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
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 連載中

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

來源:google 作者:虺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威爾默 虺蜮

威爾默眼前的世界開始搖晃,影怪侵佔了視野,最後的畫面停駐在絢麗之門崩塌的瞬間,時空就此暫停有人麻木不仁,有人掙扎生存;有人滿腦肥腸,有人瘦骨嶙峋;有人滿懷希望,有人形槁心灰;有人舉着酒杯黑夜裡起舞,有人喪失慾望白日消亡;有人矢志不渝高聲叫着死去,有人默默無聲卻也活的自在展開

《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章節試讀:

坎普斯,俗稱小偷。會趁人不注意,將東西偷走,甚至擄掠無人看管的幼崽。

威爾默旋即追了過去,轉過了幾處拐角,每一次都堪堪看到一個背着白色布袋的背影。

威爾默累的氣喘吁吁,這個地方的規則看來還沒有被永恆領域侵佔太多。

轉瞬間,威爾默追到一處教堂前,停住了腳步,看了一下,便回頭去找溫妮莎。

這個教堂看起來頗為宏大,進進出出的不少人,不知道是什麼狀況,去問問溫妮莎再做打算。

卻說溫妮莎這邊,在和威爾默分開之後,轉悠幾圈沒有結果,偶然間眼角瞥見一個冷峻而艷麗的女士,披着長袍從一處帳篷裡邊走出。

心下好奇,便跟上了那女士,她一路上走走停停,好像在找些什麼。

兜兜轉轉之間,那女子走進了城南那家新開的書店。

溫妮莎看着那女士走進這書店,圍着書架走走逛逛的,大概是來看書的吧。

心下暗道自己多慮了。

「溫妮莎!你怎麼在這裡? 」威爾默追了上來,這邊離帳篷區已經很遠了,還是剛才遇到過的路人,告訴他溫妮莎在這邊。

「沒事,我那邊沒有什麼發現,所以想來這邊看一下新開的書店。 」

溫妮莎說道,「 你有什麼發現么?」

威爾默將自己追着坎普斯,到教堂的事情告訴了她。

「嗯…坎普斯 ,不應該啊。」 溫妮莎緊皺着眉頭,

「 怎麼了?」

「坎普斯一般是因為人類大規模捕殺友好動物而出現,但是最近沒有聽說過有這種事情啊 」溫妮莎推了推眼鏡,抱着雙臂。

好傢夥,小瞧你了,威爾默餘光瞅着。

「再者就是贓物袋刷新了,會伴隨着坎普斯的活躍,這期間會出現大規模的失竊。 」

「 但是贓物袋一般都是冬季刷新…」溫妮莎跟威爾默解釋道,同時眉頭皺的更深了。

「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去科學研究會等隊長他們吧。」沒等威爾默說話,轉身向著城中走去。

威爾默打量了一下這家新開的書店,沒什麼特殊的,普普通通的一家書店。

摸了摸肚子,有些餓了,隨後便跟上了溫妮莎。

書店的那名女士,假裝看書的視線轉到倆人離去的背影上。

斗篷里,手裡拿着的黑色火炬,一道白色的火光騰起後熄滅。

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輕聲說:「威爾默,是你么...」

此人卻是月台那領頭的女子,光明教的教務長,梅薇思。

此時此刻,恰如彼時彼刻。

就在剛才,在威爾默離開教堂的時候,一個手持古老權杖的老者,出現在二樓的窗戶前, 看着威爾默離去,腳邊睡着兩隻坎普斯。

權杖上一抹暗影,緩緩溢出,沉到老者腳下,微微浮動。

老者沉凝的臉上,微微抽動,似乎想要擠出一個笑容。嘗試了一下,嘴角微微抽搐,似笑非笑,有些猙獰,「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計劃需要一些改變...」

老者微閉雙眼,雙手權杖環繞在胸前,褶皺而蒼白的嘴唇輕輕顫抖,頭微微晃動,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也像是在念動着古老的咒語。

