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記憶是盛開滿紙的荒涼
記憶是盛開滿紙的荒涼 連載中

記憶是盛開滿紙的荒涼

來源:外網 作者:溫悅顧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溫悅顧遇 都市言情

溫悅從來不知道,顧遇的人生里還有個前任。直到那一天,那個女孩兒喊他爸爸,她才知道,自己三年的婚姻,過成了一個笑話!展開

《記憶是盛開滿紙的荒涼》章節試讀:

片刻後得到肯定的回答,他黑眸幽沉,薄唇緊抿,拉開房門,大步走了出去。
溫悅又去推酒了。
在沒有另一份收入替代現在的工作之前,她還是得做這個。
只不過沒再去包間,就在卡座推酒。這地方環境這麼嘈雜,那位曲少爺和顧人渣應該都不會來。
這段時間她學會了,怎麼遊刃有餘的把酒推出去,還不被人揩油,當然,幾個小時下來酒又沒少喝。
不遠處,走來兩個打扮時髦的女人,女人眼底閃着冷芒,突然伸出腳。
溫悅毫無防備的摔在地上。酒瓶打碎,酒液流了一地,摔倒的時候掌心按在了摔碎的酒瓶上,碎片當時就扎進了肉里。
「喂,你怎麼走路的!你看看你把我姐姐的鞋子都弄髒了!」
沈明艷踢了踢溫悅的小腿。
溫悅蹙眉抬起頭,就看到眼前一雙女人的腳,那雙腳就在距離她下頜處不足半尺處,銀色香奈兒的女式涼鞋,鞋面被酒液打濕。
很顯然,她再摔的遠一些,就要直接吻上那雙腳。
目光上移,就看到一張似曾相識的臉。
宋芝。
溫悅望着那張臉,細細的眉,彎彎的眼,嫣色的嘴角抿着一縷傲慢和得意。
宋芝居高臨下的看着她,美麗而風情的眼睛裏藏着一抹惡趣味。
溫悅瞬間明白了什麼,她起了身,被酒瓶碎片扎傷的手,血跡斑斑,卻是淡定的捋了捋耳側的黑髮,下一刻,一把就薅住了沈明艷的頭髮,扯的她整個人都彎了身形。
「喂,你幹什麼!」
沈明艷尖叫。
溫悅拽着她的頭髮,將她按在卡座的桌子上,桌子上的半瓶酒被她拿起來,瓶口對着沈明艷的臉,裏面的液體咕咚咕咚的倒出來。
沈明艷的臉和胸口處一片狼藉。
溫悅不認識這個女人,也沒有見過她,但顯然,這是宋芝的狗。
「是你暗算我對不對?我做過什麼你想必清楚,三年前,顧遇差點死在我手上,那麼我剁了你一隻腳應該也不算什麼!」
沈明艷那隻絆倒過溫悅的腳當時一縮,「瘋子!」
她罵著,眼睛裏卻分明有了懼意。
當年那件事京城有誰不知道,堂堂顧氏醫院院長傷及心臟,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三個月,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才恢復過來。
「對,我就是瘋子!」
溫悅放下空酒瓶子,鬆開沈明艷,漂亮的臉不見狼狽,冷艷如一朵冰玫瑰。
清凌凌的視線划過宋芝的臉,後者美目含着薄怒。
溫悅從衣兜里拿出一百元放在桌上,作為她毀了那桌客人一瓶酒的補償。
「所以,最好別惹我!」
她的話是向著宋芝說的。
宋芝嘴角微抖,這個女人,三年的牢獄生活竟反似助長了她的氣焰。
忽的,美眸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她不動聲色的看着光影中走出的那個人,這樣滿身戾氣的女人,你還會惦記着嗎?
溫悅回身,就見光影中站着一人,那人穿着修身的黑色西裝,滿身的矜貴,俊逸無雙的面龐,如霜似雪。
顧遇目光清寒,就那麼睨着她。
溫悅微怔,兩相對視,也只是須臾,便淡淡的移開了視線,拔腿要走,顧遇倏然伸手,捉住了她受傷的那隻手臂,「你受傷了,隨我去醫院!」
命令的口吻不容置喙。
溫悅冷笑,「顧先生,你好像搞錯了,你女人在那邊!」
顧遇卻似全然沒有聽到,眸色幽沉攥緊她的手腕,「我送你去醫院!」
對面,宋芝臉色微白,指甲掐緊。
溫悅用力一掙,沒掙開,便抬起另一隻手臂,猛然一巴掌朝着那人俊逸的臉龐揮過去。
在圍觀人的驚呼中,顧遇硬生生挨了那一巴掌,半面臉頰當時留下五個通紅的指印。
他修眉一凜,扣緊她的手臂,一彎身將她打橫抱起來。
溫悅身體一輕,人已經在他懷裡。
他抱着她大步流星出了夜場,來到外面停泊着的黑色布加迪前,拉開車門將她放了進去。
溫悅憤怒的去推車門,卻碰到了掌心的碎片。
玻璃碎片嵌入肉里更深了幾分,她疼得抽氣。
顧遇已將中控鎖落下,啟動車子。
溫悅回頭,明眸如利箭射向顧遇,怒意冰冷,「顧遇,你的心上人在那看着呢!你這樣帶我離開,就不怕她找你算賬嗎?還是你覺得這樣很刺激,你就喜歡玩這種刺激的遊戲!」
顧遇肩背微僵,也只是那麼須臾的事,便淡淡的開口:「我的心上人一直都是你,怎麼會在意別人。」
他目光微側,心上泛過隱隱的傷痛,修長的手指握緊了方向盤。
抬眸時將車子開動。
半天之後溫悅忽然笑出聲來,她罵了一句,「虛偽!」
真是見過虛偽的,沒見過這麼虛偽的,他瞞着她跟前任生孩子,卻告訴她,他的心上人一直都是她。
不嫌噁心嗎?
顧遇抱着溫悅的身影消失,沈明艷才一身狼狽的走過來,扯了扯宋芝的手,「芝姐,你怎麼不攔住他們?那個賤人一出來就勾引顧先生,總得給她點顏色看看!」

《記憶是盛開滿紙的荒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