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三千魔神!締造不朽魔庭
開局三千魔神!締造不朽魔庭 連載中

開局三千魔神!締造不朽魔庭

來源:google 作者:艾小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淵帝 軒轅帝淵

黑道帝皇軒轅帝淵墜機身亡,魂穿光怪陸離的玄幻世界,於大荒帝庭前太子身上重生於此同時,覺醒《深淵魔神簽到系統》,開局贈送:深淵魔神霸體!混沌寂滅重瞳……魔神羅睺億萬分之一力量體驗卡……三千魔神親衛!繼承原身記憶之後,才知他死因原身本是大荒帝庭唯一太子,卻不料荒帝與母后誕下一位天生帝皇的子嗣,數年後他太子身份被貶,母后和荒帝眼中從此就只有那天生帝皇對他不聞不顧,就好似沒有他這個兒子,心生妒忌的他,某天想除掉弟弟卻沒成功引得荒帝雷霆震怒,廢他修為,丟入冷宮,數年後看不到希望的他,懷揣着對荒帝,對母后,對弟弟無與倫比的怨恨自殺軒轅帝淵消化完原身記憶,露出一抹略顯殘暴笑意:既佔據你身,你臨死之前沒能實現的願望,我會代你一一實現,讓你們一家四口去地獄裏團聚!展開

《開局三千魔神!締造不朽魔庭》章節試讀:

大荒帝都,大荒八王之一,石王府邸。

內府一間華麗寢宮內,以石族老祖為首,聚着全族所有強者在此。

「荒帝欺人太甚,帝脈就了不起?憑什麼讓我族的天生至尊給他鋪路?該死,整個大荒皇室都該死!!!」

望着床榻上面,從七八歲退化到嬰孩時期,且奄奄一息的孩子,在場有長老目眥欲裂的咆哮。

「弱肉強食,有何辦法?要怪只怪我等沒有保護浩兒的實力!」有長老雙拳緊握,咬牙切齒的低沉道。

「荒帝太該死,我族乃是大荒帝庭開國家族,就是這樣對待開國家族的?若無八王,何來大荒帝庭?」

「娘希匹,我動了去獵殺帝脈之心了!」

「天生至尊,若機緣足夠,將來能跟帝脈掰手腕的存在,我族崛起的希望就這樣破滅,氣煞我也,氣煞我也啊!!!」

「擁有繼承天地氣運的帝脈竟不知足,還來搶我族至尊骨,軒轅皇室都該死絕!」

聚在床榻邊的石族長老,無不痛心疾首,面露猙獰和痛惜之色。

石族老祖石戰天,望着床榻上的曾孫,周身帝境之息流轉,拳頭握的青筋暴起。

內心之中,滋生着極度濃烈要跟大荒皇室魚死網破的念頭。

「荒帝,老朽發誓,即使落到一個萬劫不復之地,也會讓你父子倆付出沉重代價!」

石戰天聲音低沉,臉色陰沉到極致:「事已至此,都別衝動,一切從長計議,照顧好浩兒,他的至尊骨終有一天我會幫他拿回來!

此外,這件事暫且別讓身在北境的宸兒和洛兒知曉,我怕他們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攜軍回來。

石族為皇室鞠躬盡瘁,而他們卻如此對待我族,荒帝是在動搖皇室根基,其他七個王族也將因此戒備。」

石王無比自責,道:「父親,是我太大意了,原以為荒帝召浩兒進宮,是跟軒轅帝天玩耍,卻不曾想…」

「爹,娘,浩兒好冷!!」

瞧着瑟瑟發抖,退化到一兩歲顫抖着小身子的曾孫,石戰天心中酸澀,沉聲說道:「此事不怪你,任誰都不會去想,荒帝竟如此喪心病狂!浩兒太虛弱了,我去太古神山看看,能否獵殺一頭身懷太古遺種回來給浩兒補補身子。」

……

今日,石族天生至尊石浩,至尊骨被皇室所奪之事,於帝都內一日間傳的人盡皆知,引發的轟動相當之大。

都覺皇室做的太不厚道。

石族祖先當年戰死不知多少代,才給皇室打下大荒三十六州,幫助軒轅皇族建立大荒帝庭。

而今,族內妖孽卻被其奪骨,奪走了整個石族走向強盛的希望。

其餘七大王族得知此事,亦覺寒心,都有所戒備起來。

對帝庭的忠誠,動搖了。

然,荒帝根本不在意外界如何議論,因為他們有足夠大的底氣,能鎮住八大王族。

目前荒帝眼中,就只有軒轅帝天。

奪走石王府的至尊骨,更無半點歉意表示,就好似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理所應當一樣。

但話說回來,天地間的規則正是弱肉強食。

絕無公平可言。

公平,只掌握在那些高高在上的掌權人之手。

……

帝城,帝後宮!

