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君子問道
君子問道 連載中

君子問道

來源:google 作者:久世不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久世不語 奇幻玄幻 李自在

大漢王朝,夢想就像天上的星星,眼可見,而手不可觸之為追逐夢想,有人甘願放棄一切李家嫡長子李自在就是這樣的人,他雖是武道天賦極為妖孽的翹楚,而為拜入儒家聖人門下,歷經考核,最後自廢武道修為,成為普通人,只為自己讀書成聖人的夢展開

《君子問道》章節試讀:

清風不明君之意,白雲不曉妾之身。

已是未時,三人早早吃完午飯,連午睡都免了。

鄧長青和天明兩位師兄為了小師弟李自在能夠早日悟得自己的緣法,兩人心生一計只為君。

「小師弟走吧。」

鄧長青眉飛色舞的看着小師弟,李自在感覺渾身不自在,眼前的大師兄還是自己認識的那一位嗎?

「小師弟,沒事的,有我和你大師兄,一日不早課也是沒關係的。」

李自在轉向看着天明二師兄,向來嚴肅的二師兄今天也反常的很。

李自在總覺得心神不寧,不能出門,可兩位師兄的盛情要求,李自在也不敢推脫。

只是說好,天黑之前回來,兩位師兄也是答應了。

李自在這才跟兩位師兄上了馬車,這條路他有點熟悉,上一次他是走路來的,一向方位好的很的李自在。

連忙問道:「大師兄,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裡?」

李自在知道這是去往自己原先住的客棧,假裝不知道。

大師兄鄧長青沒有多說,只是說到了你自然明白。

馬車停下了,天明從車內探出頭來了。

「到了,大師兄。」

好呢,李自在也跟在兩位師兄的屁股後面,下了馬車。

也正如李自在所想的一樣,兩位師兄是來客棧的。

可他們倆來客棧所謂何事,李自在就不知了,只能跟着二位實行走進去。

二師兄天明把客棧小二叫到身前,並沒有要在這裡吃飯,畢竟剛才才吃完午飯。

聲音不是很大,李自在聽不清楚,只是心中感覺非常不妙。

二師兄,大師兄露出李自在,小二看到是李自在,自然認識,原先自己招呼的富家公子。

「公子,你的馬車在後院內,我已經叫人給你送去儒生書院了。對了,這裡是你那輛馬車的錢。」

果真,李自在一整天感覺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兩位師兄竟然打起了他從西南邊境帶來的銀兩。

要是放在過去,他李自在當然不放在眼裡,就算是丟了也不會多眨一下眼睛。

但此刻不同,他李自在身在都城,要用錢的地方多了去。

況且自己還沒有跟家裡聯繫上,之後要是有點什麼要用錢的地方就糟糕了。

李自在心中一忍,沒辦法,準備用手接過小二給的幾塊一百銀元的銀子。

「小師弟,這些錢二師兄就先替你保管着,你剛來這都城,人生地不熟,怕被小偷偷了去。」

李自在在心中罵道,這是儒家的人嗎?也太過分了點,一分錢也不給自己留。

他奶奶的….

李自在哪敢當面說,兩位師兄都是書院的頂樑柱,要是現在得罪了,自己以後有得受。

李自在想,竟然這樣,何不大氣一點,兩位師兄也有把柄在他的手裡。

「好的,師兄,銀兩就先暫放在你那裡。」

小師弟還是那般可愛、懂事,讓人喜歡,大師兄話一出,李自在的臉都綠了半邊。

我要是說不行,你們能答應嗎?就算答應了,我敢要嗎?我又不是不想在書院混了。

李自在跟在兩位師兄的身後,來到街上,上了馬車。

李自在感覺到馬車並沒有掉頭,說明他們還要去其他的地方。

李自在剛要開口問,大師兄搶先道:「自在,師兄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說不定能悟得緣法。」

好,李自在只是點頭,表示同意。

沒辦法,自己上了車,還想下去,怎麼可能的事,明擺着現在是一車上的人。

馬車再一次在街上行駛,李自在悶悶不樂,但又不敢說出來,真是冤大頭。

馬車很快又停了下來,李自在有感覺心中悶得慌,莫不是又要發生什麼事情。

應該不至於吧,這兩位好歹是我的師兄,不會一天坑害我兩次。

儘管李自在猶豫了一會,還是跟着兩位師兄下了馬車。

李自在看着馬夫將馬車拉去後院,再看看身後的匾額,曉空月。

莫非這就是大師兄說的好地方,看起來還不錯。

就在李自在滿意,身前一位婀娜多姿的女人將他拉了進去。

「公子,好生面熟,是外地來的。」

李自在看着眼前的女子,再看看周圍燈紅酒綠的地方,花花之地,師兄怎麼會帶我來這裡。

李自在正滿臉不解,要找大師兄和二師兄問問,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看着不遠處,大師兄正在跟一位手拿白蒲扇,面相老皺的女子,一看年齡就不少,莫不是這曉空月青樓的老鴇。

