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
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 連載中

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

來源:google 作者:九尾始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九尾始鳳 蘇宇 都市小說

死去多年的大爺爺突然出現在蘇宇的面前,並給了蘇宇一份無法拒絕的僱傭合同本就快要走投無路的蘇宇,沒有考慮就簽下了它而當蘇宇簽完合同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展開

《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章節試讀:

大爺爺蘇宏德對蘇宇還是極好的。

讓一直都是窮鬼的蘇宇首次體驗了一把動車商務座的舒適。

別說,這真的是一分錢一分貨。

不僅座椅更軟更大,還能變成小床,就連商務艙的乘務員的質量都上升了許多。

別的不說,就是那一張張漂亮的俏臉看着就讓人賞心悅目。

這讓本來將近四個小時無聊的車程,在沒什麼感覺的之下就走完了。

這還是蘇宇第一次坐車坐的這麼舒服,沒有感覺任何的疲累。

因此,平時坐車就會感覺非常累的蘇宇,到了港口城市濱海之後依然精神抖擻。

再加上離開船還有將近三個小時間,所以蘇宇就打算淺逛一下這座世界有名的城市。

當然,蘇宇淺逛的區域只是在要乘坐的客船的碼頭附近。

不過這也足夠沒什麼見識的蘇宇眼花繚亂了。

蘇宇所在的碼頭只是這座港口城市幾十個碼頭和渡口之一。

但是饒是如此,這座碼頭附近依然人來人往,來這裡工作的旅遊的,真的是太多了,金髮碧眼的老外那也是隨處可見。

時間慢慢流逝,蘇宇感覺飢餓之後就在路邊攤烤了一串鐵板魷魚當午飯。

蘇宇一邊吃着,一邊向著碼頭上的客船客運站走去,準備等待廣播登船。

而就在這時有意思的事情發生了,一聲驚叫突然響起,一小部分人群突然變的慌亂起來。

當然,絕大部分人見此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就是蘇宇也不例外,沒辦法,愛看熱鬧絕對是人類的天性。

蘇宇嘎吱嘎吱吃着魷魚腳,一邊朝着聲音傳來的看去,頓時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了。

原來是一名小偷在行竊的時候敗露了,正在被失主在後面邊尖叫邊追趕着。

見此,蘇宇搖了搖頭,暗道一聲這小偷不是傻就是蠢,在這裡偷東西不就在等着被抓嗎。

不過,這小偷是傻還是蠢蘇宇不知道,蘇宇只知道這小偷跑的是真快,也足夠靈活,在人群中就像是一條泥鰍一般鑽來鑽去,讓想要見義勇為的人,以及趕來抓捕他的**同志一時間都抓不到他。

說來也巧,那小偷跑來的方向正好是蘇宇所在的方向。

那小偷不僅身法了得,同時也很猖狂,一邊跑着一邊還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胡亂揮舞着驅趕着擋在他前路上的人群。

