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江湖女魔頭重生到現代當假千金
江湖女魔頭重生到現代當假千金 連載中

江湖女魔頭重生到現代當假千金

來源:google 作者:大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元璟 白筱珧

【爽文+雙潔+穿越+女強+青梅竹馬+團寵】明景十年,各大門派圍攻白狼山,討伐那個擾亂江湖,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白逍遙誰料,天降流星,砸中人被人群圍住的白逍遙與四大護法,還有她的貓於是,白逍遙變成了白筱珧,黑貓成了大橘貓,四大護法也跟着來了十八年後,真千金帶着她眾多馬甲回歸白逍遙表示,小女子功成身退,就此告辭,望白父白母平安喜樂,望兩位兄長一世順遂結果卻被大哥白元璟提住衣領冷聲問:去哪兒?白筱珧咧嘴一笑:當然去找我的護法們繼續當山大王去!!白元璟正想追人,結果卻被一群自稱哥哥的人給推開了只見他們的身後還跟着一個腿腳不利索的老人:祖宗,慢一點展開

《江湖女魔頭重生到現代當假千金》章節試讀:

8

白筱珧的臉色突然冷了下來,不僅嚇到了白元義,就連早熟的白元璟與傅承昊也被嚇了一跳。

他們都沒養過小動物,所以自然理解不了白筱珧為了一隻貓說變臉就變臉。

「大哥,你嚇着妹妹了。」白元義轉頭看向自家大哥,見他一聲不吭的看着妹妹,趕緊拉着他打圓場說。

白元璟與白筱珧就這麼互看着。

一個鐵了心不慣着。

一個鐵了心要對着干。

被白元義這麼一拉倒是回了神。

他不知道剛才白筱珧在想什麼,但他承認,他被白筱珧的冷臉給嚇着了。

想着軟軟糯糯,依賴自己的妹妹突然冷了臉,用一副陌生的樣子看着自己,他心裏一緊,有些難受。

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白元璟搞不懂。

「我看,小花是只聽話的貓,以後注意着就是了。」傅承昊看着乖乖窩在白筱珧身上,沒有任何攻擊性的貓,也加入打圓場。

白家妹妹失蹤的事情瞞着誰都不會瞞着傅家,所以傅承昊是知道白筱珧並不是白元璟的親妹妹。

但這麼多年也看清楚白家是真的將白筱珧當成自己姑娘疼的,自然不希望兄妹兩人鬧隔閡。

看着白筱珧這樣,白元璟嘆了口氣。

自己撿回來寵了那麼久小姑娘,他難道還能打她不成?

「怎麼,我說得不對?」白元璟沒理睬弟弟還有好兄弟的圓場,只是看着白筱珧,語氣軟了下來,略帶了點歉意,指了指她的貓說:「你看小花這個體型,要不是床上被褥墊得軟,它這麼一撲你不得受傷?」

白筱珧撇撇嘴,沒吭氣。

這事她知道,之後她會好好給狼牙說的。

狼牙自然也聽懂白元璟的話,也知道剛才是自己衝動的。

於是揚起臉朝白筱珧討好的「喵」了一聲,然後用舌頭舔了舔白筱珧手,表示是自己的錯。

它怎麼能讓主子受傷呢?都是自己的錯。

「你看看你,還跟哥哥生氣?」見白筱珧不說話,但臉色沒那麼冷,白元璟無奈了。

白筱珧還是不說話。

她聽得出好賴,雖然白元璟話里話外沒有說抱歉的話,但語氣還是聽得出來。

正思索着該怎麼回話,她就看着白元璟傾身上前,在白筱珧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對不起,別生氣了,是哥哥的錯,不該凶你的。」

「它叫狼牙,不叫小花。」白筱珧朝幾人說了一句,用自己的小帕子在臉上胡亂擦了一下,將白元璟親自己的口水擦掉。

之後才抱着狼牙又躺了下去:「我要午休了,請哥哥們出去。」

只見她一手抱着狼牙,一手去拉自己的小被子。

白元璟覺得這個動作實在可愛的緊,不由的笑出了聲。

結果自然是又被白筱珧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要是可以選擇她才不願成一個短手短腳的小嬰兒,她可是讓人聞風喪膽的白逍遙,才不是軟軟嬌嬌的白筱珧!!

白元璟見此趕緊收起笑容,趕緊狗腿的替白筱珧蓋好被子。

然後打發傅承昊還有白元義出去:「你們都出去吧,我哄妹妹睡覺。」然後輕輕坐在小床邊的地毯上,拍着白筱珧背,又哼着哄人入睡的兒歌。

傅承昊拉着想要去抱狼牙的白元義趕緊出去,他們再鬧下去,筱珧妹妹的午睡就被想睡了。

白筱珧背對着白元璟,在他的哄睡下,有些習慣性的迷糊了。

狼牙從白筱珧的懷裡鑽了出來,自覺的在白筱珧腳邊捲成一個圈,舔了舔毛,自己睡了。

它的作息一向都是跟着白筱珧的。

她睡,它也睡。

她醒,它也是醒的。

白元璟看了一眼狼牙,眼睛眯了眯,趁着它不注意的時候伸手抓住了它的脖子。

狼牙一個激靈,想要炸毛。

白元璟一個眼神,然後比了一個小聲點的手勢,讓它別吵到白筱珧。

狼牙瞬間收起自己才剛剛炸開的毛。

它覺得這個白元璟比公立的那位太子爺還要凶。

「自己去自己的窩裡睡。」當初一回白家的時候,白元義給狼牙準備了它睡覺的地方。

可惜,這麼多年只有被他趕的時候它才會去。

不然,狼牙要麼就是在白筱珧的腳邊,床邊,又或者是白筱珧房間門口。

狼牙一步三回頭的,在門邊卷了起來。

要它回窩那是不可能的,是怎麼都不可能的,它是怎麼都不會妥協的。

白元璟見狼牙在門邊也沒說什麼,確定白筱珧睡著了以後,他才俯身在白筱珧的額頭親了下後,才走出去房間。

「睡了?」在客廳坐着玩的白元義與傅承昊見走出房間,雙雙抬頭。

「恩,睡了。」白元璟在他們旁邊坐下,頭靠在沙發靠背上,而已不知道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