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絕世高手
絕世高手 連載中

絕世高手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展開

《絕世高手》章節試讀:

葉布衣一直生活在非洲的一片熱帶叢林之中。他的爺爺曾經是一位打過越戰的老兵,擁有豐富的格鬥經驗,並且精通內勁,乃是真正的格鬥高手。 值得一說的是,葉布衣並非他爺爺的親孫子,乃是他爺爺收養的他。 葉布衣的爺爺曾經幫助過陳揚,陳揚和葉爺爺算得上是忘年交。之後,葉爺爺臨死的時候,將葉布衣託付給了陳揚。陳揚想過要將葉布衣帶離叢林,但葉布衣從小在叢林長大,並不願意出去。 後來,陳揚遭逢巨變,團隊遭到嚴重損失,林南自責自殺。陳揚就沒顧得上葉布衣了。 想起葉布衣,陳揚便覺得心中甚是愧疚。 陳揚施展大挪移術在空中迅速穿梭,轉眼之間就到了非洲上空。接着,陳揚就到了葉布衣常住的叢林上空,他的神念掃射下去。 那一瞬間,陳揚的神念將方圓數千里全部籠罩。無窮無盡,如海如潮的信息朝他的腦域之中湧來。 隨後,陳揚就找到了葉布衣。 葉布衣果然還在叢林之中,而且剛剛經過了一場血戰。他依然還是在和一些僱傭兵合作。 此刻,葉布衣靠在樹邊休息。旁邊還有六名僱傭兵正在休養生息。 血與火的氣息在空中瀰漫。 陳揚身形一閃,立刻就出現在了葉布衣的面前。「小葉子!」陳揚喊了一聲。 葉布衣本來漫不經心,這一下突然看見陳揚,還聽到他喊小葉子,差點就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葉布衣手中的匕首掉落,下巴都驚訝得差點要掉下來。 「大哥?」葉布衣不可置信。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是我!」 那其餘六名僱傭兵見到陳揚,頓時就如見鬼一般。因為陳揚出現得太沒有徵兆了。 陳揚則是一把抓住了葉布衣,然後說道:「跟我走!」 隨後,場中一股風暴捲起,下一秒,陳揚和葉布衣已經消失在了場中。 「見鬼了……」那幾個僱傭兵傻眼一般。 陳揚帶着葉布衣到了一處僻靜的山峰之上。 葉布衣驚詫不已,他站定之後,不可置信,說道:「大哥,這……我不是在做夢吧?剛才我們在飛?我一定是在做夢。」 他本是寡言少語之人,但眼前一切太過詭異了,所以就算是冷漠如他,也忍不住話多了起來。更何況,他雖然話少,但在陳揚面前,還算是比較話多的。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小葉子,你不是在做夢,這都是真的。這是神通,你想不想學這樣的神通?我可以教你。」 「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布衣覺得自己神經都有些錯亂了,這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陳揚便拉着葉布衣坐下,說道:「我好好跟你講講吧。」 葉布衣乖乖的坐下。 陳揚便就耐着性子,大致說了下自己在濱海後來的遭遇。他一路過關斬將的講,將神通的原理,講自己修鍊的進展等等。葉布衣也是聰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個大概。 「想不到大哥你居然有這麼多的奇遇和遭遇,擁有這樣的神通。」葉布衣不無感慨是的說道。 陳揚說道:「你從小太重殺伐,內勁偏激,所以導致你殺伐厲害,但是修為很難上去。我現在先幫你梳理一下身體!」 他說完之後,便抓出一枚凝雪丹來。 那凝雪丹的效力被陳揚直接打入到了葉布衣的身體裏面。頓時,葉布衣便覺身體之中一股熱流滾動起來。這股熱流在體內奔騰如海,起伏之間,無數的內傷,雜質便全部都被淬鍊乾淨。 同時,葉布衣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脫胎換骨。 「這……大哥,這就是仙丹妙藥吧?」葉布衣驚詫無比。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算得上是吧,這種丹藥,你大哥我多的是。你現在只管安心修鍊,以後丹藥的事情,大哥給你管夠。」 他頓了頓,又正色說道:「不過,小葉子……」 「怎麼了,大哥?」葉布衣馬上問道。 陳揚說道:「凡人有凡人的惱,仙人有仙人的劫。雖然你學的了我的神通,可以凌駕凡人之上。