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她鍾愛修羅場
【快穿】她鍾愛修羅場 連載中

【快穿】她鍾愛修羅場

來源:google 作者:淺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淺瑾 虞煙

達成劈腿一千個渣男成就後,虞煙綁定了一個廢材戀愛系統,在成為渣女的路上一去不復返我渣嗎?我只是想給每一個美男一個家啊!三生,斗羅,紅樓,清穿,狐妖小紅娘,哈利波特,西方名著……PS:每個世界1vs1,會有分線結局,但男主不是同一個人影視,動漫同人,有原創,綜穿女主擅長扮豬吃老虎,前期小可憐,後期搞事業,非典型女強文展開

《【快穿】她鍾愛修羅場》章節試讀:

「折……顏……上神?」虞煙眨了眨眼,右手支着身子坐了起來,「你怎麼在這?」

無意間拉扯到自己的傷口,她下意識的吸了一口涼氣。

「哎,小心些。」欲上前扶住小姑娘的手停在半空中,折顏趁着小姑娘沒注意,尷尬的收回,「冒冒失失的,你渡劫受的傷不輕,要好好養着。」

折顏輕輕的敲了敲小姑娘的額頭,語氣寵溺,像是在教訓一個不懂事的晚輩。

「謝謝折顏上神關照。」

折顏皺了皺眉,「怎麼還叫我上神,不是讓你不必那般客氣拘謹?」

「隨淺淺叫我一聲折顏就行,好歹是我看着長大的小姑娘。」

虞煙的眼神里閃過几絲錯愕,「折……顏?」

「這就對了嘛。」折顏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腦袋。

恰巧此時白真苦着一張臉走進來,白色的鮫紗上染了大片大片的煙灰,頗有幾分狼狽。

「折顏,我不會……煎藥。」

「好了,真是服了你了,我去行了吧。」折顏搖了搖手上的摺扇,配上那一身粉衣,一副風流公子的做派,屬實讓人想不到他是去煎藥的。

不大的屋子裡,只剩下虞煙和白真兩人。

「玄女,你感覺還好吧?」

虞煙一個不留神,一張漂亮的惹眼的臉湊到她眼前,棕褐色的狐狸眼裏面是溢於言表的擔憂。

她將身子悄悄的往後挪了挪,微微搖頭。

唇瓣沒有一絲血色,眼角卻是在笑着的,讓旁的人輕而易舉的就能感知到她的喜悅,「不打緊的,我修成了神女,這就是最最最好的事情了。」

白真同白淺一樣,生來就是仙胎,修鍊於他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他無法體會玄女會因為修成了小小的神女就開心的不能自已的心情,但是不妨礙他為小姑娘感到高興。

他伸出手點了點小姑娘的額頭,「你啊!」

成為神女之後,虞煙感覺體內的力量與之前完全不同,若說之前她的丹田是一口乾涸的井,如今就當於一條水源清澈的小溪,在使用術法時完全不會如先前那般阻澀。

即使神女離上仙,上神之境相差個十萬八千里,虞煙到底有了保命的本錢,讓她稍微有了點安全感。

既然修為上來了,接下來就應該專心做任務。

想到這,虞煙在心裏呼喚013,「系統,快看看目前的愛意值有多少了。」

【好感度列表:白真——70,折顏——50,白淺——50,未書——80】

【愛意值列表:白真——70。】

好感度也能轉換成系統能量,不過只有愛意值才能開啟系統商城,系統商城購買東西也是以愛意值作為通用貨幣。

簡而言之,好感度包括親情,友情等等在內,愛意值就單單指別人對你喜歡的程度有多深。

「那我什麼時候能夠開啟系統商城?」

【愛意值達一千。】

「系統,你確定你不是在坑我?」

虞煙日常頭痛。

*

「玄女,玄女!」

白淺嬌俏的聲音傳來,虞煙放下手裡看了一半的書,眉目溫柔的看向來人。

「淺淺,怎麼了?」

白淺不由分說的拉住虞煙的胳膊,將腦袋倚在她肩上,眼珠子轉了轉,一看就是在打什麼鬼主意。

「玄女,自從你閉關之後,我都好久沒見到你了,不如我們一起出桃林玩去?」

「人家玄女哪像你,天天就知道玩!」

虞煙正要答應,便被來人打斷了。

正是剛剛回來的折顏,「人家玄女如今都已經是神女了,,再看看你自己,你生來便是仙胎,如今四萬歲了還整日惹事生非,修為沒有絲毫寸進。」

白淺最煩有人念叨她,折顏這話一出可不就是撞在她槍口上,「老鳳凰,你惹四哥生氣,沒把人追回來,就把氣撒在我身上,哼!」

說完就兀自跑開了。

獨留兩人無言以對。

虞煙低頭,倒了杯茶,端到折顏面前,「折顏上……」

「嗯?」

「折顏,淺淺就是這個脾氣,她不是故意的,您別放在心上。」

「我知道。」折顏抬眸看着眼前還不到他胳膊高的小姑娘,她一臉淡然,與初見時沒有太大的分別,彷彿自小時候就這般穩重。

原先他以為她攀附白淺,哄的單純不知事的淺淺把人帶回桃林,小小年紀便心計深沉。

如今積年累月的相處下來,見她待白淺親近之餘不忘遵守本分,為人聰慧好學,勤奮刻苦,細緻妥帖,把桃林打理的井井有條,待他們既不諂媚又不討好,倒讓他高看了幾眼。

折顏久久不說話,虞煙便也不開口,她心知折顏這隻開天闢地獨一無二的鳳凰,活了足足幾十萬年,在他面前耍心眼沒有任何好處。

是以她從來不輕舉妄動。

她向來的處事原則便是,以真心換真心。

只是,她的真心,給出去簡單,收回來的及時,所以從來沒有翻車過。

「淺淺她正氣着呢,我去安慰一下。」

「嗯,去吧。」

虞煙找到白淺的時候,她手裡正握着一個小鋤頭,不斷的在地上刨土,遠遠的就能聞見一股清甜的酒味。

「淺淺,你又在偷折顏的桃花醉!」

虞煙邊說著,邊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鋤頭和白淺一起挖土,動作之熟練,可見這樣的事情兩人乾的不知道有多少回了。

「我要把老鳳凰的酒全都偷光,讓他今天那麼說我,明知道我不喜歡修鍊!」

「人生在世,就要及時行樂嘛。」

「是是是,不過淺淺,你可又別像上次一樣睡了五天五夜才醒過來。」

「上次是個意外,我白淺,可是千杯不醉,哪像玄女你——一、杯、倒!」

「好你個白淺,看我的九陰白骨爪!」虞煙放下手裡的鋤頭,伸出魔爪朝白淺的腰間襲擊而去。

白淺最怕這一招,頓時笑的前仰後合,不斷求饒,「玄女,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

兩人像個小倉鼠似的,將折顏大半個地窖的桃花醉都搬空了,喝了個痛痛快快。

虞煙不善酒力,只淺淺飲了幾口,桃花醉是個好東西,裏面蘊含了精純的靈力,飲上一壺都能趕上虞煙自己修鍊一整天,可惜的是,她不能喝,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白淺。

折顏是十里桃林的主人,兩人的這一番動靜根本瞞不過他,無非是有意縱容罷了。

第二日,白淺拉着虞煙出了桃林。

平日里虞煙沉迷修鍊,很少認真看過桃林外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