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 連載中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柴火燉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餘閒 鹹魚的伴侶 現代言情

餘閒是末法時代的鹹魚精,當了萬年鹹魚的她既不熱衷修鍊,也不熱衷飛升,但就喜歡躺平的她化形成人了,還是在喪屍橫行的末世艱苦砍喪屍還不夠,一隻名為種田的系統找上了她,餘閒覺得魚身受到了侮辱種田是不可能種田滴,她就是一條鹹魚,鹹魚永不種田系統:宿主你要對象不?餘閒:種田使我快樂,我快樂系統就快樂系統:呵呵展開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章節試讀:

「綁定宿主,魚精,勤勞指數0,種田天賦100,種田技能:無,隨身農田:(未激活)。」

作為一隻活了上萬年,成精不過一年的鹹魚精來說,對於腦子裡突然出現的聲音,餘閒只是愣了一秒,便恢復了原貌。

畢竟萬年的鹹魚生涯也不是白活的,她本就懶惰,不愛動彈,但也是受過時代熏陶的魚。

文化生活那可是相當豐富,系統這玩意小說里什麼樣的沒出現過。

但讓餘閒愣神的是,她腦海里出現的系統名字叫做,種田系統。

啥玩意,種田?

她一條魚,哪裡會種田,還有種田天賦一百的高額數值是什麼鬼,簡直離了個大譜。

「喂,種田系統啊,您是不是搞錯了,我是一條魚,而且還是一條鹹魚,鹹魚你知道吧,種族天賦里就不允許勤奮的鹹魚,您是哪裡看出了我有種田天賦的?您是不是系統出現故障了,要不要自我檢測一下?」

餘閒很是客氣,順帶給了個建議。

「本系統是超位面儀器,不存在故障,宿主符合綁定的最低標準。」

「最低標準?勞煩問一下,您的最低標準是什麼標準?」

「宿主擁有頂級種田天賦,是最適合種田的天賦。」

「哪裡適合了,我勤勞指數可是零哦,這不就說明,我非常懶,沒有勤勞支持的天賦,也只是隱藏着好看罷了,時間久了,天賦也就沒了,要不您考慮換個宿主,選我,也太糟蹋您了不是。」

餘閒可不傻,光聽系統的名字,種田啊,那可是苦力活,哪裡適合她這般廢物的鹹魚啊。

為此,餘閒不惜自黑一波。

「勤勞是可以調.教的,宿主不用擔心。」

不,她一點都不擔心,她更不想被調.教。

餘閒看這玩意不吃軟的,索性把話挑明了說。

「我不想綁定你,更不想種田,你還是換個宿主吧。」

「系統一經綁定,概不換主,除非宿主死亡。」

「啥玩意,啥玩意,你丫強盜嗎?我可沒有要求你綁定我,現在你說不能解?霸王條款也沒你黑。」

對於這莫名其妙蹦出來,還告訴她非死不能解綁的系統,餘閒立馬來了段國粹。

罵了半天,腦海里沒有任何回應,餘閒覺得自己像個神經病。

「喂,你說除了死,還有什麼辦法可以解綁。」

發泄了怒火,餘閒還是不甘心地又問了一遍。

「沒有。」系統依舊冰冷冷。

「不是,不帶這麼強買強賣的吧,我總不能永遠和你綁定吧。」

餘閒萎了,語氣里充滿着無奈。

「宿主,與我綁定是你最好的選擇,你於不久之前已經死亡。」

「死就死唄,反正這個世界都這樣了,天天累死累活的,多沒意思。」

餘閒不畏懼死亡,與死亡相比她更害怕奮鬥,不能當一條躺平的鹹魚,她的魚生還有什麼樂趣。

見餘閒不似說謊,她腦海里詭異的沉默了半晌。

似乎是被餘閒的話驚住了,不知如何應對。

「宿主,你有什麼追求和理想嗎?」過了好半晌,系統才發聲問道。

「追求和理想?搞笑呢,你和鹹魚談追求和理想?」

餘閒用她那不可置信的語氣,反問了回去,就差將『你怕有什麼大病』的話也叨出來。

系統再次沉默了,頭一次綁定了一條真真正正的魚,而且品種還是畫風清奇的鹹魚,系統也是麻爪了。

「宿主,你剛化形就經歷末世,這個世界已經走向末路。

可其他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你可以去享受的。」

似乎是了解了鹹魚本性,系統特意強調了享受二字。

餘閒白眼一翻,當她傻啊,都讓她種田了,哪裡享受。

想騙魚,是那麼容易的嗎?

