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劍道
劍道 連載中

劍道

來源:外網 作者:蘇奕文靈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奕文靈昭

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展開

《劍道》章節試讀:

從地下洞窟返回的路上。 「道友當初是出於何等緣故,鎮壓了這白骨皇,而不是直接將其滅殺?」 幽雪問道。 「說來倒也簡單,當年我在這墮神谷內闖蕩,盯上了一株三萬年火候的夜啼花,而那老骨頭卻非要跟我搶。」 蘇奕言辭隨意,「他打不過我,還試圖挾持小葉子來威脅我,我自不會輕饒了他,念在他當時對付小葉子時,並未心存殺機,僅僅只是想謀奪那一株夜啼花,我才沒有下狠手,僅僅只將其禁錮於此。」 幽雪這才恍然。 旋即,她踟躕了一下,試探道:「倘若有一天,我也遇到危險,道友會為我出手么?」 說這句話時,她下意識低下螓首,避開蘇奕的目光。 「會。」 蘇奕不假思索。 一個字,平淡隨意。 幽雪紅潤的唇邊泛起淺淺的笑意。 那清冷孤峭的容顏,煥發出別樣的神采,內心更湧起說不出的喜悅。 她很清楚,以蘇玄鈞的性情,能夠做出如此答覆,是何等不容易。 「道友,我們接下來去哪裡?」 幽雪輕聲道。 「再去多抓一些老怪物,請他們『幫忙』。」 蘇奕隨口道。 幽雪眼神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這叫請別人幫忙嗎? 分明是強迫才對。 …… 落星山。 枉死城最兇險的九大禁地之一。 此山綿延八百里之地,山中分佈着諸多妖類所化的邪靈亡魂,其中不乏一些極端可怕的邪靈皇者。 但在落星山內,最強大的是一頭由畢方凶禽所化的恐怖邪靈,被尊稱為「落星神君」。 半刻鐘後。 蘇奕一行人出現在落星山脈深處,見到了那位在枉死城內堪稱頂尖級老怪物的「落星神君」。 他容貌蒼老,仙風道骨,一身藏青色道袍,手握一柄拂塵,直似神仙人物般。 可了解的人都清楚,這老妖物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狠茬子! 「青藤老弟,你帶着這些修士前來作甚?」 落星神君目光一掃蘇奕等人,笑呵呵問道。 「幫我去做一件事。」 回答的是蘇奕,言簡意賅,直接亮出了諦聽之書,「你若答應,我給你一條活路,若不答應,那就別怪我幫你答應。」 落星神君錯愕,難以置信道:「青藤老弟,這小子是什麼來頭,這口氣未免也太狂了吧?」 青藤面無表情道:「狂嗎?一點都不,老畢方,我勸你還是配合一些為好,否則,免不了要吃一頓苦頭。」 落星神君眼皮一跳,旋即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道:「是嗎,本座在枉死城內修行至今,可從不怕任何威脅,別說是你青藤,便是那隻小烏鴉和他那些手下一起來了,也休想讓本座低頭!」 言辭鏗鏘,擲地有聲。 一股滔天的暴戾氣息,也隨之從落星神君身上瀰漫而出。 蘇奕不再廢話,揮了揮手。 轟! 白骨皇橫空而出,燦若金燈的眼眸,如凌厲的劍鋒般鎖定落星神君。 唰! 幽雪祭出了焚寂尺。 原本傲骨錚錚,強勢無匹的落星神君,頓時倒吸涼氣,臉色狂變,失聲道:「白骨皇!你……你怎麼……」 白骨皇神色淡漠道:「要麼幫忙,要麼死,老畢方你自己選,再有一句廢話,別怪本座不客氣!」 落星神君艱難地吞了吞口水。 他內心有無數疑惑,想不通為何白骨皇會被諦聽之書鎮壓。 想不通幽冥九禁之一的焚寂尺,為何會落入一個神秘女人手中。 也想不明白,為何就連青藤這位「小冥都」的主宰,都對那青袍少年畢恭畢敬。 他唯一明白的是,若自己再不做出個決斷,後果註定會很嚴重! 沉默片刻,落星神君頹然嘆息,低頭了。 …… 接下來,蘇奕一行人分別前往了枉死城一座座堪稱禁忌的兇惡之地,也帶走了盤踞其中的一個個氣焰恐怖滔天的角色。 每一個,都堪稱是一方禁地的主宰。 可面對找上門的蘇奕一行人,當眼見白骨皇、通天妖藤、落星神君都陪伴在蘇奕身邊時,那些恐怖存在都低頭了…… …… 直至兩個時辰後。 一座群山環繞的血色大湖前。 血色大湖浩渺廣袤,湖水猩紅濃稠,似無盡血水在其中翻騰。 而在湖泊上方,空間混亂,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懸浮在那,將那片天宇切割成無數碎片。 