「滾開,都給老子滾開,不滾開,老子捅死你們!」小偷猖狂大叫。

也不知道這小偷是不是和蘇宇犯沖,對方跑過來的時候第一眼就落在了蘇宇的身上,對着蘇宇罵道:「吃你麻痹的魷魚,給老子死開!」

聽到這話,本想只是簡單看一個熱鬧的蘇宇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勃然大怒。

蘇宇這人平時是很隨和的一個人,被別人罵一句也不會生氣,但是一旦有人罵了他的父母,蘇宇就敢和那人拚命。

這一刻,蘇宇腦子裏面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弄這個小偷。

說到做到,蘇宇下一刻就出手了。

當然,蘇宇沒有直接莽,畢竟小偷手裏面還拿着刀呢。

因此,蘇宇一把就手中掛滿甜辣醬的魷魚串朝着小偷甩了出去。

蘇宇從小就打水漂扔石子,所以在投擲這方面的技能幾乎是點滿的,蘇宇就是沒當兵去,要不然絕對是部隊裏面投彈標兵。

所以,吧唧一聲,蘇宇的魷魚串就呼在了小偷的臉上。

同時,小偷就嗷的一聲慘叫起來:「啊,我的眼睛,卧槽啊!」

魷魚串打人當然不疼,疼的是甜辣醬入眼,小偷一下子就沒了視野,在痛叫聲中撲通一聲就摔倒在地,手中的刀都摔飛了。

見此一幕,周圍看熱鬧的人頓時紛紛驚呼起來,對着蘇宇連連豎起大拇指。

「牛逼,牛逼,小哥真准!」

「卧槽,牛逼!」

……

蘇宇對此哈哈一笑,對着周圍的人抱了抱拳道:「僥倖,僥倖,過獎,過獎!」

說罷,蘇宇瞧了一眼已經被**同志戴上手銬的小偷,就轉身向著候船大廳而去,不準備繼續出風頭,誰知道那小偷還有沒有同夥在附近,要是被盯上了可不好。

蘇宇也就是投擲技能點滿了,正面戰鬥的技能還處於零。

不過,還沒等蘇宇走到候船大廳呢,一個好聽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來。

「前面的那位同志,請等一下!」

而伴隨着聲音響起的同時,一股極為好聞茉莉花清香也鑽進了蘇宇的鼻孔。

蘇宇停下腳步,向著身後來人看去,看到那人之後蘇宇的眼前頓時一亮。

因為,來人是一名面容極為漂亮的女警。

只見她皮膚白皙如瓷器,眉如遠黛似青山,雙瞳明亮似剪水,瓊鼻纖巧如玉石,朱唇一點似丹霞,整個人就如同畫中的仙子一般。

最重要的是身穿警服的她更是多了一份英姿颯爽。

「**同志,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蘇宇定了定神,態度十分端正的問道,蘇宇有些擔心這位**同志是過來追責來的,畢竟甜辣醬入眼很容易傷到眼睛啊。

女警淡淡一笑道:「這位同志你不要緊張,我來找您,是專門給您道謝的,謝謝剛才同志你的見義勇為,同時失主也讓我替她好好的感謝同志你。」

聽到女警這樣說,蘇宇頓時鬆了一口氣,咧嘴一笑道:「這都是應該的,不用道謝,我着急趕船,現在就走了!」

「好的,同志你請便,我就不打擾您了,濱海祝您旅途愉快。」女警也沒有多說其他,說了一句祝福的話後,也轉身離開了。

隨即兩人一個前往候船大廳,一個和其他**同志一同押着小偷前往醫院——先給小偷洗洗眼,要不然真的可能瞎了。

接下來,沒有什麼意外發生,很快蘇宇就等到登船的播報聲。

而後蘇宇按照提示就登上了客船。

當然,蘇宇此時心情是有些激動的,因為這是蘇宇第一次坐船,或者更準確的說,這是蘇宇第一次真正見到大海。

生在內陸,長在內陸的孩子,第一次看見大海,第一次坐海船難免有些激動。

蘇宇的座位在靠窗的位置,向外看就能看見外面的大海,蘇宇不由的有些期待在大海上航行是什麼感覺了。

然而,開船後不久,蘇宇就沒有心情向外張望了。

汽笛聲嗡鳴,客船緩緩駛向大海。

隨着客船的啟動,蘇宇更加激動起來,第一次坐船真的感覺一切都非常新奇。

尤其是看着逐漸開闊的海面,蘇宇感覺更加良好。

頗有一種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感慨,此情此景好像在預示着他以後的生活就是如此。

然而這種感慨很快就被現實打敗了。

蘇宇——暈船!