想也沒想,餘閒果斷拒絕。

「不去。」

「好吧,既然如此,系統尊重宿主的選擇,

宿主解綁後不再享受系統的最終福利——心愿,

宿主餘閒是否確定解綁?」

餘閒剛想順應本心,說確定的時候,她突然聽到『心愿』二字。

餘閒腦子一頓,趕忙機警地反問。

「你說的最終福利『心愿』是什麼意思,是字面上,實現心愿的意思嗎?」

「是的,宿主是否解綁。」

「解——解個P,快給老子綁好了,綁得死死的。」餘閒馬不停蹄地拒絕了解綁。

語氣之堅定,再也不見絲毫抗拒。

「正式綁定成功,種田系統竭誠為您服務。」

「嚓,原來你剛剛在忽悠我,原來綁定得我同意才成功,你這個騙子,我要投訴。」

直到現在,餘閒才發現自己被騙了。「還有我是不是根本就沒死?」

她明明只是睡了一覺,系統說她死了,她也以為自己睡死過去了,被喪屍啃了,所以就沒懷疑係統的話。

末法時代,又加上末世來臨,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靈氣了,即便她化形,但沒有靈氣支撐。

她一天中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即便清醒,也是疲憊狀態。

所以她一直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才把死亡看得那麼坦然。

「沒有騙你,沒有我的存在,你活不了多久,早晚都得死,但我說實現心愿是真的。」

「算了,騙就騙吧,只要你最後一句話是真的就行。」

「請宿主許願,系統將根據宿主的願望合理調節任務。」

餘閒還以為願望得任務結束之後才能許呢,眼下這般倒是讓餘閒有些意外,瞬間對自己要種田這事沒那麼排斥了呢。

「我的願望是重塑靈虛鏡,恢復靈虛鏡里的全部生靈。」

「宿主,你這是兩個願望,只能實現一個願望,請宿主重新許願。」

餘閒眉梢一蹙,靈虛鏡和靈虛鏡裏面的生靈只能實現一個,這個結果,餘閒無法接受。

她思忖片刻,再次開口道。「那讓靈虛鏡恢復到沒有毀滅的時候。」

餘閒想過了,靈虛鏡之所以被毀,是由於天地靈氣不可逆的消散。

靈虛鏡碎裂之後,族人們受不了凡世的濁氣,一個個死去。

除了她被族中用破碎後僅存的靈虛鏡碎片給護住。

才又苟活了千年,還以為會步入族人的命運,結果她竟然化形了,但是這個世界的環境更加糟糕。

她的死亡是註定的。

不過世事無常,總有那麼一線生機不是。

「靈虛鏡已碎,本系統無法復原。」系統依舊冷酷。

說出的話,將餘閒剛剛燃起的希望,又被重重擊破。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根本就沒辦法幫我實現願望,你幫不了我,解綁吧。」

果然,一線生機終究只是她的痴想罷了。

餘閒頹然。

「宿主,本系統沒有說過不能實現你的願望,你被靈虛鏡碎片溫養千年,碎片與你生息交融,

其餘碎片只是破裂,並沒有消失,所以本系統可以復生靈虛鏡里的生靈,

而復原靈虛鏡則需要你自己去位面尋找。

本系統以你的靈魂作牽引,將你投放入有靈虛鏡碎片的位面,你自行收集便可。」

系統的話讓餘閒沮喪的心瞬間粲然,彷彿暖陽擊退了寒霜,給予了她無線生機。

「你說的是真的?」

系統對於宿主反覆質疑它的話語,已經懶得再多言。

屏蔽了宿主的問題,直接下達指令「即將開啟任務,宿主是否寄存本體。」

沒有得到肯定答覆,餘閒也不惱,短暫的相處,她對這個系統已經有了些了解。

不過不懂的該問還是得問。

「為什麼要寄存本體?」

「穿梭位面間有罡風,罡風能夠撕碎萬物,

所以本體不能一起,宿主將以靈魂狀態寄宿宿體,作為代價,宿主需完成宿體心愿。」

哦,這樣啊,和自己看的快穿小說差不多。

「叮——位面投放。」

伴隨着系統的聲音,餘閒眼前一黑,短暫的暈眩過後。

她的腦海里出現了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

很神奇,也很怪異。

總之就是一種形容不上來的感覺,明明是陌生的記憶,卻感覺那本來就是她切切實實經歷過的一樣。

莫名其妙,卻又難以忽視。

餘閒緩和了好一陣子,才漸漸接受那些不屬於的她的人生。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