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短腿?我用假肢橫行詭秘復蘇
開局短腿?我用假肢橫行詭秘復蘇 連載中

開局短腿?我用假肢橫行詭秘復蘇

來源:google 作者:畫中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雅 許思明 都市小說

這個世界竟然不是人類的世界?從小就以天才自居的許思明這才發現——這個世界竟然不是「科學」的世界吃人的嗜血怪獸,會控制他人身體的戒指,能夠調用自然力量的奇葩道士,這些究竟該如何用科學去解釋?迫在眉睫,他們都降臨到了許思明這位平凡人身上……展開

《開局短腿?我用假肢橫行詭秘復蘇》章節試讀:

傍晚的公交人不少,但很不錯的是,陸筱雯還是帶着許思明坐上了位置。

坐着公交一路駛向郊外,車上的人越來越少,風也變得冷肅起來。

陸筱雯穿的比較少,冷得把窗戶關上了。

陸筱雯看着身邊的許思明,小聲地說道:「許哥,你真的就把一隻機械手臂送給他了?」

「不就是一隻機械手臂嗎?怎麼了?」

「那可是你辛苦的研究成果,怎麼能這麼隨便送給人呢,何況你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什麼江大醫科博士……」

許思明摩挲着褲子口袋裡的名片,說道:「無所謂。」

陸筱雯: …………

黑夜中一點點的沉浸,沉睡的記憶再度復出,與紅眼黑影短短一秒的對視,就讓他感受到了從來都沒有體會過的感受。

那種讓人心悸,讓人感覺到死亡的感受。

跳動的心臟冷卻了下來,許思明還是沒弄清楚,那雙紅色的眼睛是什麼,是自己看錯了嗎?

自己為什麼會感受到死亡?是因為那對紅眼有殺氣?

自己除了恐懼,當時產生的另一種情緒又是什麼?

「你……好了嗎?」陸筱雯見許思明又恍惚了,眼神中恍然失了神色,不禁問道。

許思明點了點頭,回道:「本來就沒事,就是看到了一些我不理解的事情。」

「真的嗎?」陸筱雯疑惑地問道。

畢竟在所有人眼裡,作為國科大新一代傳奇的許思明,可是從來沒有如此狼狽呢。

只不過可惡的是,這麼驕傲的事情沒法和好姐妹們分享,她們一定不相信——她們的男神丟了魂的樣子。

「可惜,今天好像不是很圓滿……」陸筱雯小聲地提了一嘴。

她小聲嘀咕的聲音許思明就當沒有聽到,轉念問道。

「比賽結束了,你準備什麼時候走?」許思明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完成,做完了就走……。」陸筱雯說道。

「難嗎?」許思明問道。

「還……還好吧。」陸筱雯說道。

許思明聽罷,暗笑道:「如果完不成,難道不回去了嗎?」

「幹嘛這麼絕情,我大老遠跑來的……」感覺到許思明話語中的調侃之意,陸筱雯臉紅道。

「有些事情,或者說,大多數事情都很難如願。」許思明看着車窗外,是夕陽下回家的一輛輛思鄉之車。

他還不忘想了想自己,自己好像從來不是這樣。

果然,只有天才才能免俗嘛,畢竟對誰都無所求。

陸筱雯臉色有些難看,知道自己沒戲,一個人默默地下了車,沉默地告辭就離開了。

看了眼一個人黑夜裡,坐在公交車站等回去的車,他有些不忍,不過他還是走上了回家的上坡路。

許思明推開門,頭都不回一下的往樓上走去。

許母看見兒子回來了,問道:「兒子,怎麼樣。」

許母隱隱能聽見從三樓傳來的回應——

「老樣子。」

許母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作為母親誰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了一個死讀書的孩子。

對許母來說,他擺弄機器的痴迷樣子,真的擔心他找不到媳婦。

「或許是我擔心過度了。」許母搖了搖頭,進了廚房收拾。

許思明把房門關上,還帶了把鎖,坐在椅子上,想把之前沒有寫完的科技大賽投稿寫完。

結果一拿起筆,就有一種莫名的情緒湧上心頭。

許思明的腦海中,反反覆復地出現的——就是那一秒的畫面。

那雙血紅色好像在發光的,一直刺激着許思明的神經,讓他不能夠工作,也沒辦法入睡。

「冷靜冷靜!」

「啪」,許思明把中性筆甩在桌子上,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來一張白紙。然後從桌上的筆筒里摸出一支鉛筆。

許思明閉上了眼睛,在大腦里反反覆復出現的畫面,他強迫自己仔細地觀察紅眼男人的模樣。

可是他越是思考,記憶中關於紅眼男人的模樣的記憶越模糊,就像是他從來沒見過似的。

他乾脆放棄了描摹他的模樣,只是簡單地畫出他的身形。

比廁所隔牆要矮上一拳左右的寬度,身體不胖,就體形來說,應該是個強壯的男人,最讓他記憶猶新的是他那雙血紅色眼睛,從中流露出的,是真正的殺氣。

補充上一些衛生間里的基礎設施,許思明就把還原的場景畫好了。

舉起來一看,確實是他當初看到的。儘管畫不出那般的殺氣。

不過有個好處是,畫完了這些後,許思明內心的一些瘋狂感受要少了許多。

準確說,情況沒有好轉,但是他適應力更強了。

再次見到大腦里的紅眼男人,他有更多的能力去思考這些問題。

從腦體末梢,到尾椎骨神經,全部都在告訴他,這是一個吃人的惡魔。

「世界上真的有惡魔嗎?」

許思明如坐針氈,挪了挪屁股,他決定打開電腦看看。

搜索了關鍵詞「惡魔」,映入眼帘的就是維基百科。粗略的翻了一遍,當然是從唯物主義去觀察「惡魔」這個詞。

許思明也是唯物主義,但是這不是他現在想要的答案。

繼續往下翻,許思明知道,自己不過是做一些無意義的事情,哪怕是一些奇聞怪談,也無法解答他內心的疑惑。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許思明也只能懷着不甘躺在床上。

從小到大,許思明幾乎沒有被什麼難道過,無論是什麼事情,都會被他用他超凡的大腦和精巧的雙手解決。

關了燈,不知道在黑夜中翻來覆去多少次,許思明才能從繁重的思維跳躍中淺淺地睡過去。

黑夜像是一個無形的牢籠,把躺在床上的許思明困在其中,又讓一隻漆黑的大手打開許思明的心扉,交給了許思明一個全新的生命路線。

這條生命線究竟是正確的、錯誤的,還是平凡的、傳奇的,又或是善良的、罪惡的,也是無從可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