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老婦也有春天
快穿之老婦也有春天 連載中

快穿之老婦也有春天

來源:google 作者:豬豬沖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小世界男主 錢喵喵

錢喵喵,現代正值青春年華的大齡剩女,要美貌有美貌,要錢財有錢財,日子混的甚是瀟洒,除了看見帥哥喜歡逗弄一下的怪癖,簡直是人美心善,奈何老天看不過去,被強制性綁定快穿系統,穿梭各個小世界補漏洞什麼鬼?鏡中的半老徐娘是她嗎?系統,你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你!展開

《快穿之老婦也有春天》章節試讀:

六月初八,陽光明媚,是嫁娶的好日子,錢喵喵身穿大紅嫁衣,在一陣敲鑼打鼓中,風風光光進了胡家的大門。

屋內,錢喵喵端坐在床邊,聽着四下無人,一把扯下紅蓋頭,捂着唱着空城計的肚子,撿起床上的紅棗吃了起來。

從早上到現在,她是一口飯也沒吃着,折騰了大半天,可算完事了。

如果有人問她嫁人什麼樣,只有一個字,累!

錢喵喵吃了個半飽,起身正要喝口水,突然房門吱呀一聲打開,胡勇手端着一碗麵條走了進來。

錢喵喵驚慌的一筆,一見是他,立馬委屈道,「勇哥,我好餓!」

胡勇一雙眼睛往床上掃了掃,見原本滿滿當當的「早生貴子」,只剩下零星幾個,眉毛一挑,睨了她一眼,「我看你吃得挺多的。」

錢喵喵白皙的臉蛋一紅,撇了撇嘴,「我這不是餓嘛!」

胡勇搖頭笑了笑,把麵條放到桌子上,「就知道你會餓,才做的打滷麵,吃吧。」

「謝謝勇哥,你真好!」

錢喵喵笑魘如花的挽住男人的手臂,一張小臉緊貼着他的臂膀,撒嬌似的蹭了幾下。

胡勇呼吸一重,眼底浮現一抹柔情,「乖乖吃飯,累了就躺一會兒。」

見胡勇出了門,錢喵喵端起麵條大口吃了起來,吃完飯,脫去嫁衣,換上舒服的寢衣,朝床上一躺,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坦。

房外,胡勇被一群兄弟拉着灌酒,他一改往日的冷峻,嘴角始終掛着一絲笑意,酒過三巡,微有些醉意的他來到另一酒桌前,對着一對夫婦道,「喝了這杯酒,以後就是一家人。」

宋氏夫婦連忙起身,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望着離去的男人,張招弟怎麼也沒想到,阿娘這麼快就給她找了一個爹,不過就目前來看,這個爹還不錯,希望阿娘今後有個好歸宿。

天色漸暗,喜宴接近尾聲,胡勇一身酒氣走進屋內,看着床榻上酣睡的小人,眸色一暖,俯身湊近,在女人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你這小騙子,說好等我的。」

清晨,錢喵喵醒過來,一睜眼就看見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樣子彷彿要吃了她似的,嚇得縮了一下脖,乾笑着打了聲招呼,「勇哥,早啊!」

胡勇可不打算這麼輕易放過她,伸手攬過女人的腰肢,一用力,把女人緊緊嵌在他的懷裡。

「磨人的小妖精,既然醒了,是不是該補為夫一個洞房花燭夜了。」

一晚上,女人手腳就沒老實過,無意的撩撥差點讓他失控,連沖了幾回冷水澡才漸漸壓下身體的燥熱。

錢喵喵臉色一紅,小腹微移,欲躲開男人的炙熱。

「往哪跑。」

胡勇一個翻身,牢牢鎖住想逃跑的女人,細密的吻落下,在女人的臉上,身上,每一寸角落裡留下獨有的烙印。

錢喵喵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扶着微酸的腰身走出房外,對着院中的男人說道,「勇哥,我餓了。」

