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系統求我和主神談戀愛
快穿:系統求我和主神談戀愛 連載中

快穿:系統求我和主神談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冬吾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冬吾草 現代言情 祝枝

就在以為可以投胎時,她接到被主神系統選中,又淪為打工人的消息,被迫在三千小世界間穿梭身近百戰的她是不會對任何世界的男主動心的校園男神:學妹的臉怎麼這般紅潤,是發燒了嗎?血族親王:我的血好喝嗎,薔薇?奶狗皇帝:姐姐要是不想當皇后,那我也不要這天下了戀愛任務又不是沒有做過,這次怎麼覺得心跳頻率快了許多?終於將進度條拉完,歡歡喜喜要去投胎,卻被蘇醒過來的主神大人拉住衣袖這次完了,徹底不能投胎了主神大人可憐巴巴看着她:寶貝,你要對我負責展開

《快穿:系統求我和主神談戀愛》章節試讀:

一別此地,沒想到兩人再見面,竟然是Q大的大一新生報到那天。

白林俞被作為數學系的學長來迎接新生,可能是長得太好看,女生都不太好意思讓他搬行李,只是讓他指一下宿舍樓的方向,就害羞地走開。

跟周圍累得像條狗的男生比起來,他坐在新生接待處的帳篷里,悠閑自得。

直到一個身影躍進他的視線里。

是提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祝枝,祝家夫妻在得知自家女兒居然考上Q大後,宴請所有親朋好友吃飯,遇見人就說自家女兒考上Q大,在臨近開學時,一直忙前忙後幫她準備行李,大到被子、床墊,小到牙膏牙刷,一應俱全。

本來祝枝開始還勸說被子這些去學校再買,可老兩口說質量不行,非得自己準備,祝枝拗不過,只得任由他們去,可開學遭罪的卻是她。

坐高鐵,兩個大行李箱,一個行李袋,讓她尤為突出和麻煩,可現如今提着所有東西進學校,她小小一個人,實在搬不過來,幸好剛進校門就有熱心的學長替她結果一個行李袋和行李箱。

等他們來到數學系的新生接待處的帳篷時,那位學長累得快要虛脫,說什麼也不肯再送,此時祝枝尷尬地站在白林俞的面前,低着頭,看自己的腳尖,小聲地跟那位學長道歉:「不好意思呀,回頭我請學長喝水。」

那位學長累得腰都直不起來,連忙擺手,說著不用,他當時也是覺得這學妹搬的東西太多,想展現一下自己,可現在他真的後悔極了,就如網上說的那般:「學長幫忙搬行李,是為了交個朋友,而不是為了搬行李把命丟在這兒。」

「同學,這邊是數學系,其他系在旁邊。」白林俞目光地掃過那個獻殷勤搬行李的男生,冷冷地下驅逐令。

白林俞跟她之間隔着一張桌子的距離,他坐着,她站着,莫名地她的氣勢低他一頭,手指交叉在一起,怯怯地說:「白學長,我就是數學系的。」

數學系?

白林俞有些詫異,她能夠考上Q大已經很是出乎他意料,沒想到還能跟他一個專業。

是他太小瞧她了。

「走吧。」白林俞從後走出來,拿過她所有的行李,要帶她去報道。

「學長,還是我自己來……」經歷一個學長累癱,她自然知道自己的行李有多重,更是不好意思讓別人幫她拎,而且還是所有。

「就你小胳膊小腿的?」白林俞滿臉不屑地掃過她那纖細的胳膊,轉身往前走。

「我……」其實她可以,下火車一路都是她自己拎的。

白林俞是學校數學系公認的男神,本來迎新生他就備受關注,明處暗處都是看他的人,一上午都沒有主動幫任何人提行李,這次居然主動幫女生拎行李,而且還是很多。

大家的目光紛紛投在他身後的祝枝身上,祝枝低着頭,一副羞死人的樣子。

「白學長就是看她東西太多,展現紳士風度而已。」

「對呀,數學系剛剛就白學長一個人,肯定是要幫忙的。」

「你看那個女生的穿着,土裡土氣的樣子,白學長怎麼可能喜歡?」

耳邊傳來幾道酸溜溜的語氣。

「什麼土裡土氣,宿主你別聽他們胡說。」小戀聽着這些諷刺的話,率先坐不住,吐槽着安慰祝枝,「男主遲早都是你的,到時候有那些女人好酸的。」

說起來,祝枝穿着確實不夠精緻,一條簡單的黑白連衣裙,清爽精神,實在不能說土。

「到了。」白林俞先帶她來到數學系分配的女生宿舍樓下。

誰知一直低頭跟在身後的祝枝,沒料到他會停下,一股腦撞上他的後背,將他往前撞了幾步,行李袋也隨即掉在地上。

白林俞不耐煩,皺着眉頭轉過身,目光陰沉的看向她。

「對不起,對不起……」今天的她總是在道歉。

「算了,你去宿管那裡登記拿鑰匙。」白林俞嘆了口氣,撿起地上的行李袋,不明白為什麼她總是能隨隨便便挑起自己的情緒。

她聽話地去宿管那裡登記拿鑰匙,回到他身邊,「學長,好了。」

「宿舍號是多少?」

「425。」

白林俞點頭,提着行李袋和一個行李就往女生宿舍進去,嚇得祝枝急忙叫住他,女生宿舍,男生是不能進去的,旁邊幫學妹提行李的學長都只是送到樓下。

「你一個行李箱還不能提?」白林俞轉過頭來看她。

「可以……」祝枝低聲說道。

她是可以,但是你不能進女生宿舍呀,這男主沒常識?

「宿主你快跟上。」小戀催促她。

果然一出現男主,系統就各種激動,生怕她追不到男主。

祝枝拉着行李箱跟上去,走到宿管阿姨面前,只見男主對着宿管阿姨點頭,阿姨笑呵呵說著:「小白呀,幫同學提行李,真熱心。」

那語氣,宛如是自個兒的親兒子。

這玩意還能看臉的?

祝枝覺得有些玄幻,沒有多問,乖乖跟在白林俞的身後。

宿舍樓沒有電梯,他們走到425宿舍,白林俞鼻尖已經冒出小汗珠。

「學長你……」祝枝想從書包里掏濕巾給他。

「開門。」白林俞有些氣喘。

「哦哦。」祝枝連忙拿出鑰匙要開門,誰知裏面有人正好打開門。

只見打開門的女生看着門外的帥哥,愣住。

「不好意思。」祝枝出聲,試圖打破這沉默的場面,「我也是住425。」

裏面的女生側過身子,讓她們進去。

白林俞把她的行李推進去,就自覺出門,站在門外,用眼神催促她快點。

祝枝半點不敢耽誤,根據宿管阿姨說的床位,將行李放在自己的位置上,便跟宿舍里唯一的那個女生道別,就出了宿舍,跟着白林俞去報到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