豪華的床榻近前,立着一名母儀天下的宮裝美婦,及一位着裝九爪金龍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

床榻上躺着一個無形間道韻天成,帝道之息罩體,高貴的宛若天生帝皇的七八歲俊俏男孩。

「陛下!天兒他本就身懷帝脈,集天地氣運於一身!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嘛?!」

宮裝美婦望着床榻上,剛融合完至尊骨在沉睡中的兒子,甚是擔憂此舉將動搖軒轅皇室的根基。

「有何不好?!我兒乃天生帝皇,石族的那小子的至尊骨,在辰兒身上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荒帝抬眸,頗是霸道:「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若想傳承不倒,必要時沒什麼是不能做的,為了天兒能更進一步,就讓朕來當這個罪人!」

「唉!要不要去道個歉…?」

宇文靜姝良心上過不去,側眸看向身邊荒帝,這般低聲說道。

荒帝搖頭,深沉道:「道歉無用,朕奪的是石族未來,若非忌於其餘七大王族,朕都想把石族屠族滅種永絕後患!」

聽着荒帝之言,宇文帝後覺得不無道理,那是無法化解的仇怨,最終也只能無奈一嘆,

三年間,他們從未提及過冷宮內的大兒。

或許,早已忘記的乾乾淨淨了吧!

「九域天荒榜爭奪即將來臨,朕必讓天兒登頂,君臨天荒九域!」

荒帝眸光閃爍,滿懷壯志的開口。

宇文帝後遲疑道:「天兒能在這麼短時間內,修至陰陽境嘛?!」

荒帝莞爾道:「朕的帝後,你多慮了,天兒這些年來,你何曾見他認真修鍊過?而今已是天象境初期,讓他認真閉關一段時間,陰陽境輕輕鬆鬆罷了!」

……

冷宮。

清冷蕭瑟。

除軒轅帝淵外,這偌大的冷宮還有一人。

黑龍皇!

此人不得了。

天資比荒帝更恐怖。

被打入冷宮的原因。

是被荒帝陷害,睡了上任帝皇后宮一位妃子。

天資縱橫的軒轅黑龍,給足荒帝繼位壓力。

「黑龍叔,你太墮落了!」

軒轅帝淵來到後者寢宮,只見此地烏煙瘴氣,一個披頭散髮的男子,手裡握着一個酒壺,如爛泥般醉倒在一個角落中一動不動。

「你……?」

似感應到什麼,軒轅黑龍豁然抬頭。

「很驚訝吧?!脫胎換骨!」

軒轅帝淵着裝一襲黑色龍紋玄衣,身姿修長偉岸,如瀑的黑髮徑直延伸至腰間,及披散於寬敞的胸膛上,邪肆妖魅的面孔滿是睥睨之態,深邃的雙眸頗具威嚴,負手而立俯視着軒轅黑龍。

跟換了個人毫無區別。

「侄子,你是…你如何做到恢復經脈,實現這般脫胎換骨的重生!?」

軒轅黑龍憔悴蒼白的面孔,露出驚訝之色,滿目的難以置信打量他。

「連我都能不甘屈服浴火重生,黑龍叔你不過是被穿了靈骨,就沒想過要翻盤了?!」

軒轅帝淵靜靜的盯視後者,淡淡的開口說道。

「嗯?莫非你能幫我拔出體內的釘仙針?」

軒轅黑龍死盯着他,那雙眸子內,懷揣着無比的希望。

軒轅帝淵微微頷首:「若是不能,我豈會過來!」

「求你,幫我!」

軒轅黑龍直接給他跪下,砰砰砰的磕着頭。

「我若不打算幫你,又豈會出現在此!」

軒轅帝淵嘴角露出邪肆笑意:「我不僅要幫你拔掉體內的釘仙針,更要讓你親手擊斃把你送進來的那個人!」

「你想弒父?!」軒轅黑龍吃驚。

軒轅帝淵冷笑道:「他們…何曾把我當做兒子?有些事,做出以後,得付出沉重代價!」

「好!倘若你能助我拔出體內的釘仙針,今後叔叔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