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回歸豪門:滿級三小姐她拽炸了!
回歸豪門:滿級三小姐她拽炸了! 連載中

回歸豪門:滿級三小姐她拽炸了!

來源:google 作者:灰灰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樂菱 司瑜川 現代言情

聽說北城有頭有臉的白家從邊遠農村認回女兒,那女生面黃肌瘦,灰頭土腦,一無是處眾人嘲諷:認回又怎麼樣?還不是沒腦子沒見識的鄉巴佬,壓根比不上白家錯養的養女!直到某天——真千金馬甲被爆,眾人才知譽滿杏林神醫是她!頂尖黑客是她!首席鋼琴家亦是她!諸多馬甲紛紛掉落!眾人驚掉下巴,狗腿道,:大佬,咱現在抱大腿還來得及嗎?真千金:……我只是個鄉巴佬眾人急了:不,爹!我們才是鄉巴佬!你是真大佬!展開

《回歸豪門:滿級三小姐她拽炸了!》章節試讀:

房間里。

白婷婷咬了咬唇,銳利的看着對話框,好一會,指尖動了動,回復一句。

[還行,就是妹妹畢竟怨我,不怎麼喜歡我。]

回完,那邊遲遲沒有回復。

白婷婷等了一會,抿唇退出,繼而點開另一個頭像。

[風雲網那邊我哥哥不打算繼續下單了,麻煩雷老師了。]

打完,又檢查一遍,確定沒問題後,白婷婷點擊發送。

雷老師那邊應該是剛下講座,直接回了一條語音過來,裏面摻雜了很多嘈雜的噪音。

[神醫也不是那麼好請的,二級賬號就先放你那,下次有需要直接拿就行。]

白婷婷禮貌的道謝。

雷老師又問她,鋼琴最近練到哪了,白婷婷老實的回在衝刺六級。

雷老師大為高興,立馬讓她去琴房演繹一段,幫着修改。

這時樓下剛好傳來白父白母的聲音,白婷婷猶豫了會,還是握緊手機往琴房走。

現在局勢不明,白父白母雖然疼她,但跟親生女兒放在一起,她也不確定他們是否依舊疼她如初,現在最主要的還是抓緊雷老師的大腿……

就算有朝一日白家千金的頭銜掉了,她也不至於落到人人嘲笑的地步。

想是這樣想,但路過樂菱房間時,白婷婷還是停了下,目光幽怨,臉色徒然猙獰。

都怪她。

這個賤人為什麼要回來!

* *

屋內,樂菱正專心致志的敲打代碼,全然不知門外還有個人在咒罵她。

她懶洋洋的打着哈欠,抬手凌厲的按下enter鍵,眸子里儘是恣意。

與此同時,御園別墅。

楚明澤咬着煙,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標點符號,服氣的踹了一腳桌子,「靠,這個月第五台電腦了。」

旁邊,一群人依舊奮力與電腦那邊搏鬥,對這情形已經見怪不怪。

楚明澤抽了口煙,站起隨意的拍了拍旁邊人的肩膀,挺弔兒郎當的,「能調出對方的個人IP信息嗎?」

既然找不到定位,那就從IP信息入手,他就不信這樣還查不到神醫背後的黑客!

「不行。」旁邊的人試了一下投放病毒,不到一秒,就被對方的防火牆給堵回來,「對方手法太高了,我們不是對手。」

「艹。」楚明澤也看到上面的紅色叉叉,他點頭,冷酷的瞥向另一邊,「爺,你說這個黑客到底是誰,怎麼我們一查神醫,就立馬攻擊我們。」

司瑜川身姿如松的站在一邊,眉眼清冷,聽到楚明澤的話,他略微思考,一分鐘後,緩緩搖頭,「不知道。」

三個字,儘是涼薄,還透着冷。

前面操作電腦的幾個技術員,感到一股莫名戰慄,身子抖了抖。

* *

與他們這邊氣氛不一,樂菱那邊相對輕鬆,她雙腿交叉的搭在桌子上,見對方居然不知死活的想黑進她的ip信息,直接打包一個超級病毒的文件扔過去。

不到一分鐘,桌面恢復到寧靜的藍,她抿了抿唇,伸手按了關機鍵。

打着哈欠,去樓下接水。

一樓主卧。

兩道低沉的聲音陸續響起。

「我不管,反正菱菱是我女兒,我相信她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婷婷……,唉,這事不好好解決,兩姐妹肯定要心生芥蒂,你說咱們這個歲數圖什麼,不就是圖家庭和睦。」

「這事我明天去找婷婷說,菱菱才回來幾天,我們不能讓她對這個家傷心,咱們都缺席她生活這麼多年了,難得偏心她一次又怎麼樣,再說婷婷那孩子從小就溫和懂事,會理解我們的……」

「可……」

「可什麼可,就這麼決定了,還有你那什麼二兒子,一天天蹦噠得我眼睛疼,趕緊讓他回學校上課去,菱菱是我們好不容易認回來的女兒,我不能讓她受委屈。」

「什麼我那二兒子,那也是你兒子……」

兩人說話的聲音一字不漏的傳入樂菱耳朵,她接水的動作一頓,看着另一側露出的微光,目光朦朧,杯子的水溢了出來,涼得她指尖一顫。

她不動聲色的挪開目光,低頭看向手中的杯子,杯麵水波粼粼,晃着不明不暗的光,幾秒後,她仰頭喝完,徑直的回到樓上。

* *

翌日。

吃完午飯後,白父和白澤宇就去醫院探望顧老爺子,白母則和白婷婷去了琴房。

樓上,悠揚的琴聲傳來。

樂菱攪着茶,眸色不明,不知在想些什麼。

兜里的手機響了幾聲,她飲了一口茶,漫不經心的把手機劃開,是一條匿名信息。

[爸爸,您準備什麼時候手術?]

[下午六點,讓他們簽保密協議,通知風子過來一院打下手。]

[好的爸爸,我這就去準備。]

[嗯。]

樂菱翻出昨天拷貝到手機的資料,半靠着沙發,斂着眉思索,顧老爺子的病不像病歷上寫的那麼簡單,他身體細胞正在迅速流失死亡,對藥物的抗拒性也逐漸增強,動手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保姆一邊收拾餐桌,一邊瞄向沙發上坐姿囂張的樂菱,鄙夷的撇了撇嘴。

這三小姐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大家都走了,就她一個人也好意思待在沙發上。

* *

樓上,一曲畢。

白母微笑的拉着白婷婷的手,她平時很注重保養,四十歲的年紀完全看不出歲月的痕迹,黑髮挽着高高的美人髻,眉如柳,面如芙蓉,很有一番韻味。

渾身透着貴氣。

「媽媽。」白婷婷甜甜的叫了一聲,依偎的靠在她肩膀上。

白母摸了摸她的腦袋,臉上漾着溫和的笑意,「婷婷,媽媽聽說你昨天和菱菱鬧了些矛盾,菱菱性子直來直往,免不得心直口快,你別往心裏去,媽媽就想你們兩姐妹好好的相處,別產生芥蒂,菱菱剛回來,作為姐姐你多理解一下……」

白婷婷臉上的笑容一滯,垂在一側的手指用力掐入掌心。

白母繼續說,「媽媽知道婷婷一向心暖,肯定不會拒絕的吧?」

白婷婷看着白母一臉期待的表情,抿了抿唇,好一會,才扯出一個笑容,乖巧道,「嗯,我會的媽媽。」

等人走後,她一掌拂掉桌面上的教材,面頰陰沉。

高鳳(白母),連你也站在她身邊!

日後我白婷婷定讓你們白家悔恨交加,高攀不上!

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