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假太監:從內宮到朝野制霸天下
假太監:從內宮到朝野制霸天下 連載中

假太監:從內宮到朝野制霸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墨軒轅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墨軒轅 許舟

許舟醒來之時,發現自己穿越了,被五花大綁的躺在一張木板上一位老太監,手中拿着一把小刀,臉上露着陰惻惻笑容,向許舟緩緩走了過來……最終,許舟變成小舟子,成了皇宮中的一名小太監然而他發現,小太監居然是天底下最高危職業而且,他還發現了皇帝的一個不為人知的滔天秘密,這個秘密還要從皇帝的姐姐三年前暴斃說起……展開

《假太監:從內宮到朝野制霸天下》章節試讀:

國子監莫先生宣布了結果,由紅亭和清溪並列第一。

岸柳和翠茵排最後,因此這個月要求他們罰抄經文。

岸柳和翠茵頓時一臉苦相。

待到國子監莫先生走後,岸柳和翠茵也默默離開,大長公主卻將紅亭二人留下。

紅亭問道:「大長公主,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大長公主看了她們一眼,問道:「這兩首詩,你們真的是自己作的?還是從哪裡抄來的?」

清溪頓時一怔,一時說不出話來。

紅亭只能硬着頭皮,輕輕的點了點頭,說確實是二人絞盡腦汁、冥思苦想而來。

大長公主有些將信將疑,心想二人會不會是抄襲他人詩篇。

但是連國子監先生都不知道有這兩首詩存在,顯然不可能是抄襲。

再說,如果他人有能力作出這種詩篇,定然迫不及待的發佈出來了,又怎麼可能給他人抄襲的機會。

如說是將兩首詩篇贈與她們的話,可能性更幾乎為零。

從這兩首詩篇來看,如果是同一人所作,那麼這個人定然才華蓋世。

說不定會被聘為國子監祭酒、司業等,享受大晉王朝的俸祿,以及大晉詩文界的推崇。

又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將這兩首詩篇輕易贈與他人,白白錯過自己成名的機會。

莫非,這兩個丫頭有高人指點?

但是這深宮之中,又哪裡來的高人?

興許,真的是這兩個丫頭,次次輪流排在末尾,抄經文抄出悟性來了,憋出了這麼兩首震撼詩篇。

而且從詩篇的立意來看,歌詠梅花高貴、不同流合污的氣節,與她們深陷宮內作為宮女的經歷十分契合。

大長公主一頓沉默,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說了一番鼓勵話語,讓紅亭二人離開了。

紅亭和清溪離開了書齋,二人相視而笑,心想這一次她們二人終於不用罰抄經文了。

這一切可都是小舟子公公的功勞,二人商量着,今晚要好好犒勞下小舟子公公,給他一個驚喜。

許舟昨晚塗了藥膏,屁股果然好了許多,但仍舊無法坐着,只能繼續趴在床上。

好在小木子夠義氣,二話不說將他打水的活給接了過去,累得半死也都沒吭一聲。

小舟子心想,這小木子真是個老實巴交的好人,倒是沒枉費自己救了他一命。

隨後想起,這小木子一天掛着幹活,這晚飯又沒給他留着,看來又要挨餓了。

但昨晚紅亭說今晚還會再過來,說不定還會幫自己帶吃的。

想起昨晚她幫自己塗藥,就覺得一陣心神蕩漾。

趴在床上,不由自主的吹起口哨來。

「小舟子,你這小日子過得挺滋潤吶!」

門口響起一個不懷好意的聲音。

許舟心中一凜,臉上卻假笑道:「原來是小貴子公公,勞您遠駕而來,小舟子身上有傷,無法站立迎接,還望理解。」

心中卻疑惑,這小貴子來這裡幹什麼了?

但總歸不是什麼好事!