胡勇走上前,伸出大掌附在她的腰後,一下下揉捏起來,「好點了嗎?」

錢喵喵瞪了一眼罪魁禍首,嗔怪道,「還不是因為你。」

跟幾百年沒見過女人似的,她都哭着求饒了,沒想到這男人這麼沒人性,更加可勁的欺負她。

胡軍輕咳一聲,臉上露出一抹尷尬,忙轉移話題,「不是餓嗎?飯在廚房裡,去吃吧。」

飯菜是現成的,簡單熱一下就能吃,錢喵喵吃完飯,洗了把臉,拉着胡勇就出了門。

街道上,胡勇跟在錢喵喵身後,見她買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也不阻止,乖乖上前付賬。

走了多家商鋪,錢喵喵終於湊齊材料,興沖沖的回家開始做起實驗。

取蠟、羊脂、甲煎、紫草、硃砂,錢喵喵先用銅鍋煎蠟,然後依次將羊脂、甲煎、紫草、硃砂放入鍋中,一邊熬制一邊攪拌至濃稠,再置於竹筒內冷卻一晚,明天唇脂就大功告成了。

「喵喵,天色不早了,該睡了」,胡勇抱起錢喵喵就往屋內走。

錢喵喵雙腳撲騰了幾下,臉上泛起一絲薄紅,「混蛋,放開我。」

來到床邊,胡勇把懷中的女人一扔,俯身壓住,朝着喋喋不休的小嘴親了上去。

第二天,錢喵喵一大早就忙活起來,拿起竹筒一個個脫模,用刀切成小丁,再放到精緻的小鐵盒裡,等忙完都快晌午了。

錢喵喵忙去廚房燒火做飯,煮了點粥,炒了個青菜,見還有一條魚,又做了豆腐魚湯,有葷有素,看起來很有食慾。

飯菜才端桌上,胡勇就回來了,錢喵喵笑着撲了過去,抱着他的腰身說道,「勇哥,你回來啦!」

胡勇眼尾一挑,「闖禍了?」

「哪有」

見他一臉的不信,錢喵喵從荷包里拿出一盒口脂,打開蓋子,用指尖挑出一點塗抹在唇上,眉眼一彎,「好看嗎?」

唇色朱櫻一點,帶着一絲魅惑,胡勇微微俯身湊近,舌尖一卷,口脂吞吃進肚,細品一番,得出一結論。

「好吃!」

錢喵喵杏眼微睜,被這一系列騷操作驚得結巴起來,「你…」

胡勇輕笑一聲,指腹輕撫女人的唇,「東西不錯。」

聞言,錢喵喵面色一喜,「那你覺得這能賺多少錢?」

胡勇擰着眉,「缺錢?」

錢喵喵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見胡勇進了屋,一會兒,手拿着一瓷罐塞給了她。

「這是我這些年賺的,都給你,隨便花。」

錢喵喵好奇的打開蓋子,從裏面拿出足足一指厚的銀票,每張一百兩,一共兩千五百兩。

錢喵喵驚大於喜,只覺得手裡的銀票燙手,「勇哥,你沒幹違法的事吧?」

一副慫樣引得胡勇一陣發笑,見女人要發飆,才解釋道,「早年年輕氣盛,跟着人家學走商,那幾年賺了不少錢,但也危險,一年前,在路上遇到劫匪,受了重傷,養了大半年,隨後也就不去了。」

古代走商,九死一生,能活着回來的極少,錢喵喵心中一陣後怕,上前緊緊抱住這個男人。

「背後那一道疤是那時候傷的嗎?」

胡勇輕撫女人的後背,「不要擔心,都過去了。」

溫存過後,錢喵喵盤坐在床上,捧着價值百金的瓷罐發了愁,本想努力發家致富,不成想嫁到金窩裡,現在她一點賺錢的**都沒了,好可憐啊!

胡勇瞧着錢喵喵的臉色,一會兒陰,一會晴,開口勸道,「喵喵,你要是不開心,這錢咱就不要了。」

錢喵喵一驚,下意識抱緊懷裡的瓷罐,瞪了一眼這敗家爺們,「那怎麼行,這可是錢,哪能不要了。」

錢喵喵趕緊把瓷罐藏好,想着也不能坐吃山空,拉着胡勇叭叭得說起生財大計。

女人神采飛揚的小模樣,更添了一份致命的魅力。

胡勇心跳漏了一拍,唇角勾起一抹寵溺。

「這事交給我,安心在家等消息。」

——

作者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