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對不能喜歡上姐姐呀
絕對不能喜歡上姐姐呀 連載中

絕對不能喜歡上姐姐呀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月亮的七先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沐辰 現代言情 陳子墨

看着長大的弟弟居然吻了我!母胎solo30年的張沐辰,把初吻獻給了比自己小9歲的陳子墨,居然還挺享受一想到這個男孩才剛剛大學畢業,還是親弟弟張洵美最好的朋友,她就尷尬得腳趾頭扣出三室一廳張沐辰看着陳子墨長大,見過他擦不幹凈鼻涕時候的樣子,而如今兩人之間的關係卻陷入不可言說一個吻就像推到了多米諾骨牌,讓一個又一個曾看起來堅不可摧的圍牆逐一倒塌,當愛情破土而出時,麻煩也接踵而至展開

《絕對不能喜歡上姐姐呀》章節試讀:

每到逢年過節或是特殊日子,苗青青都會備好禮品,逼着陳子墨去張家。

劉敏一般不讓陳子墨多呆,有幾次甚至就是在門口對付了幾句,接下東西就給人打發走了,她看不上陳子墨一家人沒文化,毫不掩飾自己的嫌棄,但這一次,她卻破天荒地沒有馬上送客。

正巧這天是劉敏生日,她早早就爬起來準備準備家宴,心情不錯,幹勁十足,因為白旭桐要來家裡做客。

丈夫離開快一年了,找了個如此稱心的未來女婿,是支持劉敏繼續開朗生活下去的最大動力,更是在自己成為教授夫人之後又一件值得她逢人便說的風光事,她不會錯過任何一個顯擺的機會,哪怕對象是陳子墨。

「還沒見過吧?白旭桐,張沐辰的男朋友。」劉敏又強調一遍,幾個字扎在陳子墨心上。「在江城大學讀博,搞科研的,準備留校,幾個實驗室搶着要他。」

劉敏也不管別人感不感興趣,一邊引着陳子墨坐進客廳,一邊自顧自地說著,搞得白旭桐在一旁還有些不好意思,連連搖頭擺手。

「阿姨過獎了,江城大學裏人才濟濟,我不算什麼。」

白旭桐如此謙虛,劉敏更是受用,看未來女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心愛的物件,轉而瞥一眼陳子墨,只覺得無足輕重。

「這個陳子墨,跟我兒子是同學,從小玩到大,現在搞體育,是吧?」

劉敏語氣中的輕蔑即便加以修飾還是呼之欲出。

「是。」陳子墨向來不與劉敏纏鬥,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卻沒想到白旭桐卻順着這個話題追問了下去。

「什麼項目?」

「網球。」

」打職業賽?「

」嗯,打過。「

「如果是張洵美的同學,那也是今年畢業?」

「對。」

「準備找工作?」

「是……」

陳子墨猶豫了,決定入職江城大學校隊做網球陪練事目前只有苗青青知道,還沒來得及告訴張洵美,張沐辰就更是一無所知,這搞得他突然被問起倒不知如何開口了。

劉敏會錯了意,以為陳子墨是沒找到好工作難以啟齒,還假惺惺幫忙解圍。

「還沒想好嗎?年輕人得對自己有個規劃才行啊!尤其是不能眼高手低,你也沒打算出去比賽為國爭光,那就踏踏實實找個中學當體育老師就很好了,再不然,去一些青少兒培訓機構里教小孩子打球,收入也還不錯呀。」

陳子墨心想自己從16歲就大小獎項拿到手軟,在學校也算成績優異,實戰和理論都拿得出手,現在竟坐在這裡聽這麼個老妖婆胡說八道,要不是看在張沐辰和張洵美的面子上,他早就狠狠給說回去了,而此時此刻,他卻選擇淡淡一笑,照單全收。

陳子墨是忍下了,張沐辰卻聽不下去,轉頭看向白旭桐,卻句句話是說給劉敏聽的,「我媽可能不太懂網球,陳子墨還在讀高中的時候就去打巡迴賽,拿了不少冠軍,大三一畢業就要多地方搶着要他,想去北京上海繼續讀研讀博也不是不可能,就看他自己怎麼選了。」

陳子墨心中一顫,沒想到張沐辰對他的事情還算了解。

「那都是虛名,又不是國家隊的,拿那麼多獎有什麼用呢?」劉敏顯然是很不滿意張沐辰幫陳子墨說話,尤其是還當著白旭桐的面,突然變得刻薄起來,「年紀輕輕還是對自己有個清晰的認知比較好,工作就要找個自己配得上的。」

「阿姨說得對。」陳子墨也不急,緩緩看向張沐辰,「我決定回江城,已經接受了江城大學校隊陪練的工作。」

張沐辰一愣,嘴巴張了張卻沒說出話來。

「已經很不錯了。」雖然陳子墨是為了張沐辰才委屈自己回的江城,在劉敏看來,目前的結果對他來說已經是超出預期的好。「好好珍惜這次機會吧。」

「陳子墨,你……」張沐辰從震驚中恢復,居然開始有點生氣。「這件事跟你媽媽商量過了嗎?」

「嗯,她很支持,再說,就算她不同意,也干涉不了我做決定。」

「是不是有點太任性了?」

「怎麼?你覺得我回江城不好?」

張沐辰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抿了抿嘴唇,輕嘆口氣。

「今天是好事成雙,就讓弟弟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白旭桐好像已經能在這個家做主似的發出邀請,劉敏雖然不喜歡陳子墨多呆,卻也不想薄了未來女婿的面子,頜首迎合。

張沐辰臉色一沉,冷冰冰地看向陳子墨。

「陳子墨剛回江城,是不是該回去陪陪家人?」

「沒事,既然邀請我,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我媽不會介意的。」

陳子墨說罷輕輕看向張沐辰一眼,嘴角帶着一抹殺氣騰騰的微笑。

這時候大門被推開,張洵美回來了,看陳子墨在,興奮地衝過來猛踹一腳。

「你個豬怎麼回江城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是吧,哥們兒,真等不及要跟你敘敘舊了。」陳子墨咬緊牙,一把箍住張洵美的脖子,將張洵美拖進卧室。

關好門,陳子墨一把將張洵美扔在床上。

「兄弟,這是不是有點太刺激了,我雖然也很想你,但還沒想到這個程度。」

「滾!」陳子墨抄起電腦椅上的坐墊砸向張洵美,「白旭桐怎麼回事?沒聽你說過啊!」

「哦,這還不明顯嗎?我媽急着把我姐嫁給他。」

「你姐什麼意見?」

「沒表態。」

「沒表態?」這不是最糟糕的答案,但也不是能讓陳子墨滿意的答案。

「嘖,你還不了解我姐,聽我媽的咯。」

「她喜歡白旭桐嗎?」

「沒談過戀愛,她懂什麼?」

「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

「我姐也不跟我聊這些。」

「她不說你不會自己看啊?」

「怎麼看?」

「號稱一天到晚泡在女人堆里的人連這點東西都看不出來?」

張洵美倒吸一口冷氣,眉頭緊蹙在一起,「這麼說的話,我覺得我姐對白旭桐挺平淡的……」

一聽這話,陳子墨鬆了口氣,但張洵美卻話鋒一轉接著說,「不過啊,白旭桐夠熱情啊!以我的經驗,如果男的一方一直這麼堅持下去,女的那邊早晚是會被拿下的。」

「會這樣嗎?」

「反正之前我媽說起結婚的事,我姐沒有特別抗拒。」

陳子墨聽這話心裏堵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