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有禮:夫人,打架請帶上我
將軍有禮:夫人,打架請帶上我 連載中

將軍有禮:夫人,打架請帶上我

來源:google 作者:鎏離公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之墨 言落霄

鍛兵器,造火炮,這個女主有點剛~撩美男,踹蓮花,這個女主不一般~以下是正經文案:前世她助那人成王,卻在立後當日血泣紅牆來世重回戰場,她曾敢袖手控天下,如今便能毀他功成名就誰說女子只配繡花?且看她如何鑄兵練馬定江山!然則她回首而笑,就瞧着叱吒沙場的大將軍始終跟在她的身後:「喂,沈之墨,你要這江山嗎?我幫你打啊!」他狂笑而來,執手與她:「言落霄,你比這江山更有趣!」展開

《將軍有禮:夫人,打架請帶上我》章節試讀:

心裏這般想着,言落霄卻將那帕子妥妥帖帖地收了起來,一心想着立秋的事情了。

立秋在天祿朝可謂是一個大節,立了秋,就代表着要開始收成了。

所以這兩日,便是朝中在忙,言濤也是日日都要叮囑府中好好準備的。

何況立秋那一日,言家的老爺子言飛雲也是要被接回來的,所以這兩日之中,左相府簡直是忙的人仰馬翻。

言落霄依稀記得,這一年的立秋節前,言濤似是在府中新來的侍女之中瞧中了一個侍弄花草的。

兩人剛有苗頭的時候,就被月姨娘給發現了。而後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將那侍女打殺了,只告訴言濤那侍女是私逃出府不見了蹤影,這才斷了言濤的念頭。

其實言落霄覺得自己的父親並不是好色之人,這些年他的妾室也不過只有四房。正妻於三年前去世之後,他便再沒有納過妾室。

言落霄的母親去世之後,府中也只剩了一位月姨娘和一位雪姨娘,都是有子嗣的。還有兩個通房,因着沒有子嗣,所以並不曾抬為姨娘。

憑着上一世的記憶,言落霄很快就在後院的花圃找到了父親看中的那個侍女。

她名為「水瑤」,媚骨天成,風姿搖曳,的確是頗有幾分姿色。

水瑤雖是侍弄花草的,卻也略通詩書。從前是官眷之女,後因着家中落了難,這才被莫為官奴。

不得不說,自個兒的父親雖說是涼薄之人,眼光倒還是不錯。

言落霄見着水瑤的時候,她已經和言濤見過面了,也引起了言濤的注意。

於是言落霄一不做二不休,便求了嫂嫂讓這水瑤來伺候自己。

立秋的前兩日,言濤因為休沐,所以早早便回來了。

言落霄做了菊花飲,特意沒有帶小梨,反而是帶了這位水瑤前往言濤的書房。

叩開了言濤的門,果真瞧着言濤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今兒精心打扮的水瑤身上:言落霄特意賞了一件碧色的煙水百合裙,要水瑤穿上應了立秋的景兒,當真是有奇效。

言落霄只假裝不知,進了門將菊花飲放在了言濤的書桌上,卻不經意瞥見了他桌上放着的兵器圖,大約是兵部新呈上來的兵器製造圖樣。

言落霄瞧着言濤愁眉不展的樣子,略略一笑:「父親便是公務再忙,也總要注意休息才是。這菊花飲是女兒今日新做的,大哥哥也說好喝,便想着送與父親喝一些,也好讓父親解乏才是。」

菊花飲的香氣瀰漫在書房之中,言濤揉了揉額頭,倒是對言落霄難得和顏悅色:「從前只知道你被你母親寵壞了,如今看來當真是懂事許多。」

言落霄示意水瑤上前伺候言濤,自己的目光則是落在了那兵器圖上,伸手指了指刀柄之處的契合:「父親是在為這個煩惱嗎?女兒覺得,若是這刀柄之處能少些烙鐵,多謝更加輕便的褐鋁,許是能比現在要好上不少。」

「嗯?」

言濤未曾想到言落霄還有這樣的本事,果真是拿起了那兵器圖仔細瞧了瞧,便對言落霄刮目相看:「不錯啊!從前這樣的事情,都是你母親指出來給我講的。如今……她不在了,我倒是沒想到,霄兒也有這般本事?」

這樣的熱切,讓言落霄只覺得心頭冰冷:恐怕他從前對母親的好,都是因為母親是有用的吧?

正當他們說話的時候,便聽到了外頭月姨娘熱絡的聲音:「老爺,我來給您送些吃食!都窩在書房一上午了,也總要歇歇吧——」

月姨娘提着食盒子進門,瞧見了言落霄和站在言濤身邊的水瑤,便愣了愣。

不悅的神色只是從她的眼中一閃而過,而後便化作了對言落霄的熱切:「呀,霄兒也在啊?我以為你這兩日就準備着立秋宴的事情了呢!聽你哥哥說,你在他院兒里住的還不錯,新添置了不少東西?若是還有什麼要花銷的,儘管和姨娘說,知道嗎?」

她這話一出,言濤的眼中便生出幾分不悅,對言落霄也冷了幾分:「你一個閨閣女子,何來那麼大的花銷?竟是你哥哥也添置不夠的嗎?」

說著,倒像是想起什麼一般,眉頭越發緊皺:「我瞧着,你母親的遺物也不適合留在你身邊了。否則終有一日,你是要將那些都造個一乾二淨的。這兩日就將你母親的遺物送來為父這裡,為夫替你好生保管着便是。」

是啊,若不是因着利益關係,他可能有過半分思念屍骨未寒的母親?

言落霄垂眸淺笑:「是,女兒知道了,那女兒就告退了。」

帶着水瑤離開前,言落霄還特意將早就收了的水瑤的帕子悄悄塞進了書桌上兵器圖的底下。

果真到了晚間,便留意察覺到院中一抹黑影悄然鑽進了水瑤的屋子裡,而後水瑤的屋裡就滅了燈光。

立秋的日子,眼瞧着就來了。

言落霄也難得親昵地主動到言雅沁的院兒里喝茶,言雅沁只以為言落霄是從喪母的悲痛之中走出來了,便叫月姨娘張羅了上好的茶點。

許多她們母女平日里捨不得的新茶,此刻都端來了言落霄的桌子上,想來晚間言濤便又會知道,言落霄是如何地奢靡無度,甚至吃用月姨娘的東西了吧?

不過言落霄此來是另有目的,便放心大口地喝着好茶,身後的小梨和言雅沁的丫鬟阿容閑聊的聲音有些大:「阿容姐姐,聽說老爺的書房一直都是你們院子的收拾的?我想問問,你們可見着了我們院子里水瑤姐姐的一方絲帕?」

這聲音不大不小,卻正正好是言落霄她們能聽到的。

果真,月姨娘的耳朵都快要豎起來了,脖子也略微朝着丫鬟們的地方伸了過去。

這邊月姨娘不說話了,就顯得那邊小梨的聲音越發有些大了:「我們水瑤姐姐前兩日和小姐去給老爺送菊花飲的時候,將一方鴛鴦絲帕給丟在了書房。那是她心愛之物,這兩日且找着呢!托着阿容姐姐問一句,若是有誰洒掃的時候撿着了,還請還給我們水瑤姐姐,姐姐有厚禮相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