李自在徹底慌了,大師兄竟然跟青樓老鴇這般熟悉,看來得快些逃跑,回去報信,不然再晚些就來不及了。

李自在左顧右看的,你走開,李自在一把推開眼前的風塵女子,看向身後,要快點逃走,不能被師兄發現。

李自在轉過頭來,想再次確認師兄們沒有注意到他。

「是李公子吧?」

剛才還在跟大師兄說話的老鴇竟已然來到自己的身旁,還拉着自己的衣服。

「公子是從外地來的吧,我一摸你的衣服,我就知道公子是富貴人家的子弟。」

「來,來來,姑娘們快過來。」

老鴇一開口,曉空月一樓空閑的粉頭土面的風塵女子都迎面而來。

「李公子,你先在這裡等着,我去問問月兒有沒有空接待你。」

老鴇退了幾步,用蒲扇遮住笑臉,轉身上了二樓。

李自在原先還想脫身,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李自在在風塵女子堆里,不停的張望大師兄鄧長青,以及二師兄天明。

沒有,還沒有,到底在哪裡。

李自在找不到兩人的身影,莫非天明在二樓,那就只能等老鴇來,自己跟她上二樓再說。

「來嘛,公子,吃了個。」

一位坐在李自在身旁的女子摘下一顆葡萄餵給他吃,李自在沒有辦法,只能先應付着。

「公子,喝一杯。」

李自在拿起酒杯,一口而下,還不錯。

身旁的風塵女子給他倒滿,他立馬就喝了。

「公子真是好酒量。」

「公子,我揉的舒服嗎?」

「舒服,舒服,好酒,真是好酒。」

李自在一時間竟忘記了正事,好在二樓的老鴇叫醒了他。

李自在從女人堆裏面走了出來,用手擦了擦臉上的紅唇。

真是糟糕,我不能再這樣了,一定要快點找到兩位師兄。

老鴇看着李自在走上樓道,在二樓等着。

「公子,你倒是快點,別讓我們家月兒等久了。」

李自在聽着老鴇的喊聲,根本就沒有仔細聽,只是在想要怎麼才能快點離開這裡。

來到二樓,李自在左右盼看,都沒有看見二位師兄的人影,哪去了。

「李公子,跟我來。」

老鴇一把拉住李自在的手,往前面走去。

李自在怎麼都掙不開這雙老手,只好跟着走上前去。

「月兒,你好了嗎?李公子來了。」

老鴇的話一落音,屋內有了動靜。

「顧媽媽,稍等一會,馬上就好。」

故媽媽看向身旁的李自在,輕聲道;「李公子,你稍等一會,我家月兒馬上就好。」

「沒事,我不急,我想問…」

「顧媽媽,我好了。」

李自在的話被房間內的飛月新打斷,顧媽媽推開,一把將李自在推進房間。

在門外的顧媽媽笑道:「月兒,好好照護李公子。」

「哎,知道了,顧媽媽,月兒一定好生照顧着。」

李自在在口不再往前走,,低頭,好似犯了錯,可愛極了。

他不敢,第一次來到這種風塵的地方,越顯不合。

飛月新從柱子後面走出來,整個面容呈現在李自在的眼前。

一位閉月羞花,氣質非凡,面帶酒窩的美人像是一幅美人畫,李自在看得入迷。

飛月新走到自己的跟前,他都沒有發現。

「李公子,月兒長得漂亮嗎?」

「嗯嗯。」

李自在連忙點頭。

「李公子,我們裏面坐,好讓月兒好伺候你。」

已經被迷住的李自在已經失去了方向,由着飛月新將自己帶到房間裏面。

「李公子,你慢一點,不要急。」

「好……」

門外,是兩位師兄,鄧長青和天明。

計劃成功,不知道這樣子做是好還是壞,鄧長青心中不明。

反正都已經弄到這份上了,就看小師弟自己的造化吧!

天明與大師兄離開門口,兩人來到二樓一空桌,喝起酒來。

就在鄧長青端起酒杯,眼前一幕景象吸引了他。

是一位絕代風華的美貌,清雅仙人氣質的姑娘印在鄧長青眼裡。

好熟悉的感覺,這種感覺從未有過,甜甜的,看着她笑,我也笑,她難過,我也難過。

鄧長青已然被天仙的姑娘吸引,放下酒杯,跟在姑娘身後,一路向著遠處的門房走去。

「此咔」的一聲,是門關的聲音,姑娘進去了。

鄧長青滿臉失望,像是失去糖果的孩子,非常不高興。

鄧長青轉身回到桌上,端起酒杯一飲而下。

天明不知道到剛才的事情,故此而以為大師兄想喝酒了。

可大師兄連續喝了好幾杯,都沒有停下,大師兄傷還沒有完全好,不能喝太多。

天明想要阻止大師兄繼續喝,可大師兄大聲喝道,酒杯從手中落在地上,碎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