小貴子緩步走了進來,俯身貼在小舟子耳邊,輕聲道:「小舟子,海公公命令你加快速度,必須按時完成他交代的任務!」

許舟裝的一副為難的模樣道:「小貴子公公,還勞您跟海公公說一聲,小舟子已經很努力了,但是這大長公主她對我們太監有很深的成見啊, 很難才能見得到她,更找不到機會近身。」

小貴子道:「海公公囑咐說,昭武將軍選任時間還剩不到兩個月,你自己看着辦,如果到時候不成……你知道後果的!」

許舟臉上微微變色,時間只剩下兩個月不到了。

如果自己沒搞定,海大豐這死太監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小貴子此時口中說著,一隻手掌故意在小舟子屁股上的傷口處用力拍了拍。

「啊!」

許舟一時不察,疼得叫了出來,隨後堆笑道:「好,你跟海公公說,小舟子一定不辱使命!」

心中卻已經破口大罵起來。

小貴子,我草你祖宗!

尼瑪這麼重手,你死定了!我一定找機會弄死你!

小貴子陰惻惻笑道:「那最好了!」

聽到外面聲響,小貴子突然身形一閃,立馬從窗戶閃了出去。

許舟看着,心中暗道一句卧槽,這小貴子居然也身懷武道。

看這身手,敏捷有力,顯然修為不低。

這要想搞死他,倒是頗費周章了。

而且,怎麼解決海大豐,也是個問題!

許舟陷入沉思,此時門口已經出現了兩道倩影。

原來是紅亭和清溪來了。

見到兩位美貌宮女居然一起前來,許舟眼前一亮,心中有些驚訝。

二人走到床邊,兩股不同的幽香飄散而來,許舟聞着感到一陣心曠神怡。

紅亭的香氣較為濃郁,而清溪的香氣則是較為清淡,倒是跟二人的性格很像。

一個溫潤如火,一個清冽如水。

他這個小隔間本來就小,一下子擠了三個人在裏面,倒是顯得有些局促。

「兩位姐姐怎麼來了,小舟子真是三生有幸啊!」

紅亭笑道:「清溪姐姐說要親自過來感謝你呢?」

「哦?謝我什麼?」

紅亭眨眨眼道:「謝你幫我贏了月試啊!」

許舟故作高深,搖頭道:「舉手之勞罷了,不足掛齒!」

清溪微笑道:「不,還是要謝謝你的,小舟子公公。」

清溪性子較為清冷,平日里較少微笑,許舟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微笑。

見她笑起來臉頰兩邊起了一個淺淺的梨渦,說不出的好看。

見許舟目不轉睛的望着自己,清溪白皙的粉臉一紅。

這還是第一次有個男性這麼直接的看着她,彷彿要吃了她般。

雖然這個男性並不完整。

紅亭佯嗔道:「哼!看到清溪姐姐這麼美貌,都不理我了!」

許舟這才回過神來,暗地裡擦了擦口水,搖頭道:「清溪姐姐不用客氣,以後叫我小舟子就可以了。」

紅亭笑道:「小舟子,這一次你立了大功,看我們獎勵你一個驚喜!」

驚喜?

有多驚?有多喜?

許舟一顆心蹦蹦跳着。

只見紅亭一直藏在身後的雙手,伸向了許舟面前,在他面前不斷的晃動着。

她手上捧着一隻燒雞,一時間香味四溢。

原來她們說的驚喜是這個,許舟一時有點失落,還以為……

但想起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吃肉吃到爽了,此時聞到燒雞的香味,頓時食指大動。

太監每個月只有兩頓肉食,分別在月初和月中,其他時間都只有青菜和主食。

昨晚也是托紅亭的福,才能吃到幾塊肥豬肉。

許舟伸手想接過燒雞,紅亭柔聲道:「還是我喂你吧。」

說著,她撕下了一隻大雞腿,送到了許舟嘴邊。

於是一隻燒雞瞬間便被許舟席捲一空。

「好吃好吃!」許舟連連稱讚。

紅亭嬌笑道:「你慢點,別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