起初還好,但是隨着客船不斷深入海洋,隨着海洋的波濤起起伏伏後蘇宇就受不了了。

腦袋暈乎乎,渾身無力,臉色蒼白,冷汗直冒。

胃裏面更是翻江倒海,想要嘔吐,難受的好像要死掉一般。

好在蘇宇胃裏面沒什麼東西,想吐都吐不出來。

不過饒是如此,蘇宇這一副隨時要死掉的樣子還是嚇了蘇宇旁邊的乘客一大跳。

在呼喊了幾聲,沒有得到蘇宇的回應後,那些乘客立即就呼叫了船上的乘務員還有乘警。

不多時,好幾個乘務員和一名女警就來到了蘇宇身邊,開始對蘇宇展開『救治』。

最後看蘇宇暈船實在是嚴重,就決定將蘇宇帶去醫務艙,進行更全面的診療。

對此,蘇宇的感覺是比較模糊的,腦子迷糊不清的蘇宇只是感覺有一隻冰涼的小手撫摸了自己的額頭,並溫聲細語的對他詢問了什麼,並且給他餵了一點水之類。

哦,對了,蘇宇還聞到了有些熟悉的茉莉花清香,還感受到了柔軟碰觸了自己的身體。

迷糊的狀態狀態持續了好一會兒,蘇宇終於感覺頭腦清明了不少,然後這才睜開雙眼。

睜開雙眼的瞬間,蘇宇的眼睛又是猛地一亮,被眼前美麗的面龐給驚艷到了,同時心中還有一絲絲的驚喜。

因為,眼前讓蘇宇感覺驚艷的面孔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碼頭上有過一面之緣的女警。

蘇宇不由的有些驚訝的問道:「警官怎麼是你?咱……」

說著,蘇宇就要起身,不過就在這時客船又是一顛,蘇宇又是一陣頭暈噁心,更是忍不住乾嘔起來。

女警官見此急忙上前一隻手按住蘇宇的肩膀,一隻手輕撫蘇宇的背部道:「同志,你現在還不能起來,剛剛給你餵了暈船藥,現在藥效才剛剛起效不久,你好需要靜躺一會。」

蘇宇再次一聞到了茉莉花的清香,昏沉沉的頭腦再次清明了不少,連忙道謝道:「謝謝,我知道了,我不會再亂動了!」

說罷,蘇宇這回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暈船實在是太難受了。

而此時,蘇宇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客艙中了,這讓蘇宇有些詫異,自己啥時候到這裡來的。

看出了蘇宇的詫異,女警官淡淡一笑:「這裡是醫務艙,是我和乘務組成員將同志你帶來這裡的,一是為了給同志你更好的診療條件,二則是為了不打擾到其他乘客。

不過話說回來,我已經在海上工作好幾年了,還是第一次看到像同志你暈船暈的這麼厲害的人呢,同志你是第一次坐船嗎?」

「是的,這的確是我第一次坐船,之前一直生活在內陸,我也沒想到我會暈船,還暈的這麼厲害。」蘇宇聞言苦笑着回應。

女警官恍然的點點頭,笑道:「那就怪不得了,從沒有坐過船的人暈船很正常,多坐幾次就會慢慢適應了。」

女警官的笑容很好看很驚艷,驚艷到蘇宇都有些不敢多看了,就連暈沉沉的腦袋也好像更加清醒了幾分。

這不由得讓蘇宇有些感慨,美女能夠治病八成是真的。

蘇宇輕輕點頭道:「嗯,希望如此吧,要不然以後我可能要遭罪了。」

此時,蘇宇想到了自己要在島嶼上工作生活十年,除非不離開島嶼了,要不然乘船就是必然。

女警官好像有意和蘇宇聊天,在蘇宇的話音落下後,她再次開口道:「同志,聽你方才的話,你好像不是來濱海旅遊的?莫不是來工作的?」

蘇宇嗯了一聲笑道:「我的確是來工作的,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要在海島上工作了!警官你不愧是專業的,我一說你就猜出來了。」

