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護花狂神
護花狂神 連載中

護花狂神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挽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姍姍 夏羽軒 都市小說

古武少年夏羽軒意外救下了校花,還當上了校花的貼身保鏢,從此他開起了一段奇妙搞笑的都市生活拳打富二代,腳踢紈絝公子,衝冠一怒為紅顏!展開

《護花狂神》章節試讀:

這邊的夏羽軒正和陳柔聊的熱火朝天,突然他感覺自己的後背被人戳了一幾下。

夏羽軒回頭一看,發現身後有一個長相很憨厚的胖子正在戳自己。

「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那胖子小心翼翼地朝四周看了看,對着夏羽軒小聲說道:「兄弟我看你是新來的,好心提醒你一句,你這個位置可不是誰都能坐的。」

「為什麼?」夏羽軒疑惑的問道。

「高三二班的張子星認識嗎?」

夏羽軒搖了搖頭:「不認識。」

「張子星在一中校草榜中排行第四,他不僅人長得帥,手下還有二十多個高三的小弟,光六班就有四個人是他的手下,不僅如此,張子明家裡也很有錢,我還聽說他哥哥就是清海四大公子之一的張子明。」

「哦,我現在認識了,但這跟我能不能坐在這裡有關係嗎?」

「你聽我說,張子星是陳柔最忠實的追求者,之前試圖跟陳柔做同桌的人都倒大霉了!你猜怎麼著?」

「怎麼著?」

「那些人基本上都被張子星帶人暴打了一頓,下場都很慘的!」

夏羽軒點了點頭:「哦,我明白了,謝謝你的提醒。」

那胖子聞言笑了笑道:「這就對了嘛,雖然平民校花陳柔非常漂亮,但她也算的上是一支帶刺的玫瑰,只能遠觀不可…」

胖子話還沒說完,夏羽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我跟誰做同桌那是我的自由,他泡他的妞,我上我的學,我不怕他的報復,也不怕什麼倒大霉,因為我從小就沒經歷過什麼幸運的事。」

胖子一聽立馬衝著夏羽軒豎起了個大拇指:「兄弟你有種,你是真男人!我王鄧軍願意交你這個朋友。不過你聽我一句勸,你現在換座位還來得及。」

王鄧軍邊說邊向夏羽軒伸出了右手。

夏羽軒也伸出手和王鄧軍的手握在了一起,並開口道:「我叫夏羽軒,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說完後又補了一句:」但我不怕他們。」

叮鈴——

隨着鈴聲響起,早讀時間結束了,班裡的大部分學生也都走出了教室。

此時四個身高體壯的學生相互勾着肩向夏羽軒走了過來。

為首的那個人染着一頭綠毛,把校服披在肩上,嘴裏叼着一根香煙,頗有一副老大的風範。

此時他屁股靠着夏羽軒的桌子,歪着嘴拽拽地說道:「新來的,叫什麼名字?誰允許你坐在這裡的?」

遠處的唐姍姍和蔣美嘉看向了這邊。

唐姍姍嘴撅的老高,一臉幸災樂禍:「哼,讓你沾花惹草,要挨揍了吧?活該。」

蔣美嘉則是一臉興奮:「夏羽軒要出手了嗎?我要錄下來傳到短視頻網站上,一定爆火!」說著她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夏羽軒站了起來,笑着回復道:「早讀的時候我已經自我介紹過了,我叫夏羽軒,我看這個位置沒有人所以就坐了過來,有問題嗎?」

那人沒有說話,只是轉頭笑着看了看身邊的一個小弟。

那個小弟立馬心領神會,走到前點了點夏羽軒的胸口:「我們李老大看你是新來的,不懂規矩,也懶得跟你一般計較,所以你趕緊滾一邊去。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就怎麼著?」夏羽軒說著歪了歪頭。

「當然是狠狠地教訓你一頓,不過我事先跟你說清楚,我們幾個人下手可是沒輕沒重的,打壞了你可怨不着我們。」

一旁的陳柔聽不下去了,起身大喊道:「我說李忠成你有完沒完?我都和張子星說過一萬遍了,我們倆之間沒有可能!請你們不要再騷擾我了!更不要欺負我的朋友!」

李忠成吐出了嘴裏的煙:「我怎麼沒聽張少爺說過這件事?還有,這個剛來的臭小子怎麼就變成你的朋友了?」

李忠成剛說完,身邊的三個小弟就把夏羽軒圍了起來。

陳柔一見這架勢就知道李忠成準備動手了,她輕輕拉了一下夏羽軒的衣角:「要不……你換個座位吧?」

夏羽軒聞言不屑道:「有什麼好怕的,幾個臭魚爛蝦罷了。」

李忠成聞言臉色一沉,對着幾個小弟道:「給他點顏色看看!」

隨着李忠成一聲令下,三個小弟直接沖向了夏羽軒。

陳柔在一旁嚇得用手捂住了雙眼,沒敢接着看下去。

幾秒鐘後,她聽到了身邊傳來了幾聲痛苦的哀嚎,睜開眼睛一看,她被驚呆了。

夏羽軒依然站在她的身邊,似乎壓根沒移動過。

再看看李忠成的那幾個小弟,每個人的處境都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有一個躺在地上,有一個躺在教室角落的掃帚堆里,還有一個更離譜,躺在了李忠成的……懷裡!?

他們幾個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着點傷痕。

李忠成整個人直接呆住了,看了看懷裡的小弟,直接一把推在了地上,順帶扇了一巴掌:「我特么讓你給他點顏色看看,你往我懷裡鑽什麼?!」

那個小弟委屈極了,捂着臉道::「我也不知道啊李哥,我剛衝上去就感覺胸口一悶,眼前一黑,然後就…就到你懷裡了。」

地上躺着的那個小弟也艱難的站了起來:「李哥,這小子太邪門了,我都沒看清發生了什麼,就被他踹倒了。」

李忠成聞言扭頭看了看夏羽軒:「你,你是什麼人?」

「我當然是一個男人,對了,你剛剛說要給我看什麼顏色啊?」夏羽軒眯着眼睛回復道。

李忠成嘴角抽了抽,只能硬着頭皮道:「當然是看這個顏色。」

說完他指了指自己的校服:「這個是深藍色。」

「嗯。」

又指了指自己的球鞋:「這個是白色。」

「嗯。」

最後又指了指自己的頭頂:「這個是綠色。」

「嗯。」

……

「沒了?」夏羽軒挑了挑眉問道。

「沒…沒了。」

「你就是要給我看這個顏色?」

李忠成頭點的跟搗蒜一樣:「對!就是這個顏色。」

「害!你早說啊,我還以為你讓他們打我呢。」

說完夏羽軒又朝着那幾個小弟道:「不好意思哈同學,我還以為你們幾個衝上來是要跟我打架呢,就隨便踹了幾腳。你們幾個身體沒什麼事吧?」