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跑,瘋批宿主她沒有心
快跑,瘋批宿主她沒有心 連載中

快跑,瘋批宿主她沒有心

來源:google 作者:奈奈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886 現代言情 離枯

【快穿】【無cp】【女強】離枯本是洪荒界一截枯木,無根無萍落於深淵,日常便是瞅着諸多大妖好端端的進來,缺胳膊少腿的出去某天卻被一個自稱任務者的人當成寶貝帶回了時空管理局這裡不養閑人,落了灰的離枯被一腳踹進了任務世界任務,是什麼?第一個世界,弱小無助的系統還未來得及發佈任務,關鍵對象被離枯一口咬死了系統(高冷):任務失敗,你想死?第二次,關鍵人物被離枯扭斷了脖子系統(冷笑):任務失敗兩次,你該死了離枯死了,她又活了,系統崩潰了第三次,關鍵人物被錘了小拳拳,掛了系統(驚慌):麻了,累了,毀滅吧,嚶嚶嚶,它不要和這個奇葩混在一起第四次……死了無數次的某關鍵人物:毀滅吧……註:女主懵懂無知所以真瘋批展開

《快跑,瘋批宿主她沒有心》章節試讀:

白景行將原本白家在s市的別墅重新買下來了。

顧寒霆不能殺,反正不能她來殺,886說讓他破產就好了。

離枯自然是不會的,因此一切都交給了白景行,她只有一個要求,讓顧寒霆破產落魄。

只是886說在此之前,她和顧寒霆得先離婚。

顧寒霆拖了三年,到現在都沒提離婚的事,趙若馨待在他身邊三年啥也沒得到。

劇情早就出現偏差了。

按照原本的劇情,這會兒白景行的手腳早就斷了,白清歡被顧寒霆變態的折磨又愛着時,真相逐漸被揭開。

當初救下顧寒霆的就是白清歡,而不是趙若馨。

886說再拖下去,顧寒霆如果知道真相的話,這婚就徹底沒法離了,顧寒霆肯定不會同意,所以得快一些。

為了離婚,離枯再次回到了s市,暗中卻有不少人在保護着她,生怕她出了什麼事。

如今離枯可是大國重器一般的存在,容不得一點閃失。

「小妹,我陪你一起進去。」

白景行將車停在顧家老宅外面,顧家老宅在s市市中心佔據了好大的面積,四周只此一家。

「哥哥,我自己進去。」

離枯一身米色的大衣,頭髮低低的紮起站在顧家老宅面前,整個人的氣質溫婉卻又冷清,矛盾至極。

看着熟悉的建築,屬於白清歡的那一半基因在這時蠢蠢欲動。

不是激動,而是憎恨。

憎恨她最愛的那個人,為了一個幼時的一個救命之恩折磨她如此。

他愛的,從來不是白清歡,同樣也不是趙若馨,他愛的只是一個救命之恩。

可笑。

「這裡,在哭泣。」

離枯手指着心臟的位置,兩行清淚不受控制的從眼中滑落。

明明白清歡反饋給她的是名為憎恨的情緒,可是為什麼會哭泣?

「為情所困。」

886一陣唏噓。

諸多情愛中,虐文女主是真慘,傷身傷心。

遍布着傷害的愛情,怎麼可能繼續得下去。

從口袋中掏出紙巾,離枯一點點將臉上的淚水擦拭乾凈。

守在暗處的人看着這一幕,驚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他們守在離博士身邊有兩年多時間了,這麼長時間就沒見她出現過太劇烈的情緒波動。

可現在,她竟然哭了?