聞言,女警官笑了笑,對蘇宇的誇獎默默接受,然後繼續問道:「那方便說一下你是去哪個島上工作嗎?水花島還是天涯島?最近些時日,好像只有這兩個島嶼在對外招工。」

「當然方便!」聽到女警官的話,蘇宇沒有遲疑的點頭同意,這不是蘇宇被美色迷惑了,而是蘇宇正好想要找人打聽一下奇蹟島,想要提前了解一下奇蹟島。

之前在動車上,蘇宇曾經上網搜索過關於奇蹟島的信息。

但是蘇宇發現,網絡上竟然沒有任何關於奇蹟島的信息,就好像奇蹟島根本不存在一般,這讓蘇宇不由的有些慌。

於是,蘇宇開口問道:「警官同志,你知道奇蹟島嗎?我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在奇蹟島上工作?可是我卻對奇蹟島了解的極少。」

此時,女警官紅唇微張,一臉驚訝的看着蘇宇道:「什麼?你要去奇蹟島上工作?奇蹟島對外招工了嗎?這怎麼可能?這是真的嗎?」

見對方如此反應,蘇宇當即心頭一動道:「這自然是真的警官同志,要不然我也會來濱海啊,看同志你的反應,奇蹟島好像很出名,可是我怎麼沒有在網絡上找到相關信息呢?」

「奇蹟島當然有名了,只不過它只是在濱海有名,它之所以在網絡上查不到任何信息,則是因為它是一座完全屬於個人的島嶼。

沒有島嶼主人同意,相關的信息是不會出現在網絡上的,再加上島主人十分的低調和神秘,就更少有外地人知道奇蹟島了。

說實話,你說你要去奇蹟島上工作,我真的很吃驚,你好像是最近幾年第一個要去奇蹟島的人,如果不是濱海一直有前往奇蹟島的航班,說不定我們本地都將會很少有人知道奇蹟島。」

女警官說著話,一邊開始仔細的打量着蘇宇,顯然蘇宇剛剛說出的話,讓女警官很是在意。

聞言蘇宇則是不停的眨眼,感覺奇蹟島太神秘了,名字應該叫神秘島才對。

蘇宇輕輕咽了咽口水道:「那警官同志,你還知道奇蹟島的更多的信息嗎?」

女警官搖了搖頭說:「關於奇蹟島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那是私人島嶼,偌大的島上好像只有一個守島人,你想要知道的更多就只能等你到了奇蹟島上問那守島人了。」

聞言,蘇宇剛要開口再次發聲,不過蘇宇剛要開口,客船上的廣播就響了起來:

叮咚!尊敬旅客您好,你所乘坐的……

聽到響起的廣播,蘇宇和女警官兩人都是微微一怔,而後女警官起身道:「同志,濱海海上第一個站點螃蟹島到了,客船將會在這裡停留十分鐘,你要不要下船呼吸一下島上的空氣,這應該對你的暈船情況有着些許的改善。」

聞言蘇宇沉吟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道:「不了,我就在這裡稍稍的躺一會好了!」

十分鐘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一上一下就需要不少時間,蘇宇不想折騰。

女警官沒有強求,起身道:「那好,那同志你就先在這裡躺一會好了,不過,我就不陪你聊天了,我要去維持一下秩序了!」

「好的,警官同志您忙!」蘇宇點頭,目送女警官離去。

而在女警官離去後,蘇宇這才發現,他和女警官聊了這麼久,竟然都沒有互相介紹過,想要詢問卻是有些晚了。

當然,蘇宇此時也沒有太過在意,在蘇宇看來,女警官一會開船後還會再回來的,到時候再互相介紹也不遲。

但是,蘇宇之後發現,女警官根本沒有回來,甚至蘇宇都沒有再見過那漂亮的女警官。

經過蘇宇一番打聽,蘇宇才知道,對方早就在螃蟹島的時候就下船了。

這不得不讓蘇宇感覺非常的遺憾。

就在遺憾中,客船繼續航行,途徑一座座已經開發好的島嶼,直到傍晚時分,目的地——奇蹟島終於到了。

《開局一座島,獎勵一千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