亂空血湖! 枉死城最兇惡的禁地之一,就是分佈在枉死城中的亡魂邪靈,都不敢前往的禁忌之地。 因為這片血色大湖,常年籠罩在空間裂縫之下,就是皇者前來,也註定是九死一生。 蘇奕一個人的身影憑空出現。 這裡太過兇險,他讓其他人都留在了遠處等待。 「白眉老兒,速速現身一見。」 蘇奕負手於背,淡然開口,聲音瞬息掠過整個亂空血湖。 忽地,血湖上空的一道空間裂縫內,浮現出一個只有尺許高的侏儒老者,腦袋光禿禿的,生着一對雪白的長眉。 他拄着一根彎曲如蛇的黑色木杖,慢吞吞走出那一道空間裂縫,疑惑地看了立在湖畔的蘇奕一眼,冷哼道:「小娃娃,你好大的膽子,敢在老夫的地盤上大呼小叫,不怕遭難嗎?」 聲音擴散,巨大的血湖忽地翻滾起來,虛空中一道道空間裂縫搖晃,似一張張血盆大口,掀起令人心悸的空間波動。 蘇奕卻視若無睹,輕輕一拍腰畔的青玉葫蘆。 鏘! 一縷奇異的劍吟響徹天地。 落入那白眉侏儒老者耳畔,卻不亞於一道驚雷。 他徹底色變,伸手猛地一拍光潔的腦門,怪叫道:「你……你是……!!」 聲音中,透着難掩的震驚,以及一抹發自內心的畏懼。 蘇奕微微一笑,道:「小娃娃?你要不要再叫一聲試試?」 侏儒老者渾身一哆嗦,蒼老的臉頰上露出諂媚之色,道:「之前是小老眼拙,沒能識破您的法身,還望蘇大人恕罪!」 言辭間,儘是阿諛奉承之意。 「少廢話,當年答應我的事情,你可記得?」 蘇奕道。 侏儒老者連忙恭恭敬敬行禮道:「小老就是忘了父母是誰,也斷不敢忘了當年曾答應蘇大人的事情!」 蘇奕道:「我這次要去幽都走一遭,需要你幫忙。」 侏儒老者一怔,難以相信,當年強大到霸絕諸天上下的蘇玄鈞,怎會連前往幽都這等簡單的事情,也需要他來幫忙。 「有問題?」 蘇奕淡然開口。 侏儒老者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連忙道:「蘇大人誤會了,小老只是太意外了,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夠為蘇大人鞍前馬後,這絕對是小老八輩子修不來的福氣!」 蘇奕探手取出諦聽之書,道:「先進去,等需要你幫忙的時候,自會讓你出來。」 侏儒老者瞳孔一縮,諦聽之書!! 至此,他內心再無疑慮,萬分確信眼前這靈輪境少年,便是當初那個無上傳奇! 因為侏儒老者實在想不出,這世上除了蘇玄鈞,誰還能掌控守夜人一脈的諦聽之書。 更何況,三寸天心那件大殺器,本就是蘇玄鈞最得意也最可怕的佩劍! 「蘇大人,小老能否斗膽提一個小小的請求?」 侏儒老者小心翼翼道。 蘇奕眉頭微皺,道:「說。」 這侏儒老者,正是盤踞亂空血湖的「白眉老妖」,其本體乃是明空獸,天生掌控空間神通,能夠自有穿梭於空間界面之中。 在過往歲月中,就是枉死城中那些頂尖層次的老怪物,也都不願輕易招惹這老傢伙。 原因很簡單,他執掌空間之力,若要逃命,幾乎無人能阻攔。 相反,他若要進行報復,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撕裂空間,突兀地出現在你的老巢中,殺你個措手不及。 這樣的事情,在過往可發生過不止一次! 當年就是蘇奕收拾這老妖怪時,也一路追到了幽都之下,才總算憑藉劍域之力,徹底把這老妖怪的退路封禁。 也是在當初,白眉老妖徹底認栽,為求活命,立誓此生此世,凡蘇奕之命令,必不惜性命尊奉之。 此時,白眉老妖連忙道:「小老希望,能留在蘇大人身邊,多盡一些力,若能一直跟隨在蘇大人身邊效命,那自然最好!」 蘇奕怔了一下,似笑非笑道:「我看你是想藉此機會,從枉死城中脫困吧。」 白眉老妖頓時窘迫,尷尬地用手搓着木杖。 旋即,他深呼吸一口氣,舉起右手,正氣凜然道:「小老敢對天發誓,雖然也渴望從枉死城內脫困,但小老絕對是一腔心思欲為蘇大人赴湯蹈火,斷無二心!」 「這件事我會考慮。」 蘇奕一指諦聽之書,道:「你先進去。」 「是!」 白眉老妖先朝蘇奕行了個大禮,這才化作一道光,掠入諦聽之書內。 「接下來,也該去幽都禁地走一遭了。」 蘇奕長吐一口濁氣。 沒有再耽擱,蘇奕收起諦聽之書,轉身而去。

《劍道》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夏子辰夏元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