緊接着,權杖上暗影的力量,更加濃郁,不斷地滲透出來,沉到老者腳下。暗影微微浮動着呈圓形擴散開來,直到碰到了坎普斯。

如海綿遇到水一般,漸漸的滲透進坎普斯的身體。

睡眠中的坎普斯仰着身子,腳隨着呼吸一翹一翹,然而在碰到暗影之後,身子開始劇烈的顫抖,緊接着猛地一伸腿,像是沖暈了一樣,舒坦的張開了身子。

木門,輕輕敲響。

「嗚...哇...」一股靈魂中的尖嘯響起,然後坎普斯身子劇烈的扭曲起來,一陣翻滾之後,了無生息。

門,仍然還在敲着,緩慢而堅定。

「噔噔噔」

老者猛地張開眼,看向門口,銳利的眼神彷彿可以透過門一般。

輕輕戴上頭罩,低垂的帽子,只露出一張嘴。

「進」

這間屋子看似荒廢很久,門打開時發出刺耳的聲音,「吱...呀...」。

門口透進的光芒,照亮了滿屋飛舞的灰塵,投進屋裡巨大的影子。

來人沒有說話,老者開口問道,

「閣下,科學研究會的?」

「不錯」

「何事」

「有些事,不能太過」

「譬如?」

「你懂的!」

對話如此簡潔明了。

說完,轉身離去的時,那人又補充一句,「題外話,你很像我一個老朋友。」

靜靜地看着那人離去,老者不禁道:「若就是呢」,沙啞的聲音略顯悲傷。

黃昏之時,太陽收斂了光芒,秋季的風,不暖不熱,一絲一絲,吹着。

威爾默倆人來到科學研究會的時候,其他三人已經皺着眉頭在等着了。

「怎麼?出什麼事了么?」威爾默出聲問道,三人沒有作聲。

溫妮莎隨即將威爾默遇到的事情,簡單講了一下。她一下就知道仨人這是得知一些消息了,不好的那種。

「坎普斯...」伊迪來回走了兩步,沒有一絲意外的樣子。

桑德說道:「我們也在貧民區聽到一樣的消息,那邊失竊很嚴重,不論物品的貴重程度,甚至不少小孩都失蹤了。旁邊的富人區也受到一些波及,事情有些麻煩。」

說起貧民區,威爾默對這座城有了一些了解,最中間的是科學研究會的科學機器建築,其次順着圓圈往外延伸,越靠近城牆的人越貧窮。

至於城牆外,沒人敢在城外過夜。

人群,被簡單粗暴的區分為,富人區和貧民區,近乎畸形的階級分化。

而此時,貧民區都有坎普斯出沒的消息,不禁令人多想。

「我討厭森林,更討厭坎普斯...」蘭姆揮動了一下手裡的斧子,輕聲說。

「去城南看一下...」伊迪晃晃大頭,動腦子不是他擅長的,看來只有將具體的消息彙報上去,讓科學研究會來決定好。

而來到城南的貧民區,卻看到里三層外三層的圍着不少人,議論紛紛。

「這是什麼怪物啊?」

「好醜啊」

「聽說這就是坎普斯..」

「什麼坎普斯,就是小偷吧」

「沒法活了,怪物都跑到家裡來了」

「是啊」「是啊」

「活不下去了,這些日子...活兒越來越少..」

「食物價格越來越高...」

「聽科研會說,灌熊又快刷新了,就在我們這裡...」

「那不會是又讓我們當炮灰吧...」

「早死晚死,都得死...」

氣氛愈發凝重,一時之間,人群沉默了下來。

「喂,教堂那邊又開始發放食物了,大家...」人群里傳出一聲喊叫,話沒說完,就被擁擠的人衝散了。

人群散開後,威爾默等人看到了裏面的情形。

兩隻死去的坎普斯!

深紅的皮膚上,縈繞着一縷縷黑色的影子。兩隻眼睛凹凸着,嘴扭曲着,長長的黑色舌頭吐露着,兩隻手死死的抓着背後的白色布袋。布袋底下卻露出一個大洞,空空的。

一隻趴着,一隻躺着。

很奇特,在這裡沒有被永恆領域大幅侵佔的地帶,生物死去,會留下屍體。

「該死的,我怎麼感受到暗影的力量,可別是暗影教搞的鬼,桑德,去把旁邊的帳篷布扯來...」伊迪開口道,

「等一下,那是別人的家吧,這樣做不好吧。」威爾默一怔,開口說道。

伊迪愣了一下,沒想到威爾默會說這種話。其他人也有些震驚,好像活見鬼一樣,重新打量了一下威爾默。

「啊哈哈哈,威爾默,你這個笑話真好笑!」桑德笑了一下,其他人嘴角也揚起來。

蘭姆走過來拍了拍威爾默的肩,「吼吼,沒想到你這麼幽默」

桑德轉身走到一處帳篷處,扯掉了一大塊布,這種布很大,很厚,很結實,遮風擋雨剛剛好。

伊迪等人忙活着,將兩隻「死不瞑目」的坎普斯包起來,甚至帳篷布不太夠,蘭姆又去了另一邊扯了一大塊。

帳篷區還有一些人,只是在遠處望着這邊,沒有絲毫阻止的意思。

黃昏的光有些耀眼,威爾默看不到他們眼裡的神色,好像很暗淡,好像沒有希望。看不清,陽光太耀眼了。

威爾默感覺自己說錯話了。

伊迪包好了這兩具屍體,坎普斯死的很不對勁,這他看的出來。但是具體哪裡不對勁,卻是看不明白。

幾人忙活了一會,很快收拾好了,伊迪背一具,桑德和蘭姆架着一具坎普斯屍體。

「威爾默,走了」溫妮莎喊了一聲,

威爾默愣了一下,趕忙回道:「哎...好...」

我怎麼說錯話了呢?我沒說錯吧,扯人家的帳篷不太好吧。況且人家生活都這麼艱難了,他們說的話不少落在威爾默耳中。

威爾默不算高智商的人,但也算是個聰明人。

最近城裡有不少...東西..失竊,甚至還有三個..小孩子..失蹤了。

昨晚,溫妮的描述一字一句的出現在腦海,他們沒把貧民的損失算進去。

我好像明白了,貧民...大概不算人的吧。

「威爾默,快點!」溫妮莎轉身朝後面喊道,

「哎,來了。」

威爾默笑了笑,追了上去,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