【怎麼辦?】

特衛甲用眼神無聲的詢問特衛乙。

特衛乙顫抖的拿出通訊器。

能怎麼辦,上報啊。

萬一離博士為情所困無心研究,只怕上面的領導殺了顧寒霆的心都有了。

和離博士相比,顧家算個屁。

中秋。

月光不分彼此的傾灑着它的相思。

顧家老老小小都聚集在了老宅,趙若馨依偎在顧寒霆身邊,心中卻全是不自在。

趙家到底不如顧家,即便顧寒霆承認了她的身份,可是卻始終沒和她提過結婚的事。

即便她數次試探,他卻始終不鬆口。

這會兒顧家一片祥和,而她卻彷彿一個外人一樣,完全沒人在乎她。

「嫂子,快幫我看看,這個包包好看嗎?」

顧梓萱站在趙若馨面前滿臉的嬌俏。

看着她手中拿着的包包,趙若馨臉上立刻揚起甜美的笑。

「梓萱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看,這個包包是新出的嗎?我之前都沒見過呢,還是你厲害。」

趙若馨毫不吝嗇的對着她就是一頓誇讚。

她知道,顧梓萱打心眼裡就瞧不起她,雖然比對白清歡那個女人好一些,但是卻總喜歡拿這樣那樣的奢侈品到她面前。

表面上是拿給她鑒賞,實際上卻是**裸的炫耀。

她顧梓萱看上的東西怎麼可能讓她評頭論足。

「嘿嘿,還是嫂子眼光好,下次再有好貨我一定帶上嫂子。」

顧梓萱笑吟吟抱着趙若馨的胳膊撒着嬌,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眼底卻閃過一抹不屑。

她哥也真是,這個女人的家世還不如之前的白清歡呢,窮的要死,估計這些新出的款式見都沒見過,怎麼好意思評論的。

不過好歹性子要討喜一些,不像白清歡,巴結都不會巴結。

「呵呵,謝謝梓萱……」

即便心底氣的七竅生煙,但是表面上趙若馨只能笑意吟吟的應付着,手不由自主的攀附上一旁顧寒霆的胳膊。

顧寒霆薄唇微抿,將趙若馨的胳膊直接拉開,眼底湧現莫名的情緒。

「夠了,我送你回去吧。」

今晚是顧家自家人的聚會,趙若馨在這裡的確不怎麼好。

「寒霆?」

趙若馨眼底被震驚充斥,不過一瞬間又反應過來,又變成了之前溫柔小意的模樣。

「好啊,正好媽媽也想我了,還是寒霆懂我。」

車子慢慢駛出顧家老宅,趙若馨坐在副駕駛上不由得咬着唇。

她原以為白清歡消失後,她就能大大方方的和顧寒霆在一起。

可是三年了!

三年過去了,顧寒霆卻還是沒和白清歡那個女人離婚,他要是真的想離婚,怎麼可能離不了。

這件事不能再拖了。

原本他還對她的身體有興趣,可現在,他們在一起的次數都少了,每次都是潦草結束,彷彿只是把她當做是發泄對象。

這不是她想要的。

「寒霆,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

趙若馨眼中閃着淚花,聲音哽咽,委屈的看着顧寒霆的側臉。

顧寒霆緊抿着唇,握着方向盤的手不由得抓緊。

「若馨,你別多想,你很好……」

顧寒霆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明他是愛着趙若馨的,可是每次她一提到結婚的事,他的心裏就不由自主的反感。

每當這時,他就會想到白清歡那個女人。

她委屈隱忍的模樣,她跪在他面前求饒的模樣,她悲痛哭泣的模樣……

「寒霆,你是不是對我沒感情了?」

趙若馨聲音逐漸顫抖,眼淚一顆一顆的從眼角滑落,仿若墜落的珍珠,那般無助可憐。

「寒霆,我知道我不夠好,如果你真的對我沒感情,我可以退出的,我只是想你能夠開心幸福,我不想成為你的負擔,我只是想你能提前和我說一聲,不要再在我心口踩踏了好不好……」

趙若馨手攥的緊緊的捂着胸口哭的梨花帶雨,心底卻早已經被緊張充斥。

她沒別的辦法了,只能用這樣的方法去逼他一把。

顧寒霆一直覺得愧對她,肯定不會拒絕的。

如果真的讓他知道真相,他肯定不會放過她。

所以她只能賭,賭他對她的愧疚。

等她嫁給顧寒霆,勢必要解決白清歡,她要讓這個秘密,永遠的埋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