但將來也會有很多劫數,這個事情,我必須先跟你講清楚。至於怎麼選擇,你自己做決定。」 葉布衣很是堅定,說道:「大哥,我不怕劫數。我在這叢林之中,本就是刀口舔血。」 陳揚一笑,說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選,若是你在塵世之中,幸福生活。我肯定不會讓你走這條路。但你性格太孤僻了,也許這條路,才是你真正的路。」 「多謝大哥!」葉布衣咧嘴一笑,說道。 他很少笑,但對陳揚卻是並不吝嗇笑容。 陳揚之後就給葉布衣留下了足夠的丹藥,從聚靈丹到凝雪丹,全部都留了下來。 同時,陳揚將大天眼術的神通本源給了葉布衣一份。 「這裡還有一份鍊氣的法訣,你要堅固法力本源,就先從這鍊氣法訣開始。」陳揚在交代一番之後,便說道:「兩年之後,我來看你。」 「好,大哥!」葉布衣說道。 陳揚想到什麼,又拿出一件法器,說道:「這個你收着,上面有我布置的陣法符文。你現在拿着,它能保護你。等你修鍊到一定的程度,就自己操控它。」 「嗯,大哥!」 隨後,陳揚離去。他沒有邀請葉布衣去參加婚禮,這是因為陳揚知道葉布衣不喜歡這樣的應酬。 天光漸漸大亮起來。 陳揚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到了濱海的上空。 濱海位於海邊,那左邊海面上一望無際。而在右邊,卻是城市繁華。 早上的濱海,空氣中有些寒意。 晨曦灑照大地。 陳揚來濱海,自然就是找蘇晴的。 蘇晴現在是和父母住在一起,那個小區陳揚來過。陳揚直接在小區外面給蘇晴打了個電話。 讓陳揚意外的是,接電話的並不是蘇晴,而是蘇晴的母親。 「伯母?」陳揚說道:「您還好吧?」 「小陳,我們能單獨見見面嗎?」蘇母說道。 陳揚微微一怔,隨後說道:「當然!」 陳揚和蘇母在小區的天台上見面。 天台上很安靜,海風吹拂過來,十分的愜意。 蘇母穿着貴氣,如今的她也算是母憑女貴了。 「小陳,上次我見你,還是兩年前吧,好像?」蘇母說道。 陳揚說道:「是的,伯母!」 蘇母說道:「你這次回來,是要見小晴?再過上幾天,然後就又走兩年?」 陳揚微微一嘆,說道:「差不多是這樣,我的生活的確就是如此。」 「這……對我的女兒公平嗎?她這不是在守活寡嗎?」蘇母神傷無比,她說道:「她為你關上了所有的心門,可我這做媽媽的,看的心痛。我不是不理解你,可我更希望你能理解我這個當媽媽的心情。」 陳揚多看了蘇母一眼,他沉聲說道:「伯母,我沒有要束縛住蘇晴的意思。我也知道,這對她很不公平。如果她有喜歡的人,我會祝福,我會放手,絕不會為難她。那幽靈主題酒吧的股份等等,全部都給她。」 「真的?」蘇母驚喜無比。 陳揚說道:「當初之所以做這個酒吧,是因為我覺得蘇晴很絕望,消極。我的初衷就是建立她的自信,讓她不要去將就自己的人生。至於後來走到了一起,也有衝動的成分吧。」 蘇母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小陳,我謝謝你。其實蘇晴跟我說過很多,她說過,是她喜歡你,愛你不可自拔。一直以來,你沒有半分的強迫,都是她心甘情願。」 「伯母,不必多說了。我都明白,股份的事情,我會安排人來處理的。我想,濱海,我不會再來了。你和蘇晴都要多保重!」陳揚隨後就施展大挪移術,直接離開了天台。 蘇母見到陳揚這般離去,頓時猶如見鬼一般。 不過她終究是長鬆了一口氣。 本來,她就有些害怕陳揚。 陳揚這樣的背景,身份,她不能不怕。她不過是平頭小百姓,但不管怎樣,為了自己的女兒,她必須勇敢的站出來。 她倒沒想到,陳揚會這樣的乾脆。 這倒讓蘇母有些過意不去了。 「你雖然給了我女兒很多,但我女兒也等了你這幾年,也不算是對不起你了。」蘇母微微嘆息,自言自語。 陳揚成全了蘇晴,他並不是單純的因為蘇母一番話便放棄了蘇晴。而是在他的神念掃射之中,發現當時蘇晴的電話響了,蘇晴沒有接,而是在猶豫一陣後,拿去給了蘇母看。 顯然,這一番話是母女之間有默契的。 所以,雖然蘇晴沒有直說,但這番話也等於是蘇晴的意思。 既然如此,陳揚又怎會不成全。 陳揚一點都不怪蘇晴,相反,他覺得解脫,高興。 因為,心中可以少了一些負疚感。 讓一個女人,總是這樣沒有目的,無止境的等待。這本身就太殘忍了,如此甚好,甚好。 蘇晴跟沈墨濃,喬凝她們太不相同了。她不過是個凡俗之人,自己還有無盡歲月。而她有限的生命卻在這般等待自己,陳揚覺得這對蘇晴來說,太殘忍了。

《絕世高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