷疑自己聽錯了,他這個BOSS不應該是直接無情轉身就走嗎?

「別讓我重複第二遍」

看着BOSS要發火的樣子好可怕,急忙後退去拿醫療箱,

秦明月捂住傷口,她能免疫各種各樣的毒素但外部促成傷她只能靠治療,不過在傷好了的時候一點疤痕都不會留,她還未反應過來自己就懸空被人抱了起來,

「你!!!」

「別說話,不然我現在就把你扔下去」陸軒逸用很平常的語氣警告她,

秦明月抿唇,被扔出去和小命她選擇了沉默,不過對他的警備高到了天際,

陸軒逸裝作沒看見將她抱在了一個還算完好的桌上,還未等秦明月反應,她的袖子直接被扯裂,玉手,傷口和那一點點春光暴露在燈光下,

秦明月驚愕,恥辱感湧向大腦,將畢生的怒火殺氣全部釋放,

「跪下!」威嚴且讓人無法抗拒的鳳命旨意,

陸軒逸眼皮一挑,身上自帶的寒意與她的怒火和能力對抗,雙方不分上下,

鍾暉好巧不巧提着醫療箱進來,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面前的地獄壓力讓他很想跑,可是他跑不掉啊,

「那個…老大…」這一說話,兩股壓力直奔他而來,還沒頂住三秒腿一抖快速走上前把醫療箱放在桌旁以最快的速度跑了,沒錯,他很沒骨氣的跑了,

「老大,我去調查這些人的身份,等會兒向你報告!等..等會見!」說完也剛好關門留下兩人獨處,

陸軒逸一眼就看到了秦明月裏面穿的不是內衣而是肚兜結合心中種種線索猜想,

「穿越過來的古代女子」

一瞬間就想明白了,他這行為在她的認知中的定義就是「流氓」,在他的內心深處對她沒有了厭惡,相反還有一絲絲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